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一章:惨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宰相之女花清清,温婉淑德,娴雅端庄,着,册封为后,钦此。

    长春宫。

    花清清此刻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满头大汗,看着高高隆起的腹部,她才惊觉,距离册封为后已经九月之余。

    “陛下呢?”

    “陛下来了没?”

    问了几声,却没有一个人回复她,抬眼望去,此刻整个长春宫大门紧锁,偌大的皇后寝宫此刻无一人,冰冷的不成样子。

    耳边依稀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喜庆欢闹声,以及各种礼乐声炮声,就这样痛击着她的心,她从来就没想到就在自己快要生产之际,她的丈夫却忙着和自己的表姐拜堂成亲!

    这就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

    她自嘲地笑,原本艳丽的人此刻脸上尽是痛苦。

    “本宫为他倾尽所有,却落得如今下场,还真是可笑啊!”

    “啊......”腹部的疼痛再一次袭来,一阵高过一阵,她紧紧地抓着手中的被褥,眼神坚定,这一刻,她无人可以依靠,只能靠自己,她得靠自己将腹中的孩儿平安健康地生下来。

    “哟,表妹还真是厉害啊,怎么打算自己生?”

    门口传来一道娇笑,放肆而张扬,就在花清清抬眼看去之时,那人已经身着一身大红色的皇后朝服,头戴凤冠就这样风姿绰约地走了进来。

    “大胆,皇后的朝服岂是你一个妃嫔可以穿的!”

    “表妹莫不是忘记了,陛下念在你身怀六甲的份上,还没告诉你吧,你已经成了废后,而我李心雅才是当朝高高在上的皇后。”

    花清清不信,可李心雅身上的凤袍却刺痛了她的眼睛,“不可能,陛下不会这么做的。”

    “怎么不可能,陛下按照私通之罪而废了你,你还真是天真的很呐。”李心雅轻笑,眼神里尽是藐视。

    “是你,一切都是你,是你诬陷本宫!”

    “诬陷,你怎么不说是陛下诬陷你呢,你可要知道从头到尾表姐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哦,要不是陛下为了铲除你花家,又怎么会利用你,策划了这一切!”

    “不会的,陛下不会这样对本宫的,花家相助他登基,匈奴来犯时,我花家男儿尽是各个马首是瞻,身先士卒......”

    “怎么不说下去了,好,我替妹妹说,你花家功高盖主,如今陛下皇位稳固,他自然容不下你和花家,你们的存在就是告诉天下人,他这皇位依靠的是你花家,他生来多疑,又怎会在羽翼丰满之时不铲除你花家。”

    “哦,你还不知道吧,陛下以你私通之罪问罪了花家,你的父亲母亲,你花家一百多口无一人可以幸免,你说他们现在是不是各个人头落地了呢?”

    闻言,花清清眼前发黑,“私通之罪?满门问斩?”

    一口血气涌上来,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上李心雅轻视的眼睛,“你可曾知道你母亲也是花家之人,你这样帮着别人你母亲难道不会痛心吗?”

    李心雅闻言,面目狰狞起来,“寒心,我的好母亲巴不得我这样做呢,我从小到大就被她拿来和你作比较,只要有一样和你比不过,所有的打骂都接踵而来。就连我喜欢的天澈哥哥,我都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娶了你!”

    “从小到大,我就巴不得花家满门抄斩,巴不得你落下神坛,巴不得你去死!”

    话音刚落,她忽而倒在地上,柔弱道:“妹妹,姐姐我也只是担心你,你为什么要推我?为什么要恨陛下......”

    花清清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

    “贱人,你在做什么?”叱责声就这样在她耳边响起。

    然后一身明黄色的身影就突然冲进她的寝宫,将李心雅抱在怀里,心疼不已,脸上却遍布杀机。

    “你竟然敢欺负朕的皇后!”一脚就这样踹在她九个月身孕的肚子上,还不解他的心头之恨,她又对着花清清甩了几巴掌。

    “花清清,朕自知对你已是仁至义尽了,可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心儿,你这个贱人,亏心儿多次向朕求情饶你不死!”

    李心雅紧紧地贴在男人的怀里:“陛下,你不要怪姐姐,姐姐也只是伤心我夺走了她的凤位......我知道错了。”

    这几掌下来,花清清直接掉下了床榻,腹部传来的疼痛使得她紧蹙柳眉,原本惨白的脸上此刻全无一点血色,自嘲道:“仁至义尽,所谓的仁至义尽,竟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不放过,呵呵,好一个仁至义尽。”

    “朕的亲身骨肉?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腹中的孽种可不是朕的,新婚当夜,朕只不过派了一个属下上了你,从始至终朕可没碰过你一根手指头。”

    “至于你腹中的胎儿,就算生下来也是一个痴呆儿,当初朕可没少让御膳房给你的安胎药下药。”

    冰冷无情的话语就这样让花清清的心遁入了无底的深渊之中,她颤抖着嘴唇,浑身冰冷,“凤天澈,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我花家待你不薄,我待你不薄,你怎会如此狠心!”

    看着花清清脸上的痛意,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狠心?为了朕的天下,为了朕的霸业,为了朕心爱的女人,狠心又如何!

    要不是因为你花家,朕又怎会过的如履薄冰,又怎会十年如一日般噩梦连连,而你花清清,花家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朕变得更强!

    终于,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你花家终于被朕满门抄斩,人头挂在城墙上示众,迄今为止整个花家只留下你一个贱人,你应该好好想着自己要怎么去死,而不是在这里控诉朕的狠心。”

    说道这里,凤天澈面容狰狞,眼神中的杀意更重,他掏出了自己的佩剑,长剑就这样硬生生地刺入了花清清的腹中。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这样划破了整个灰蒙蒙的天空,女人的哀嚎声地动山摇,震动了整个长春宫,死亡的气息就这样紧紧笼罩着整个宫殿。

    身上的疼痛就这样席卷而来,血液从方才破洞中流了出来,很快,就这样浸湿了她的衣服,地上的她头发凌乱,面无狰狞,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她绝望地看着自己腹中的胎儿就这样没了呼吸,连自己的生父都不清楚!

    “凤天澈!我杀了你!”

    嘶哑的吼声响彻云霄,身下早已血肉模糊,凤箫国第一美人的脸此刻犹如来自地狱中的厉鬼……

    “就凭你!”

    话音刚落,锋利的利刃刺穿了她的心,她花清清终究是错付了!

    她发誓:

    若有来世,她定让伤害她的人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