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72章:一时鬼迷心窍罢了
    “清儿,你还没告诉兄长,你怎么进宫了?”

    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花清清的穿着,眼里流露出不解,“为了箫王?”

    听到兄长如此说,花清清摇了摇头,这才缓缓道:“兄长,莫要如此说清儿了,清儿只是进宫陪年妃娘娘罢了。

    关于箫王,清儿也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罢了,哪里谈得上为了他,也只是圣命难为而已,兄长,你只要知道清儿没有爱慕箫王的那颗心就对了。”

    这一刻,她想要告诉兄长很多,可她却说不出来,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她和他没有关系。

    花程程看着眼前这个少女,一脸讶异,眼前这个少女长着和花清清一样的皮囊,可性格却和之前大部相同。

    甚至可以说,眼前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女,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一双清冷的眸子深不见底,怎么看都看不透,之前的她,所有心事都放在脸上,单纯可爱,傻傻的,没有任何城府,没有任何心机,之前他说了,这个习惯得改,甚至多次让她可以成熟点,可这才回来,他是看到了,只是为什么心里如此酸涩呢。

    一母所生的兄长,就只有他们两个,从小到大她习惯了依靠自己,只有有心事,甚至有时候不用自己去猜都能看出来,可现在却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了。

    他知道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可没想到代价是如此的重,这么多年,他习惯护她,习惯照顾她,甚至希望她可以一生无忧,快快乐乐的做她花家的嫡女就好。

    “兄长,我们去坐会吧。”

    花清清被他盯着上下打量,当下就知道了自己的兄长疑惑眼前的自己了,不过她不介意,总有一天她会将所有事情告知于他,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而已。

    “好。”

    花程程点了点头,这才将视线从花清清的身上移了回来,随着花清清到凉亭坐下。这才道:

    “清儿,要是不喜在宫里待着,便告诉兄长,兄长带你回家。”

    闻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道:“不了,兄长,我待在这里挺好的。不说我了,兄长,清儿想要听听你在边关的事情。可否说来听听。”

    她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呢,要是前世的自己,尚且拉着兄长的手,八卦着凤天澈的一切,现在想来,也觉得讽刺的紧,这世的自己,她注定此生手上沾满鲜血,注定着血洗仇人,注定着走上一条不归路,没人可以救赎自己。

    兄妹二人聊了一会,天已经不知不觉间黑了,花程程起身告辞。

    花清清看着兄长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酸又难受。

    .......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深冬的天气,透着一股刺骨的冷。

    花清清奉贵妃娘娘旨意,出宫采办一些元日所需要的东西,途中有人卖糖葫芦,花清清捎带着买了几串,又想起了在冷宫的少年,便又买了一些民间吃食,偷偷藏在身上。

    凤天陌住在冷宫中的冷落院,这里没人守着,就只有一个年老的老嬷嬷伺候凤天陌,只是天冷,这老嬷嬷平常也嫌少来,再加上凤天陌只是一个冷宫中的小王爷,知道他存在的人本就少,伺不伺候又有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