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77章:只是心性使然
    花清清轻笑不语,她知道自己这番说辞大逆不道,但她只有索要更大的,才能取得他的信任。

    凤天澈仍是负手而立,脸上无半点波澜,只是慢条斯理道:“你倒是让本王很是意外很,前几日见你时,你对本王很是不屑,今日倒是要以身相许了。”

    他说这番话,说的很是缓慢,语气又带着玩味,上下打量着花清清,沉吟片刻便抬起手,手指微蜷着,指尖就朝花清清的脸颊触碰上来.......

    热度从指尖传来,触感甚是光滑稚嫩,凤天澈又张开掌心,朝他嫣红的唇摸去,还未来得及感受那处热源,手上一空,看着花清清倒退两三步,这才施施然收回手,道:“真是尤物。”

    花清清抿唇不语,只是面上始终冷着一张脸。

    良久,花清清抬起头来,将目光放在了的身上,眼神里尽是冷意,声音沉冷,“还请王爷自重。”

    自重?

    凤天澈脸色一变,眼里露出不悦,如同被人给戏弄了一番,“你方才说的要做本王的王妃。”

    花清清淡然一笑,眼中尽是轻蔑嘲笑之意,这才道:“是你误会了,臣女说的要母仪天下而已,对王妃的位置可不感兴趣!”

    凤天澈盯着花清清,她容貌姣好,生的楚楚动人,比有“沉鱼落雁”之称的李心雅都美上几分,但她却太清冷,倔强,冷漠。从初见那日开始,她就没有一点女儿家该有的娇羞,甚至几次三番对他透着敌意,就这样一个人,还口口声声地说将来要做他得皇后,要母仪天下。

    说出去你信吗?

    “你和本王有什么过节吗?”凤天澈看着她骨子里散发出得冷意,与人不善,他不知道她是只对他一个人如此,还是只是吸引他得注意,不管怎么说,她要是真的想要吸引他得目光,那她成功了。

    可为什么她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相反她的恨意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双冷冽的眸子每次射向他时,总是带着刺骨的冷冽。

    他之前认识吗?

    或者他和她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花清清听到他这话,眼底的嘲讽甚重,这过节还真的大得很呐,万剑穿心都不配将这过节抹灭掉,凤天澈,这一世,我会让你好好偿还你前世种下的恶因。

    恨意早已随着全身的筋络,传达到四肢百骸,花清清云淡风轻地笑着道:“没过节,就是单纯的心性使然。还望殿下不要庸人自扰之。”

    凤天澈:“.......”

    闻言,他如鲠在喉,夹杂喉咙里就是不舒服,恨不得上前撕烂她的嘴。

    “箫王殿下,你要是答应臣女的要求,臣女定会肝脑涂地,竭尽全力辅佐你夺取帝位。”

    语罢,她似是想起什么似的,不紧不慢地道:“至于殿下王妃位置,就留给其他人好了,臣女无福消受。

    听闻箫王殿下和表姐走的很近,倒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看来表姐终于找到幸福了,以后嫁给王爷之后能够好好享享幸福了。

    哦,还有李嫣姑娘,生的貌美,王爷真是有福气的很呐,一下就吸引了两大美女的芳心,臣女心想,不如一同娶回王府,给殿下做王妃呗,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