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24章:李嬷嬷,你过了!
    花流婉如此一想,歹毒的计策随即而生,她眼中露出恶毒之色,对着李嬷嬷就点了点头,李嬷嬷示意点了点头。

    施粥结束完毕之后,各世家子弟便接二连三地离去,李嬷嬷这才随着花家一家大小朝相府大门走去,就在这个时候,李嬷嬷高声吩咐道:

    “快,备火盘和艾草,给二姑娘去去晦气,在外奔波一天了,指不定不干净的东西上了二姑娘的身!”

    闻言,花清清看着李嬷嬷,这不就是在告诉整个花府还有来往的百姓,她花清清是一个不干净的东西吗。

    连姨娘见此,急忙站在花清清面前,朝着李嬷嬷就来了一句,“李嬷嬷,你胡说八道什么?”

    李嬷嬷背后有万夫人,老太君给她撑腰,她显然不怕,依旧趾高气扬地说道。

    要是按照前世的自己,怕是听到如此之话,当下就抱着小枝哭了,最后一边哭着,一边跨过那熊熊大火。可如今的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花清清了。

    现在的她,是经历过封后,废后,家族被满门抄斩,自己的孩儿被人活活从腹中一剑剑刺死的花清清!

    她脸色和往常一般无二,只是双眸迸射出的冷意就让周围的人不寒而栗,温声道:

    “那按照嬷嬷如此说,我花清清身上上了邪物,要是不去去,定会传给花家一家老小是吗?”

    她的声音很软,说这句话时犹如在听天籁之音,当下就道:

    “是的,二姑娘。你要是不去去身上的晦气,一定会将身上的邪物传给花府上下。因此还请二姑娘快快跨过去吧!”

    花清清将连姨娘拉到自己的身后,拉着她手,低声安抚道:

    “姨娘,没事。”

    万夫人,李心雅,李嬷嬷,连带着花府上下的众人都看着花清清,以为她就要跨过这熊熊烈火,当下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尤其是李嬷嬷还不忘催促。

    可谁知,花清清走了几步,轻了下来,轻飘飘地扫了万夫人,李心雅,随即瞥了一眼李嬷嬷,道:

    “那既然嬷嬷都说了,不好好去去身上的邪物,会传给他人,可我方才和姨母,表姐连带着你都接触了,怕已经传给你们当中谁了?毕竟和我待的最长的可是李嬷嬷你啊。”

    李嬷嬷忽而听到她如此说,大脑猛地一阵眩晕,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她在看花清清的时候,花清清也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她,看着李嬷嬷满脸的褶子抽了抽,丑陋之极!就这般模样,还穿的锦绣华衣?都快赶上连姨娘穿的了。

    人靠衣服马靠鞍,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适合这一句话!

    本来花清清打算绕过李嬷嬷,她要是不这么对她,她也不会为连姨娘出气,毕竟前世,连姨娘可是死在了李嬷嬷的手里,只因为姨娘查出了万夫人利用相府的银两豢养死士。

    还没来得及提前告知花流年,就被李嬷嬷以通奸之罪陷害,那个时候,花流年怎么也想不通平常清心寡欲的连姨娘会私会男人,最终将她送回了乡下,谁知竟被连姨娘偷偷地浸了猪笼,最终被虐待致死。

    重活一世,她花清清早已不是什么好人,但念在连姨娘今日替自己说话的份上,还有那日自己的无心之施,她都理应将这份恩情还给她。

    她——花清清,不喜欢欠人的!也不喜欢别人欠她的!

    此刻,她眼眸危险一眯,顿时杀意四起!

    要说老妈子是万夫人的左膀右臂,那么李嬷嬷定比那左膀右臂还重要,毕竟替她掌管着花府的财库!今日她就让万夫人睁眼看着她去死!

    花清清对着小枝低声说了一句,又和她点了点头,这才朝李嬷嬷走去。

    李嬷嬷没有说话,不知怎么地,她感觉自己就要大祸临头,就在这个时候,花清清便笑着对她道:

    “既然如此,嬷嬷就和我一同跨过去吧,正好去去身上的晦气。”

    万夫人本来想着要如何护住李嬷嬷,听到花清清当下一句,直接松了一口气。

    李嬷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随着花清清一同跨过火盘,她本来想着靠花清清就在前面将火势压下不少,便快步跟上,谁知前面的花清清突然在跨过第三个火盘时,直接朝前面的火盘栽去——

    下一秒,就听到了连姨娘直接惊呼起来,“快救二姑娘,快来人!”

    小枝也惊叫起来,急急忙忙朝花清清跑去,一边扑灭花清清身上的火,一边惊叫道:

    “李嬷嬷要烧死姑娘!她将二姑娘推到在火盘子上!来人啊!李嬷嬷要烧死我家姑娘......”

    她的嗓门太大,再加上声线中夹杂着撕裂,因此一下子就引来很多人,连带着外面往来走动的百姓给惊动起来!

    李嬷嬷脸色巨变,彻底慌了起来,连忙后退,就朝外跑,正好撞在了花流年的身上。

    花流年还没反应过来,一脸纳闷地看了一眼前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女儿身上的衣服被烧的破破烂烂,原本乌黑的长发此刻都焦了,一脸狼狈地,楚楚可怜地怀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花流年心一紧,急忙快步跑上去前去将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花流年对着花府上下凄声吩咐着:

    “赶快请大夫,快请大夫......”

    说完,便抱起花清清,眼中尽是冷意,厉声道:

    “谁做的这些?谁把清清害成这般模样?”花流年知道自己的女儿尽管有时候跋扈,但为人还是知分寸的。

    此刻,李嬷嬷被连姨娘的人死死扣住,将她压到了花流年的面前,等候发落!

    小枝急忙跪倒在地,老实招来,还不忘添油加醋了一番,将今日发生的种种事情交代清楚,这才缓缓又道:

    “原本姑娘在前面走的好好的,谁知李嬷嬷竟然将姑娘往火盘子上推,小枝知道她定是不满姑娘,硬说姑娘是不干净的......”

    说到此处,她突然停顿住不说了。

    花相看了李嬷嬷一眼,对着小枝道:“不干净的什么?说清楚!”

    “不干净的东西,让姑娘去去晦气,否则相府上下都不得安宁!”

    李嬷嬷急忙倒在地上,声嘶力竭道:“相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混账东西,你还想着有下次!”

    连姨娘看着她,气急败坏道:“我还纳闷呢,好端端的怎么就让清儿跨火盘,去什么晦气,你这是要当朝宰相嫡女的命!真是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