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二十一章 满眼泪,意外喜
    ……

    夏天流淌出少年的汗珠,凛冬也要做它该做的事情。

    瞧~师生们不停的颤动着,嘴上安静了许多,也让哆嗦伴着寒颤传染开来。

    哎~时间的点已产生焦虑状,然下午的比赛还没有开始!不用多想羁绊是不存在的,只是遇事而已。

    学生急,老师也急,而秦安、胡朗两个老东西挺能找事,似童心未泯的“泥童”近河滩玩起了消失。两位校长不见——怎能比赛,两位主持不出——怎敢上台,就这样一直尴尬、尴尬的令风儿都蒙圈了!

    学生群落中议论声早就浮现。然而无论休息着议论、调侃有声总是相悖而立,台下总有同学视“学习无关”的比赛为过客,而与自己的舞台没有关系。

    席卧侧躺搭肩侧耳小指勾搭,也“挫败”不了塑胶草料上复习的尖端学子!瞧着她们也有娱乐,累了倦了瞅两眼打架,换了两口气便又穿梭在英语中,在她们心中市统考可能才是小露身手的舞台,英语才是拉分的“大款”吧!

    台下有这样,台上也热闹——听,忽然有声音很近,关心在耳。

    “嗯啊?”一声而应,那关心声便才重回眼前“郁芝林……你头上……那……那……”

    随即转身见是斐瑾,答口即回道:“哦,一点伤没事……”听着斐瑾的关心,想着昨晚的凝辰侧耳畔闲花落地般道:“斐瑾同学,一会你可要小心,要想赢对面的那个卢凝辰可有点小难?”

    众人皆知的事情凑成了句问候,故意转移的关心,也让斐瑾不好意思再提刚才混乱的校门外,举礼拜谢道:“谢谢”。

    咦?有些意外的郁芝林,也收拾起笑容慌忙回礼。瞧着眼前的斐瑾,无端而起的迷惑行为,也在心上添加了些迷惑的惊讶。翻倒脑海回想在心,也没做“亏心事”。也幸好没做亏心事,才知她也并无恶意。然而,她那知道校园外群殴中也有被加入斐瑾的身影。

    “哎~都是小事!他……再厉害,咱……咱也不弱……”说着话像泄着气的气球,憋着不笑的队友中也引来荀衣的眼神。

    斐瑾笑了笑,俩人是两个意思,不过是郁芝林不知她;便也没有去争辩,顺着身旁的她调侃道:“输~咱也不能怯了气场”。

    噗呲呲~哈哈哈……

    笑?嘲笑、乐笑,还是那个骡的在笑?

    实在没忍住的荀衣笑出声说道:“你们俩聊的挺欢啊?”

    “吁?荀衣——保镖巡”说着的郁芝林惊讶中又问道:“你不好好保护校长,凑着什么热闹?”

    “他不……校长他……”傻眼的荀衣一时乱了口舌不禁自问着:“校长呢?”

    “呀哟,才发现校长丢了?哦~是你把校长弄丢的吧!难道是给窝藏起来了?”突然来一嘴的斐瑾,也来凑个热闹倒是惊了郁芝林、荀衣两人一下。只听她又说道:“万事齐备,就差餐前小菜?”

    “饭前小菜?还餐后甜点呢!就知道吃呀你~们”话说着又忍不住好奇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问道:“什么小菜?有肉没?好吃吗——”那好奇正遛出嘴,陡然间如咏春寸拳般脖子略收,像是意识到什么想着:吃货推荐的那儿有不好吃的。

    “不用着急都在等校长他们,不然你以为不开始都在等什么?挨冻啊!”御芝林捕捉到荀衣心里说着,却又像其他学生一样:哪怕两位校长都挂了,咱也不管咱也不问,大有一副与我何干,关我何事的熙攘着。

    说到了荀衣心坎,不禁问着:“原来赛前紧张不属于你俩,热闹才是你俩的私人闺蜜?”

    “咦,你个荀衣,那是你想的吧?现在能站在这儿的,谁会去紧张。是咱们山脊中学,还是他们归德中学?”说着的郁芝林,嘴朝着对面的归德中学略微示意下。

    “嗯,说的对”说着赞同郁芝林的话,而又示意着她问道:“嘶~然而,瞅瞅那小子心都蹦到了脸上,血流都窜上了光道,眼看着那小心脏就离了个秒差距?”

    朝着示意目光而去,便瞧见荀衣口中说的那小子——靳佳朝!入眼的那刻,郁芝林才猛然顿悟道:“把他给忘了,要输啊!”

    “控制不了自己,易受外界因素牵着,易激怒!”是众人目睹的评价;而“憋着火时还露着胆怯!”曾是郁芝林对师弟的经典评价!也还没错,也就像荀衣说的难道不是最好的映照吗?

    阑珊外巷口旁十数棵林笼,是笼在滑头心中的阴影地、胆怯场;“复仇”烙印在脸,“杀心”蓄集着流过。都知道的是报复性的复仇断不可取,可是记仇是必须的有几人懂!

