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二十二章 离别日,夜色深
    ……

    此时的学校,脚底的操场,落座在位蹲站在坑,却有杂乱无序之感!

    瞅着声音像是在周围拐弯打转,又像捋顺后的偏振光,自然是盖过了学生们的心,已经没有人在意比赛的事情。

    瞧着古霖眼神匍匐而行,不用想眼口已独立,早不在台头羁绊,嘴里呢喃着:“一群吃的……吃货的眼神——也有走偏的时候,真不容易!”

    说这话的时候,凝辰就在肩旁;这哪能少的了凝辰呢。

    “走偏啊,偏是不假;可是偏的可不只是腿脚口舌?”

    “从左边出来的时候,这群人的心就已经偏转去了。亦步亦趋的‘跟着’,能忍到现在才躁动,你不觉的就已经很给咱们面子了吗?”

    交接去耳语的凝辰,瞅见古霖的“困惑”便稍侧着脑袋窃窃私语在肩头说着。

    “……哎~雄性动……逃不了的动物的心,走不了的……”古霖感叹着一口气,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什么心?鸡心,鸭心?卤的,还是炒的!多放些辣才好,再加点山西老陈醋。嗯……就美了”左肘紧贴内侧,落脚凑耳刚好偷着“吃的”二字,窜到“心”头问道。

    “哇~槽!你,差点送走我俩!老郁啊,咱能声先来,身后行吗?也要学学那‘’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别冷不丁的鬼魂样。”

    “嗷……可以、明白!比完吃烧烤去,炒的卤的都不如入夜的烧烤来的明白些?”

    吃货三句不离本行,两句即可窜到梅子林前!而台下一字拥着一句,一句顶着一片,眨眼已见鼎沸成粥。拥有四百米标准“锅底”的深口,鼎沸冷勺搅拌已经不行,台上湿润眼眶的小李警官平复不了赤心深痛。

    “台下”的眼睛变成了围观,言行多了些拥闹,仿佛眼儿困在偏振屋;见着小李警官,又仿佛是封闭的学校,延迟得了消息却闭塞不了我的心,也败不得眉叶心露。已不知是为他们沸腾,还是为她而动。

    仿佛回到夏日,掀起的鼎沸可削去云峰的起伏,驱赶躲藏着伺机而动的黑水云脉。

    惊声不小,动作不弱;三两言缠绕,七八句已上手!然而秦安、胡郎怎会惯着他们?

    呃……什么情况?

    五位少年,见义勇为,就已经是插曲;好好的插曲,咋还有事故穿越呢?

    脑袋里纷乱如麻,眼睁睁的“想”着明明知道“彼想非吾意”,却又无法控制,有点像误饮了百草枯瞧着自己慢慢死去。

    不知是维度纠缠,经度紊乱,还是空域串场。原不属于眼前的“恶邪场景”,窃取了四维空间,嵌入凝辰脑袋:走入而来的胡朗、秦安与大小双李警官,抬手言别时,顷刻而入的刑警闯入变作而来。

    双李警官,那怕不知何故也即刻上手;满片的山脊中学、归德中学学生又岂是虚设,已不管它是脑子短路,还是空域走穿;弹指间,已是地穿炼尸狱,风从泥梨来!

    不是凝辰的,而“浮现”在他眼前。犹如刨瓜取瓤般嵌食着别人脑袋里的思绪,震惊多过荒诞。

    (本章未完,请翻页)

    然而,突然!回焦聚神的瞬间灵魂入窍样清醒,回到了眼前来到了现实。

    ……是他呀!

    是刘寨回神,也是凝辰清醒。

    彩条横飘,人影东落,直直勾勾的眼神瞄准着向刘寨:

    惊醒的白日梦。

    目睹着他,循着康、杜的声音上台,一步轻尘而来眼前清晰如水,心底鱿鱼成群。

    尴尬有余,而又沾沾自喜嘀咕:奇怪,奇怪,幸好无人知!

    这个时候的他,岂能露怯:那肯定是尴尬绕心过,你不认识我,我也没见过你!

    可惜、只可惜!

    他遇到了凝辰,说来也奇怪偏偏让凝辰遇着,而不是让其他同学见到。

    还从头到尾过电影般“读取”着,顿时觉得有点小兴奋不禁嘀咕在心跟着:奇怪。奇怪!

    恐怕脑浆溢出来,溢成了白日梦也不会有人想到过路脑袋的思绪,也能被人偷?

    要是知道的话,那会是种什么景象?

    凝辰的心跳有些躁动,你说是飞在半空悬着也不为过。差点跑到跟前复述与他听;想了想除了兴奋外还怕被打死,只得自己把玩乐乐就好。

    秒针的轻松,带着时针跨越,也让荀衣留下了遗憾,遗憾着插曲让比赛夭折。多少有些落寞,落寞不见切磋之期;落寞没能站在凝辰面前……真想跟他比一比。

    其实比赛的遗憾,也有它和谐的一面。友谊赛吗,注定有输赢而谁赢都会让人觉得,它披着竞技的外衣。现在好了,对于归德与山脊两所中学而言简直是完美的双赢。

    褴外晚霞筛流影,依稀掩映。跑道边只剩下,被山脊中学大部队“丢下”的郁、靳、刘三人,也自然少不了卢、古、魅、俞、任、韩他们。

    “兄弟们,吃烧烤去?”

