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13章:爹爹好痛
    小枝被惊到了,莽撞冒失地从房中跑了出来,“怎么了?姑娘怎么吐血了!”

    随着她这一声,惊醒了已经入睡的别院和整个宰相府。

    很快,花流年就一身寝衣磕磕撞撞地奔进了别院,连鞋袜都没来得及套上,就老泪纵横地跑了进来,声嘶力竭哭喊着:

    “清儿......清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着爹爹.......”

    花清清靠在海棠的怀中,颤动着掀起自己的眼皮,眼神涣散着,轻声道:

    “爹爹,我......没事......“

    花流年从海棠的怀中接过花清清,将她抱了起来,一路疾跑着送回梅院。

    大夫看过之后,说是一时气急攻心,这才放下心来,可已老泪纵横,哆嗦着身子,喃喃道:

    “清儿啊,只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花清清虚弱地看了一眼花流年,勉强着扯起一抹笑,将自己的小脑袋往花流年的怀里缩了缩,从小到大她的母亲因生她难产而死,长姐的母亲又待她不错,因此便以母亲称呼,可自从长姐嫁人之后,大夫人便出了家,一生盾守佛门。青灯为伴。

    前世,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凤天翼那个小人刺死,那个时候她多想自己的父亲,母亲能够陪在自己的身边,可没有,除了血腥,除了无边无际的刺骨的痛和心碎,她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思及倒此,泪水终究模糊了她的双眼,她颤抖着身子,哽咽道:

    “爹爹,孩儿好痛......真的好痛......爹爹......”

    听到心爱的女儿悲戚的哭声,急忙抓着女儿的手,老泪纵横道:

    “爹爹在,不痛,不痛了......”

    花流年不知道她哪里痛,可是看到女儿声嘶力竭的声音,小小的额头上早已汗水连连,急忙将花清清抱在自己的怀里,安慰着。

    谁知自己安慰,花清清却哭的更甚,泪水就像是绝了堤的河水一般,绵延不绝......

    看着女儿哭的累了,这才松开她,将她小心翼翼放在床上,看了良久,这才起身,来到房外叫来海棠,小枝询问。

    “清儿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哭成这副样子?”

    小枝看了海棠一眼,这才急忙道:“姑娘想一个人待着,奴婢便去煮了姜茶。”

    “奴婢看二姑娘盯着夜空看,这才和二姑娘说起了她喜爱乌云遮盖的星空,再过一会,二姑娘便吐血了。”

    花流年问了一会,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对着两人叮嘱道:

    “好好照看清儿,让她好好睡一觉。”

    说完,这才收起了视线,出了房间。

    ......

    花清清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日,她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窗外传来的轻微的脚步声,若有若无的,似真似幻,让她有一时分不清自己此刻身处何处,是忘川河畔,还是人间。

    就这样迷蒙间,花清清感觉自己的额头上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上面,冰凉之中又带着温热,直到耳边传来一道声音,道:“已经晌午了,姑娘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

    花清清一怔,这是小枝的声音,她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小丫头惊喜的样子,大喊道:“姑娘你醒了!”

    说着便已泪眼婆娑,花清清脑壳一疼,心想这丫头还是和往日一样爱哭。

    殊不知自己之前也是这般,躲在她的身后,哭的比她还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