    鱼儿摆尾转做头,竟然不知甩尾之前事,否则不就是当大家都知道的时候,选择淡忘直至忘记,而被重提时俨然成为了诬陷者!靳佳朝能明白,郁芝林能做到:不复仇,要记仇!

    批评无声,反驳入耳,“脚底打滑”引起的冤案。归德中学的站在对面像是在看戏,瞅着山脊中学的走位与声,交头批评甚是喜欢,忍不住也要插嘴道:“虽说是滑头也有脚底打滑的时候,不过说句不中听的话还是实力不够!”

    歘歘歘齐齐回头……

    一排渐起的烟囱盯着归德中学的卢凝辰、陈柘礼、任洛、古霖、琼洁,也不管是那位说的是对面的就没错!这架势那火已在蓄集顶上发尖,只等小股妖风便可飞跃。

    师姐批评师弟,自是多几分同情在,这无可厚非,毕竟她自己都眼见着自己挨了好几招实拳。

    可就在刚刚任洛的话,瞬间加聚着演武场上比赛的氛围,改变着双方使得武重回大家的指尖。恰在此时,脾气也瞬间来到了郁芝林的嘴边道:“够不够,得比过才能知道!”

    淡淡的冷笑而置之,瞬间火苗窜出不等开始就要开始。身旁的荀衣伸手团于掌中,火苗才没能有笼罩在郁芝林,散发于对手间,稍等一会、再等一下冲动咱就输了。

    “搀扶着”鼓动,突然间安静来临;秦安、胡朗两人伴着双李警员出现在赛场,立即引起群体免疫。

    天空的寒似乎停住了脚步,暖光也扒开云层偷来了几片笑容,幅条不在狂傲,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过台下的学生面静心波澜,波澜之色还在加聚。

    顿然间,像是搜索着翻阅沉层之下的往事。是否有那次“群殴”隐匿在切磋之下,披挂着见义勇为的外衣,而那外衣偏又跟自己身上的很像。

    有人不检自己翻别人说道:“不会是校长犯事,要开批斗大会吧?”

    “批你个头,什么年代了你脑子回放了。你批斗他们都不会批斗!”怼怒着说着,刚开始检索就到嘴边就接着说道:“你以为你偷瞄女生裙底能躲过……”

    声如细雨湿衣,状如闲花落地均出不了肘耳间就已被扼住。

    “你们俩要现在‘斗殴’,那就有戏了……”门方贴耳瞧着“五花肉”他俩的私心窝,翻阅着种种说道:“有人哆嗦有人愁,少去她站逗留陷迷其中!”

    这嘬心敏感,那嘬嘴太损,竟然笑乐着毕业证上印着a级通缉犯的,也来咱们归德中学遛遛,以前可都是成功上岸,难道这次中午有折的了。

    别说是学生,刚见到找到学校的警员,校长也思绪飞快,层层翻阅即时检索。

    转念问了秦安句:“你要潜逃?”

    拔掉直扑的眼神,回头想了句:“潜逃?我成窝藏逃犯的了。”

    “呀?我要潜逃,不应该上我们学校吗?”

    “已经去过了吗?”直勾勾的勾着警察的笑声喷了出来。

    那笑声没有影响胡朗,装作没有入耳。好不容易逮着互相伤害的机会,怎能让他遛呢挖苦着问秦安道:“嗯~若是晚来几个月,等毕业证有了你的红印——我山脊中学的学生上双一流的机会是不是就高了?”

    “你想多了,你以为是找工作啊!高考哎,胡兄?”

    “上不上好大学可不瞧这个……”

    眼前的李警官瞅着钻耳的话懵懵的,这话的激进,又似乎是故意说给警官们的,有意把他俩当成外来客。顷刻,中枢神经瞬间通透嘹亮般回来,秦安才没能说完。听他说道:“秦校长、胡校长别激动,这次我们来不是找你们……”

    “你学生?霸凌!”胡朗故意问着秦兄道。

    “霸凌?……霸什么凌!都玩软暴力,利用他手之剑,行使我心执念,岂不爽哉?”

    “不死人没热度就没人管,那报警还惹来自身伤害……”胡朗想起一跳楼学生的话复述着。

    秦安的话刺痛着女警压抑的泪珠,胡朗的话挖开她心院垒。那怕来到操场的演武场,也还没平复暗藏心窝的汹涌。

    网络的强大使得寻找显得毫不费力,晚凉昨夜色透着悲凄泪,洒湿帅美的眼袋!不知为何校园里平静如水,而外面都炸锅般疯狂。热搜榜第一映着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名字。

    五位的名字,响彻在身边时诧异的表情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网络却也是巷口树林黑瘦少年寻仇的牵引线,只不过此时没人知道。

    双李警官也没意识到他们下一个要去通知的那人,已经躲在暗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