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19章:回府
    花清清一怔,没想到此人竟然大早就来此处堵她。

    他已经将面具给拿了下来,重新换了一身妖冶的红衣,手持一把羽扇,长发被他轻轻挽起,腰间配玉带,玉带上挂着一块红玉。

    面容俊美绝伦,五官分明而又妖娆之极,那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倒是显得深邃如墨。

    她花清清自认为自己见到过的凤天澈算的上容貌上架,却没想到此人比他更上一乘,随着他的出现,客栈里已响起了不小的骚动。

    凤翎钰眼眸含笑,自始至终将目光放在花清清的身上,丝毫未曾受到周围人的影响,花清清只是看了一眼,便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起身,假装不认识他。

    凤翎钰将花瓣放下,道:

    “怎么?”他挑眉笑道:“姑娘这是假装不认识我?”

    他的声音犹如清澈的泉水,悦耳动听。

    花清清这才又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他的脸上片刻,似是不曾见过凤翎钰一般,道:“不认识,又何曾来的假装?”

    凤翎钰只是一个闲散王爷,手中并无实权,因此花清清丝毫不畏惧他,再说前世自己没有见过他,这世除了昨夜,他表明自己王爷的身份,她还真的没有见过。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来了一句,“那不是翎王吗?”

    “大胆奴才,见到王爷还不给王爷请安!”不知何时,凤翎钰的身边出现了几个侍卫,随之,众人纷纷跪倒在地,齐声高呼道:

    “王爷千岁千千岁。”

    花清清也随着众人下跪在地,脸上表情淡定,似乎真像她口中所说的,“不认识,又何曾来的假装。”,凤翎钰盯着她看了良久,挥了挥羽扇,道:

    “都起来吧,不用如此拘礼。”

    众人散开,各忙各的,倒是有一部分百姓偷偷地打量着眼前这为风流不羁的王爷,交头接耳。

    花清清起身,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倒是那双眼睛流露出深沉和淡漠,没有她举止那般夸张,对着凤翎钰跪地一拜,“臣女不知王爷身份,多有冒犯,还请王爷恕罪。”

    这个时候,她不想表明自己的身份也没有可能,凤翎钰定将自己的身份给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自己在欺骗下去,定免不了受到惩罚。

    还不如主动点。

    “臣女?”凤翎钰表现的相当疑惑,尽管自己已经将她的身份给查清楚了,但她没想到她会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这个丫头还真与众不同。

    “你是那家千金?”

    “花家。”

    “你是当朝宰相之女?”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的,臣女花清清拜见翎王。”

    凤翎钰倒是没想到她竟然是宰相府的嫡女,那个前不久因为自己的皇侄,将自己的妹妹推进湖里的花清清?

    他看向花清清,合上羽扇,语气颇为意外地道:

    “嗯,听闻宰相府上一大早闹翻了天,是在寻找上香未回的女儿,可曾是你?”

    “是。”

    花清清低着自己的脑袋,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被人盯出一个骷髅,此刻不说一语,静静地等待凤翎钰接下来的一句话。

    凤翎钰收回自己的视线,嘴角扬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这个孩子太与众不同了,他人生在世只要女人见到他,各个都蜂拥而至,她可倒好,见到他的时候,不曾对他好言好语过,现在王爷身份放在她的面前,她依旧淡然。

    难道在她的心中,自己还比不上和自己一般大的皇侄,凤天澈?

    “听闻宰相嫡女,对本王的皇侄天澈心生爱慕之情,不知此传闻是真是假?”凤翎钰皱着眉头道。

    心生爱慕之情?那只是前世的自己,今世的自己绝对不可能!

    凤翎钰话音刚落,便瞧见了眼前的女孩抬起自己的圆圆的脑袋,对上了一双深邃冰冷的眼眸,里面似乎有火团在燃烧,让他微微一愣,还没搞清楚她眼神中的意义,就听到她道:

    “回禀王爷,此事纯属捏造,臣女不曾对箫王动过心,如此传言,定是想毁了臣女的声誉。”

    凤翎钰愕然。

    此事前不久传的沸沸扬扬,民间都知晓了,她竟然矢口否认。

    凤翎钰看着她,一手轻轻地扇着羽扇,一手把玩着腰间红色的玉佩,一双好看的眼眸危险地眯起,意味深长地道:

    “看来是本王错信了流言蜚语,看来得亲眼所见。”

    花清清又低下了脑袋,没有说话,很明显凤翎钰不相信她口中所说的,但哪有怎样,他的信任与否对自己来说可有可无。

    突然,她的视线中出现一双绣着好看的祥云的玄靴走进,离自己半步之遥停下,她的下颌被毛绒绒的羽扇抬起,对上那双桃花眼,随而轻声道:

    “看在你昨晚救本王两次的份上,本王给你一个承诺。别想着拒绝,你会用到的。”

    说完,他收回羽扇,转身离去。

    花清清站在此处发呆好久,直到小枝惊呼道:

    “姑娘,相府来人接您了。”

    花清清回过神来,随着小枝梳洗一番,这才起身下了楼,随着小枝一起出了客栈。

    果然,客栈外头停着好几辆马车,就看见从李嬷嬷从马车走了下来。

    人称墙头草的李嬷嬷。

    只不过外人说她是墙头草,可花清清却不这样想,前世尽管她换了好几个主子,可她自始至终效忠的只有万夫人一个。

    她是被万夫人一手提携上来的新任管事,花流婉因为上次的老妈子给她下毒的事情,花流年已经将管事之权交给了连姨娘,连带着李嬷嬷便也跟着连姨娘,说是跟,不如说她打的是什么心思。

    尽管掌事的连姨娘,可实权最终还是在万夫人手中,她自打生了李心雅开始,便被老夫人和沐夫人接回了府中,在沐夫人死后不久,花流年便将府上的管事之权交给了万夫人。

    十三年来,势力不容小觑,尽管是一介庶女,尽管夫家已弃了她,可她有自己的娘亲,这么多年没少给自己帮助。

    李嬷嬷对着花清清深深作揖,高声道:“见过二姑娘,二姑娘受苦了,奴才奉宰相之命来接二姑娘回府。”

    说完这话,便明显一愣,这还是府里的二姑娘吗?怎么眼神冷的可怕,往日的懦弱此刻顿时消失不见......

    花清清看了她一眼,当下就明白她为何扯着嗓子喊了,这里是京城的繁华之地,她如此一叫,正好引来来往路过的人纷纷侧目。

    下一秒,人群中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

    “那不是宰相府的嫡女,花清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