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坐在柳树底 > 第二十三章 湖边月,三人醉
    ……

    “能感觉什么,人都冻傻了,估计它也是冻傻了?”

    “冻不冻傻,吃了它不就知道了吗?”

    “嗯噫……咱俩不会变傻吧?”

    “谁知道呢?”

    一个眼神,会声闷笑……吃起来~造起来~先刷锅~后弄碗~炒锅刷盆走起来。

    叮当咣唧王八汤,味道别致又性感,抓人味蕾又妖娆;茫茫大海,大冰箱、大宝库,都是我家的。

    “茫茫大海,是我家的天然冰箱~再到后山来点仙菇菌子就好了,可惜呀差点时间,错了季节哟……”

    “哼哼~还唱起来了,咱是平原,这就一个小湖,那就几个山丘。还不如说是我家的,咋成你家的后山,你家的冰箱——你家冰箱,水挺多?”

    “天然的吗,新鲜……”

    “你家冰箱那么大,就弄个王八汤?不再弄个龟甲鱼籽鲍什么的?”

    噫~呀~啊!!!

    “我!屎都吓窜了——回回都是叫魂先来接你,你属鬼呀?”

    “要在吴承恩笔下妖魔鬼怪世界里,神、妖无望,孤魂野鬼处可能还有他一笔?”

    “嗯,一点都没错说的就是你。”同意着陈柘礼的话,安抚着自己的魂,念念招魂。

    瞅着他俩的调侃,韩昊举起提溜在手的酒逗趣道:“你俩一言一句的——瞧我有酒……”

    有酒在身,犹如抓住了刘伶命心,裸奔不再话下,嘲笑不须苟藏。

    不过炖汤的如湖面可溜冰,平平无奇啥反应没有;身旁倒有个“猫眼”放光的死死盯着,酒。

    对陈柘礼而言有酒万事可收买,对任洛来说随酒拎出的那兜硬菜也可商量,地锅鸡。

    “你俩开小灶,咋不等我!”

    “你不是去上大灶了吗?这大灶上的,像是上了炕。那溜圆的肚子,几个月了?”

    “大灶……炕……啊,老任你学坏了!”

    “酒拿来,掂的那什么?”夺了酒,又略微搭一眼那兜东西,然而手眼不同步,手是闻到了眼没见着。

    “地锅鸡”话说着,又抱怨着:“山脊那帮吃货扫的干干净净,还想给你俩打包点——差点输给他仨?”

    瞅着韩昊的肚子,任洛笑了;而牛饮着的陈柘礼欲不做理会,可也笑了。

    三两杯下肚,淡淡的说着:“吃剩下的骨头渣渣吧?”

    “别说还真差点,那是舔的……幸好叫了份地锅灶打包,还带了三片烩面……”

    三片烩面窜过,会心意懂便知有事;要是老韩来买,那会是六片,不是数字三。具体为何不得知晓,就他自己也说不明白时有变换。

    想着并不作深究,只不过没忍住好奇;故作淡淡的问道:“谁买的?”

    “凝辰~师父……想到我前面去了,也不好意思跟他抢。”

    “我咋不信呢?” =“不好意思跟他抢?”

    面对如此自律的声音,齐整的使得他未敢逗

    (本章未完,请翻页)

    留随即出手。出手就是最好的拦截,想围殴他,却已被他抢先化解道:“王八那偷的?味很正啊~这味……”

    任洛家穷不会买,陈柘礼抠不会买;那就只能是“偷”啊,也怪不得老韩一问。

    颇有些气急,而又顿感无奈的道:“我花着生命的代价弄来的,你说是偷?”

    “多新鲜,偷的代价有时最是要命。”

    “那儿,瞅那儿”,老陈指了指仍在那儿的一摊衣服,脚尖够了够,已经结冰了。

    瞬间,答案游进了大脑,在湖里弄的。顷刻间,增进的几分惊讶又多长了一分问道:“不会是你窜到湖底抠的吧?”

    陈柘礼、任洛,苦笑不出声。

    “stop!”一言封城,万古而止;似是那王八汤深深吸进了味蕾。随后而出的一句“不会是四爪海龟吧?”让他俩跌了眼镜,又摸不着头脑。

    “前奏烘托的——让人有些想练人啊!湖里那有海龟?”

    “哦,是四爪陆龟?”

    海里的东西并不需要在海里,就像法律专针对弱小似的。不过还是连连订正,改口的不过是“四爪陆龟”这个名字,而不是它不该有的“模样”。尴尬的笑笑,并没有陷在里面跟他们绕。

    “能吃不就行了,管它是几个爪的王八!”

    老陈的话,并没有止住老韩的追问。听他又说道:“不凑巧;四爪陆龟,我国特有的一级珍稀保护动物。”

    “敢给熊猫,比国宝吗?”

    “没达到那个特殊,不过是那个级别。”

    “瞅清楚,眼神行吗?呱呱的吃,小酒就王八还能吃进监狱啊……”

    “不相信我的眼睛,别不信我的舌尖。海里的、路上的、头尖的,尝一口八九不离十!”

