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二十章 即兴群殴
    ……

    若问校门的吸引力,为何勾不动学生们的脚步,难道是因为艺术季?莫非是有个她在等你?其实不然!封闭校园遇着想出去的心,又怎能不裂开条缝呢?

    瞧,往回走的一众人有多“拉风”啊!掩映巷口的柳叶,守的都枯黄了也无法留住她!

    窜来的她!

    紧缩了锁衣服,藏了藏出头的双手,那风倒是固执的非要挤进棉衣,要的她的亲热。免不了让同伴们相互嘲笑着带了带身影,那飘落眼前的林叶,虽掂了掂脚,却似不断的冒着讥讽——一种情敌,求而不得的苦涩。

    然!

    刹那悠忽间,没人瞧见般的飞影已留下一条如线似血的“皱纹”。那皱纹很深,却又浅的透白!

    此时的古霖,恍若惊醒的雄狮;敏捷的靳佳朝,却显夸张到冷汗躲满了被窝。那擦过额头略踩眉梢,让人钉在郁芝林的脸上!仿佛情人般直勾勾的瞧,可惜只没有情人的眼。

    这突如其来,编织了众人的思绪,引绕了目光,也扫光了围着的寒风,使得他们已经忘记要回学校的心——友谊赛,那就更是在他脑海里化成烟而去了江南。

    云散之色,警觉之心骤然而起。那古霖身旁的靳佳朝,也扫描着检索四方,仿佛手动翻阅着数据库深挖那深层的文献,要寻那暗躲之人,诡秘之手。心里更是折腾一番,虽然没能翻阅出仇家,但是从未敢放松眼前半刻。

    当人群泛起涟漪引起波澜,音爆便击破小巷,柳叶也遏着风的脖颈前来探个究竟。冲动造就多少傻子,我是不知道;然而,出现眼前的那人除了略显黑瘦外,就是放在街头巷口也不会有人去留意或瞧他,自然埋藏了察觉,不为众人注意。

    见有人要论架,若论以前巷口行街客肯定是避之不及而躲之后快,顶多是添上两眼,更别提“磨刀霍霍”凑上前。

    可谁让咱生在尚武修德,武术气息如此浓厚的时代呢?路遇切磋,不就是伸手就来的事吗。

    不禁引的人群中发问试探不断:“干仗,还是手痒啊……”

    “嗯……切磋,还是比武呀?”

    “自然是比武啦!全国武术看中原,中原‘打架’瞧归德;早听说归德中学‘打架’比较牛,难道没能传遍江湖?你不知……道!”

    “卧槽,过分了……哪能吐露心声呢?”

    哈哈……哈哈……哈哈……

    “哎呀妈呀,还以为是干仗呢……那就不要下死手了……别见义勇为没捞着,再进去聊天喝茶……”

    哈哈……哈哈……哈哈……

    泛滥在耳边的声音,改变了身旁的氛围,像进入篮球场上自觉的分帮划派一样,不过并没有吸引凝辰他们。

    瞧,他们:你瞟我一眼,我瞅你一下;瞟和瞅之间,像轮换的巴掌,而那巴掌像换在你、我的脸。刹那间,仿佛眼皮在比武,心声做间谍,眼神揪“卧底”!

    也令站在身旁的俞苋瞅着陈柘礼问道:“你的仇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啊?轮不到我,怎会是我结的仇!凝辰师父在学校~才更容易拉仇家,不应该问问师父吗?”

    “嗯……确实有点道理。”

    “是学生吗?有点奇怪?”嘀咕着的魅棻自语道,犹豫话声粘在口上并没有人听见。

    “仇家这东西,贴在身上甩都甩不掉,那有谁的不谁的,那谁又知道是谁的!”

    哟!忽然的一句话,好像有点弯度又带点矛盾?招引着目光走向任洛,甚是惊奇呀。瞬间觉得任洛心里有故事!不过都在分仇家,并没有被引到任洛身上,只是在卢凝辰与陈柘礼之间踢皮球,偶尔也飞球触碰到山脊中学。

    令人无奈的是,瞅着没人认识眼前这个黑瘦个。而那哭丧着脸的黑瘦个,从露面到现在都没发出过一声,手上也没有停顿一下,出招依旧很快很辣,哪怕被击退数次,打倒数回,依旧能起来。绝对是有仇的存在,不然怎会直扑向卢凝辰、古霖和郁芝林三人。犹豫生扑在半路时杀出的程咬金太多,误导了他们仨的思维,禁锢了他们仨的想象,才没回忆有昨天。

    惹得刘金银那暴脾气忍不住抱怨道:“像僵尸一样的小强……啊……谁他妈认识?”

    “谁认识……你认识吗……”一句句话被一次次阻挡在慌乱而有序的“比武”之外,惹的许多人急眼。

    “没人认识?为什么要暗算郁师姐?卧槽,那就干他!”

