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17章:消失又出现
    尽管花清清不知道他的身份,也能猜出来此人肯定身手定然不错,一个人能被这么多为高位下,能够安然逃脱。

    夜已悄然来临,外面传来鸟儿归巢的声音,花清清裹紧了自己身上的狐裘衣裳,坐在地上看着头顶上的夜色。

    今晚的月色比往常明亮一点,北风吹过自己的身上,顿时令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本来因为自己长时间的骑马,导致自己的头发有些松,这下随着晚风飘扬,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一直到夜深,花清清这才站起身子,将正陷入昏迷中的小枝叫了起来,随后对着面具男道:

    “我们走吧。”

    男人睁开幽深的眸子,里面散发着精光,慵懒着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枯叶,点了点头。

    寂静的夜晚随着他们几人走过,四下又陷入了静谧之中,花清清紧紧地拉着小枝的手,防止她不要掉队。

    这时,一阵马蹄声随着她们经过,她这才发现原本跟在她们的身边的男人已经消失不见,最后又朝着她们折返过来,拿出一张图,对着她们就来了一句:

    “此人你可曾见到过,他身穿一袭红衣,面带面具,今天下午出现在此处。”

    花清清看了图一眼,当下就拉着小枝低头,颤抖着身子,哆嗦道:

    “我,我不知道.......我......没见到你说的那个人。”

    年老的长者打量了一下四周,将图收了起来,压低声音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花清清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直接瘫软在地,眼神中说不出的恐慌,语气中透着害怕,“我......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

    长者一听,打量了她一眼,看她哭的不成样子,这才道:“不知你是哪府的千金,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去。”

    花清清急忙道:“我也不清楚,我......什么,都,都记不起来......呜呜呜......”

    长者看着花清清哭泣不成样子,这才道:

    “荒郊野岭的也不安全,我把你送到京城,你再自己想着找回家的路吧,可好?”

    花清清哭着连忙点了点头,还不忘来一句:“多谢老爷爷。”

    老爷爷一天她这话,原本冷冽的脸,缓缓展开笑容,将她们放在马车上,让后面的马夫拉着她们走。

    花清清看着渐行渐远的道路,缓缓地往后面看了一眼,心想那面具男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自己一个人逃了去,都不带上她们。

    如此想着,她感觉马车微微颤了一下,然后她就看到了原本已经消失不见的面具男,她急忙捂住小枝的嘴巴,小声道:“别叫。”

    这才压低了声音,对着面具男人道:

    “这次我又救了你一命,记得你欠我两条命,记得还我。“

    面具男没有说话,坐在花清清的身边,紧紧地皱了皱眉头,花清清见他没有答应,静静地盯着他看,她的眼神中仿佛穿透了尘世的目光,脑海中搜寻着此人自己是不是前世认识他,

    这一次醒来,似乎一切都按照前世相反的反向走。

    这一刻,眼前这个人前世定没有见到过,她也可以断定,这个男人前世也不曾见到过她。

    面具男看着女人打量着她,也不说话,只是幽深的眸子盯着帘子,察觉着外面的一举一动,一直到京城,面具男又消失不见,花清清还没反应过来,外面就传来一句:

    “姑娘,一到城中。”

    花清清回过神来,掀开帘子,起身下了马车,对着那人道:“多谢。”

    那人看了她一眼,随后什么话都没说,便牵着马车出了城。

    此刻,已经过了宵禁,此刻最好不要在城中胡乱走动,与其如此,倒不如找一家客栈先暂且歇息,明日想办法回去,她一路走了过来,都没听到花流年找自己的消息,想必没有回来。

    “姑娘,我怕......”说话之时,已经贴着她的身子,紧紧地拉着自己的胳膊,抖着身子哽咽道。

    花清清将她紧紧地抱着她,安慰道:

    “还有我,小枝,我们先去找一家客栈歇息,明日我们回府。”

    语罢,便紧紧地拉着小枝的手朝亮着灯的客栈走了过去,小枝看着身边走的小姐,想起了昨日的遭遇,以及小姐表现的淡定的模样,当下就觉得没有那么怕了。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只要待在小姐身边,自己就是安全的。

    花清清将自己头上的首饰取了下来,然后藏在自己的口袋里,拿出碎银,要了一间靠边的房间,一些饭菜,这才上了客栈。

    她不想自己的身份被客栈的人知道,以免被有心之人利用,出门在外,到底还是小心一些。

    才进了房中,花清清让小枝先去休息,自己留下来守夜,等到饭菜来的时候,再叫她来吃。

    午夜时分,花清清突然动了动,轻声道:“你来了。”

    来人没有说话,花清清但笑不语,静静地等着。

    空气中弥漫着那人身上少有的檀木清香,出奇的好闻,冷冽中带着清香。

    花清清皱了皱眉头,才抬起脑袋来,那人便出现在自己面前,动作十分迅速,原本打开的窗户此刻已开,一股刺骨的冷风就这样被刮了进来。

    来人正是自己今日三番四次遇到的面具男。

    花清清面带微笑,然后看了一眼他,轻声道:“公子再来拜访,是有何事?”

    “.......”

    面具男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花清清也不恼,对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幽深中眸子此刻甚是疑惑,面无表情地道:

    “公子,难道是向我报恩?”

    面具男:“......”

    他还是如方才那般沉默,缓缓地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钱袋,递给她。

    花清清接过他手中的钱袋,打开了来,随意数了一下,约莫五十两的银子,心想此人可真大手笔,还来不及将银子装进自己的口袋,外面就有人敲门,随后传来小厮的声音,

    “客官,饭菜来了,还请开下门。”

    花清清看了一眼面具男,随后走到门前,打开门,随后小厮便将饭菜端了进来。

    小厮们将饭菜放好,微笑着道:

    “客观慢用,碗筷明日自有小厮来收拾,小的们告退。”

    方才消失不见的面具男,随着小厮们的离开,便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公子这是何意?”花清清冷着声音问道,语气中带着疏离,用探究的眼光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