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23章:行跪拜之礼?
    花清清看着她,脸色被气的发红,当下就潋下眼眸,冷笑。

    粉色衣裙的少女还在看着,尽管她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可看到万夫人被气的脸色涨红,当下就推了推李心雅,面上带着不解的神情:

    “心雅姐姐,她说了什么,将你的娘亲气成这般模样了?早就听闻花府嫡女疯言疯语惯了,没想到竟连万夫人都给气着了。”

    “水柔,你不要如此说我表妹哈,妹妹她心肠还是很好的。”李心雅急忙道。

    “心肠好?”赵水柔不赞同的道:“心肠好会把自己的庶妹推下刺骨的湖里?也就是心雅姐姐你才会傻到以为,说实话的,心雅姐姐你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干嘛还要为她说话,出身好,却行为举止偏偏配不上她的出身!”

    李心雅暗自咬了牙,有些得意弯起了唇角。

    就是要这样,她想要的就是这样,就是要各家世家子弟都为她不值,这样才会将她看的更重。

    李心雅尽管心里很得意,她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轻声笑道:

    “表妹也只是一时被气到了,这才过失了。”

    “我看就是被相爷宠的蛮横无理!”身边站着的小丫头扯着脖子,瞪了一眼,幽幽道:“烂泥就是烂泥,就算怎么做,都是扶不上墙!”

    闻言,几个世家小姐们便乐的咯咯的笑,此刻并没有人注意到,一人清澈漂亮的眼眸就这样看着她们,幽幽地转。

    李心雅感觉有人盯着她,便将视线转向了花清清,只见她花清清正对着自己的母亲微微一笑,并没有看她。

    可方才自己明明感觉有人瞪着她看的。难不成感觉错了?

    她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身边的赵水柔对着她关心道:

    “心雅姐姐,你怎么了?”

    李心雅回过神来,对着赵水柔勉强一笑,微微道:“我没事。”

    下一秒,就听到赵水柔拉着她的手,娇俏道:“心雅姐姐,我们去你母亲那边吧,正好听听烂泥和你母亲在交谈什么?”

    李心雅沉吟道:“她是我表妹,水柔,我们过去吧,正好要和母亲有事要说。”

    水柔皱了皱眉头,一脸不悦地道:“好吧,是我唐突了,不过心雅姐姐你能不能不要再为她说话了,看着怪让人嫉妒的。”

    李心雅一副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说话,随着世家小姐们朝着花清清那边走了过去。

    李心雅来到万夫人身边,对着万夫人请安,然后看向花清清,只见眼前的少女从她走来到现在,都没有想要和她说话的意思。

    往日的花清清,只要见到李心雅,都会主动打招呼,可今日这么多世家子女都在这儿,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当下就心生不悦。

    身边站着的最小的世家子女,——谢宁宁。直接对着花清清不满地来了一句:

    “怎么,今日见到我们,都不行跪拜之礼了?”

    闻言,花清清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是谢侍郎家的女儿,心中嗤笑,一个户部侍郎的女儿竟敢如此和她说话!

    扫视一眼周围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李心雅眼中露出的得意,花清清唇角微勾,淡声道:

    “我该向你们当中的那位行跪拜之礼呢?”

    说着她用余光看了世家子女们一眼。

    闻言,谢宁宁直接变了脸色,并没察觉此刻少女的眼神和往常不一样,就连周身的气场都显得雍容大气,说不出来的威慑之力,直接道:

    “心雅姐姐,还有我们这些世家子女。”

    花清清淡然一笑,“谢姐姐可不要胡言乱语哦,说话之前最好想清楚,毕竟大凤国自建业以来,你见过那位嫡女向庶女行跪拜之礼?莫不是在你谢府中,你一介嫡女也向你的庶姐行跪拜之礼?

    再说你谢宁宁也不过是户部侍郎的女儿,难道你就不怕被当今圣上,年妃娘娘知道,她的二妹,她花家嫡妹竟然在街上被户部侍郎之女要求行跪拜之礼?”

    此话一出,世家子女们很明显一滞,当下就没反应过来,一脸错愕地看着花清清。

    谢宁宁被周围人指指点点,想要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明明自己想要让别人看她的笑话,怎么反倒成了别人对她指指点点,还有她往常懦弱,像个废物一般,连在她们面前说个话都磕巴好久,怎么今天说话如此顺畅,还言辞激厉!

    李心雅也一怔,被气的差点吐血,这么多年来,自己都被当作相府的嫡女对待,哪里会被如此说?

    那日只是她觉得她脑子可能受了湖水的寒,这才疯言疯语,逮到谁咬谁的那种,今日看来,并非如此。她怨恨地瞪了她一眼,下一秒,便伤心落泪道:

    “表妹说的对,这本就是咱们凤国的律法。”

    花清清看着她又开始哭,当下就心生厌恶,这明摆着就是想要告诉世家子女们她花清清欺负着她,众人便对她投来同情之情。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显然不假。眼泪能够最大程度博取人们的同情心。

    花清清微笑道:“表姐莫要哭了,不知道还以为妹妹我欺负你呢,可看看你身上的穿的,你平常用的,比我这个嫡女都好,这就说明我花家对一个外姓庶女多好。

    毕竟将一个外姓的庶女当作花府嫡女一样养着,不管怎样说,都不合规矩。”

    说着她看向了万夫人,对着花流婉勾唇一笑,缓缓道:“要是姨母能够时常给表姐提醒一下,并且规范一下自己穿着用度,今天也许就不会有当朝侍郎之女,对着相府嫡女要求行跪拜之礼!”

    说到末处,她眼眸中厉光朝谢宁宁瞪了去!

    闻言,世家子女们看向了李心雅,打量着她身上的穿的,果然比嫡女好,再看看万夫人,身上的锦绣华衣都是宰相夫人的用度。

    一介庶妹,竟把自己穿的比当朝宰相还好,当下就又不少人对着她们议论起来!

    万夫人看着自己和自家女儿受到如此编排,当下就心生不悦,可面上还是堆砌着笑容,勉强道:

    “清儿说的是,以后定当铭记于心。”

    一个好端端的机会,让京城百姓,世家子女们注意到自己的女儿的机会,就这样被花清清搞成了对她们母女二人指指点点的场面。

    这自己绝对不能忍,花清清,你动谁都不能动我的女儿,你惹谁都不能惹我,你踩到狐狸的尾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