    靳佳朝的一句话让卢凝辰、郁芝林颇为惊讶,甚至让凝辰有种思绪被盗的错觉,毕竟自己刚刚“盗”过副校长刘寨的思绪。

    “你,穿越了。还能掐会算?莫非你师承袁天罡!”

    上一秒是师姐惊讶,下一秒就轮到师弟一愣一愣的了,就挺突然的。平常木讷的师姐过于严厉,听着这话有向……往后多少会好过些吧?便试探着问道:“告诉师父去,我告诉师父他去:你说他扛着个命幡只会算命,还说他师承袁天罡?”

    说着就要走,一把被刘师兄抓住道:“师姐跟你闹,你却闹里取闹!”

    古霖也忍不住了,魅棻、俞苋早问着:“什么是闹里取闹?”

    而郁芝林想到父亲,顿时有些背寒。伸手捏向靳师弟的小耳朵,说着还上脚欲踹,不过并没落脚。直引得任洛好生羡慕,而又发呆在脸,非常可惜的是有几人在意。

    一群离别的人,一群酒肉朋友。中学时代的酒肉朋友,没有太多的功利,顶多是不想花钱,还想吃饭:俗称蹭饭,宰他一顿。

    可惜、可惜,瞅着都可惜。多想跟在“师父”身边,顺便蹭顿饭,又不得不回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宽敞如国道,洁净如高楼,赏心悦目;下一秒像极了宽敞的国道,就进入了泥泞的村间小路:

    密集的楼房,有三四层高,联排相并掐着腰;外出的阳台挤压着,窄窄的、幽深的,有人称它叫胡同。

    冬日阴冷,夏日闷躁,搭肩而过的线路走的也挺随意。胡同,姑且算它还是个吧。走到它的尽头,就到了任洛的家。

    胡同的尽头,倚水而靠,枕山而眠。湖水边隔湖相望,有一入山的门户守山驿站:陈柘礼家;常穿湖而来,提筐下山。

    小时候,睡卧湖边,入水摸鱼捉蟹。夜色边,不知是否是想起小弟的缘故而窜出“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感慨近心,化作锅灶与围衫。

    小弟,最爱读诗;任洛,最爱做饭。小弟嫌弃,焖炒面味不对;任洛,也不懂那挺风雅的骚。长大后,这“沙”有点厚,不见了月光。

    水盆前:摘豆角、洗青菜、剁包菜;锅灶前:续柴火、焖面条、闻锅沿;学着灶前略显笨拙,而有点难看的姿势,抛掉了熟练架势努力还原着母亲的做法。

    蒸熟的面条,双手抄散;炒熟菜时,汤水略多也无碍,撒入翻炒无“油粘”而有“水渍”。

    用筷子抄到了碗里,一碗坐湖边,一碗嘴角上,吃到嘴里泪花幡现。哪怕你做的格外的香,不是要的味道,也入不了味;小弟,要的是锅灶前的味道,回不去的。

    “今年的面味差了点,添加了着水分?”

    “面味……差了点……焖炒的味道就是这个味道,可是我一点一点的——呀~去!”自语的说着,瞬间脑袋金星缭绕,而听到湖面一尾水起。

    吓得任洛,愣愣的,泛起无数水猴子,水猴子吗?那坨水下窜出个黑色的扑棱脑袋,瞬间又是一脚。眼疾手快的黑脑袋,又被踹了,气急败坏的扑棱喊道:“是我……你个任洛……故意的……”

    这小骂声,灌了些水、喝了些寒,却也有分熟悉。慢慢静下,等他呼哧巴哈的走到跟前,颤抖得就像个小马达;两腿绷直,锁骨收衣。

    吁!!!惊叹不已的眼神,而问道:“你这水猴子……啊~陈柘礼?”

    不等他解释或许是冻的思维成冰,陈就抱怨着:“你是故意的……故意的!”

    “不是,你这来的像风一样,我那知道是哪股风?”

    “哪股风,哪一年的今天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识的妖风?不跟你玩了,我~游回去了?”

    “游回去——理着这条线也就一里地吧,要是沿着走也不多就两公里”,逗趣不减孩童的又故意惹他说道:“你要是不怕社死就沿着湖边走,不怕半路淹死、冻僵就游回去,估计冻不成冰棍也得冻出尸僵!”

    “故意的,不就是以前游来回输我了吗,怎么非得赢我才行?”

    “那是,从小苦练游泳,从未对鱼、虾……蟹犯愁……”

    话溜一半,噫~下了个王八,从陈柘礼的怀里生出来的。

    “可以啊,你还抱着个鳖?没感觉到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