    出招的人太多,一时间竟够不着他!惹的靳佳朝只恨自己,功夫用时方觉弱,身在战时知命贱,头发都散发着急眼的表情。

    呐喊的“商贩”生意相当火爆,老天都有点感动,然而总有些“瞧热闹”的嘴里不停,手上“不动”像是在看一场演出。只不过没有江南茶楼的吴侬软语,有的只是北方人的性格。

    交谈的人太多,回话的声掩着声,你瞧这回声还在游走:“‘江湖’确有传说,只是瞅着有点怪?知道的是即兴比武,不知的恐怕会认为是即兴群殴吧!”

    “小淘气?咱也来个即兴群殴——嘻嘻……接招吧你……”

    “哎?哎!卧槽……”

    慌乱被忽略时,不知是巷口街贩耍起商业套路,还是行街客、过路人难得清闲,有人斗的像武术套路,有人走的像舞姿绰约,都把这场报复性的“暗杀”,认成了是即兴比武!不知何时又不知怎的“拉帮结派”,俨然演变为即兴群殴了?

    巷口角落的小树林,只拥有十数棵,却见证了太多人的青春,承载了太多的“赛事”!不知是故意为之,还是后来才有,不过比武是不错的场地,像是天生为它而生。巷口的摊贩做了太多次的观众,声音早就混熟成学生耳边的“报时暗桩”。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动作,熟悉的身影。

    “撤”!

    是警笛的前奏,

    干净响亮,清澈见底,拖泥带水是从来没有发生的。

    同一个动作,同一个身影意味着即兴比武的戛然而止,也是躲“闲茶”的“潜规则”。

    短暂之间,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啦啦一哄而散,学生散、摊贩散,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习惯了警笛的前奏,学生纷纷从墙角飞过栏杆,当警笛出现的时候,那巷口小道也恢复平常的空旷。

    惊呆了郁芝林、刘金银、靳佳朝;这场景估计山脊中学没见过,不然不会如此诧异。

    瞧他仨像尸体一样跟着,不禁笑出声的魅棻问道:“怎么像赶尸的,你们仨没事吧?”

    “湘西赶尸客,嗯……来到我们中原水土不服吧?”俞苋打趣着魅棻问着。

    “啊……你们这,玩的挺溜……十里不同俗……”

    身旁的任洛见靳佳朝如此说道,随口即回道:“什么叫玩的挺溜,这叫合作出奇迹!”

    “合作出奇迹?被暗算受伤的是我哎,你们竟然还在沾沾自喜?”没被搅乱脑子的郁芝林疑惑中略带委屈的问道。

    “哎呀卧槽,对啊。不是即兴切磋,是我们被人打了……”

    “我去,那人往哪跑了——师父也被带沟里去了,啊哈哈哈哈……”

    “魅棻,你在嘲笑你师父,小心收拾你!”

    “收拾我?小心我……”

    话音被任洛无意间强行斩断,听道:“停!带你们瞧瞧我们烩面巷,美貌与才华并重——最奢华的医院……”

    “美貌在那?就长这样会有什么才华,能算医院吗?”百般疑惑、万分嫌弃的刘金银接着又说道:“为什么不去学校卫生室,不便宜吗?”

    “真不便宜!学校的卫生室连个感冒都瞧不好,银样镴枪头,还不如个‘保健品’!”

    “凝辰师父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学校的卫生室真不如眼前这个。别看他小破,治个跌打损伤、头疼脑热、外伤流血,那可是为我们习武者量身定做的”陈柘礼接着卢凝辰的话说道。

    “深有感触啊?”古霖颇有意味的插了一嘴说道。

    “哦,攻略做的再多始终不如亲身经历过的本地人,不知的竟有这么多。”说着的刘金银瞧着靳佳朝又问道:“我们还是眼界放的太小,不太了解归德中学,只想到吃的没想到其他,毕竟是百年名校。”

    “咦,师兄瞅着我说是多少个意思?怎么能怪我呢。做的攻略你们也没反对不是?”躲在师姐身后的靳佳朝,避着师兄凶狠的眼神说道。

    “哎哎……你俩在打起来——回去吧,比赛快开始啦!”

    在这小破的“医院”说说笑笑的瞧个伤,引得靳佳朝直问“师姐,疼吗?”

    若说一点不痛,那只能说明你没受伤。有那么点稍感疼痛,不过对他们习武者而言这点疼痛像没啥感觉的就把伤给瞧了,像接种新冠疫苗一样怀疑针头没有插进肉里。

    而那空跑一趟的警笛,虽然扰了这场即兴比武,但是没有扰乱巷口的热闹,瞧着摊贩已经陆续回来了,巷口又热闹了起来。

    操场上彩带飘舞,奔袭千里的舞姿颇有西伯利亚的筋骨。

    被她举起了旗帜,捋顺了身影来围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