    “都吃一半了,还八九不离十?离一百挺近吧?”

    “那不是被你俩搅和了吗,刚才吃就觉的熟悉?哎!吃过的太多,你俩那弄的到……就没多想……”

    “还炫富,王八能忍鳖也忍不了?知道王八和鳖吗?陆龟和海龟,你分的清吗?还尝一口就知道啥?”老陈酒下的快,话说的也溜。

    “哈哈,不信最好。给你俩上上课,学费就免了,以免被取缔!先断断陆龟,海龟?再断断它俩的大弟子:四爪陆龟、绿海龟和玳瑁。”

    “好~咳~咳……”吃着的任洛,答的太急被呛烫的尾声都丢了。

    “界、门、纲、目、科、属,这龟孙是龟鳖目的啊。看那个下缘盾……”

    清清嗓子,瞅瞅俩货心里还有几分乐,似乎有翻身“报仇”的机会了。

    “有下缘盾、四肢船桨状、背甲扁平或略扁平的那海龟科啊。下缘盾是个识别点,它只在平胸龟科和海龟科中。肋盾四对它还对称,是绿海龟或玳瑁;上嘴平、前额鳞有一对的,是绿海龟;上嘴有钩像那个鹰嘴、前额鳞有两对的,是玳瑁。其它不对称的,五对的……咱国家的海龟科,那家伙人家都是被重点保护的,没实力别嘴馋……”

    “什么下缘盾?要打仗啊,那有盾,龟壳盾吗?”吃着不忘说着,谁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咋溜出来的,估计任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盾,背腹甲上像鱼鳞的那些小片。缘盾之下,那边是下缘盾。腹甲上胸盾、腹盾与背甲的肋盾之间,直接相连的就没有下缘盾,不是海龟。其次四肢粗壮,指趾间无蹼是陆龟的种类,前后肢具有四爪的是四爪陆龟。其它背甲黄褐色,腹甲有黒色斑块也是长在它身上的。”

    “哦……什么背腹甲?”

    “背甲腹甲~故意的吧你,免费的还不忘找事。课堂上没见你会这么找事,咋喝了点酒不用教就学会了?”

    好似上课走神,而又不经意回魂,跟老师对上眼的忙忙说道:“短路了,短路了,再来再来。”

    “再来什么,打架啊?”故作老师状,又添了句:“抓住不一样的就是区别处,也就是它的特征所在。”

    同龄人教同龄人的好处,直接抓点不需铺陈!浪费就谈不上,效率极高。

    连连摇头,嘴底之气直溜溜道:“上课听微积分的时候,刚抬头就讲完了?轮到你,也呲溜一下屁都没留下就没了……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啊。”

    “屁留下不得熏死?”回击着任洛的调侃,笑笑解释:“下缘盾、四肢,肋骨、嘴形、前额鳞,爪子、色颜,还有……能判几年!”

    “嗯?还有能判几年……能判几年啊?”

    “这是个复杂的问题……”

    “啥是简单的问题,那是个啥呀?王八?乌龟!能判几年?”

    “舌尖轻轻一搭,它是个四爪陆龟”舔了舔又泛笑上脸的说道:“头脖子腿都能缩进壳里,海龟好像不能?”

    “都吃成这个样子了,你从那儿看出来它能缩进壳里;不会是脑子换成它的了吧?”调侃着老韩,而又不忘问道:“舔的挺美,舔一下四爪陆龟多少年?”

    哐咚……

    似撞门声!

    转眼同到处,淡淡无奈随。醉的挺及时,倒的挺随意,学的哐咚声也像。

    调侃着先倒的陈柘礼,瞅着后学的任洛,在那咯咯的笑道:“他像是故意的,你像是很随意?”

    “刚刚发生什么,谁在说话?谁,发生什么了?”

    “哟,肝脏很强啊——像是转移到脑子上,还他妈扩散了。那个也别装嗯……都起来埋尸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时候,咋能说倒下就倒下,误以为要偷懒被韩昊一个个的提溜起来。

    三人月下,虽说无月,但也当她在。招魂作法,乞礼膜拜,妥妥的酒蒙子跳大神。不过咱中原人都不称跳大神,都说是耍酒疯不带重样的。

    风很冷,夜有暖,湖水结了厚厚的冰。被窝入起梦来很舒服,可惜是没有一点困意,只有浓浓的醇醉。

    夜醒狗嫌,星盘正密,醉醇醇的冬日醒的慢了些行的久了些。湖边一团被窝,窝着扭成了团。那姿势,让人浮想联翩不能自缢。

    土黄一撮毛背靠着“球被”,渐渐舒展被“推开”,一撮毛抬头瞧瞧又睡下脑袋。

    醒来即刻精神抖擞百倍,裹紧着被子都不愿动弹。若不是有被子,可能就被冻的只剩尸僵眷恋着脚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