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12章:吐血
    年妃莞尔,点了点头,本想多待些时辰,可宫里已经有嚒嚒来催,便也不便多逗留,留下自己身边得力丫鬟,海棠,便径直离开。

    ......

    深冬,寒风中静谧的别院给人一种潇瑟凄凉之感,少女披散着乌黑的秀发站在门口发呆,屋内昏黄的烛光将她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她仿佛与此处格格不入,又仿佛相得益彰,与这个潇瑟凄凉的别院,陷入了静谧中。

    小枝来到她身边,将别院中仅有一件外衣披在她的肩上,轻声道:

    “姑娘,夜深了,尽早回房歇息吧。”

    花清清没有回她,还深陷在自己的思绪中。

    小枝将房内的灯笼打着,静静地站在花清清的身后,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脸忧伤,眼神中的却清冷的可怕,可神色中却令她觉得眼前的少女,不再是以前的姑娘了。

    那个时常怯弱,懦弱地躲在自己身边哭泣的少女,好像自那日醒来就消失了,相反,取而代之的是她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她就像是身在高位的那种雍容大气的感觉。

    姑娘到底在落水的那日,遭受到了什么,才会如此。

    想到此小枝不禁莞尔,心道,她在瞎想什么呢,她家主子本就是身在高位。

    西洲国王的郡主,还是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嫡女!

    花清清时而深陷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时而看到当日血腥的一幕,待她回过神来,一更已过。

    小枝看到她冷淡的脸上落下一行清泪,急忙道:“姑娘,可是想到伤心事?”

    花清清闭了闭眼,点头,轻声道:“小枝,你进屋罢,让我一个人待会。”

    闻言,小枝点了点头,弯腰道:“姑娘,那我给姑娘备一份姜茶,暖暖身子。”

    待小枝离开,花清清站在那里,盯着漆黑的夜空,眉目间带着焦灼,她迫切地想要听到周围的动静。

    依然无声,亦无息。

    “二姑娘,今晚的夜空甚是好看。”海棠走了过来,笑道:“娘娘说二姑娘最喜爱的就是被乌云遮盖的星空,看来不假。”

    花清清看着天空被乌云遮蔽的星星,心里不禁苦涩。

    曾几何时,她就最喜爱这夜景,可当自己被册封为后,偌大的长春宫鲜少有人涉足,本该整个正宫之中的宫殿热闹非凡,可整个宫中的奴才也寥寥无几。

    丝毫感受不到一点人气,本该是天下女性中最尊贵的女人住的长春宫,可俨然成了一处冷宫,偌大的宫殿中,仅仅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苟延残喘。

    本该就应该知道的事实,自己却不相信,一遍又一遍地欺骗着自己,陛下只是公务繁忙,不是不在乎她,她还记得他带给她的温存。

    可待到真相大白之日,她才明白,那时的自己对于他来说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他让她承受着最严酷的冷暴力,她却傻的看着漆黑的夜空,追忆着两人的种种,他却羽翼更加丰满,将花家连根拔起,最终落得花家满门抄斩的下场,她也为此失去了那个父不祥的孩子。

    与此同时,一口鲜血就这样溢出了唇角,顺着嘴角流下,顿时满口的温热,腥味刺鼻。

    海棠被吓到了,急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惊声道:“二姑娘......小枝,你快叫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