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27章:我命由我不由天
    小枝没有答话,只是面色凝重地看着姑娘正愉快地用着餐,俨然不知今天要来何人。

    她原本很想告知姑娘,可看到难得心情好,当下就住了嘴。

    没人知道,自那日姑娘落水之后,便再也没有笑过,甚至晚上睡觉噩梦连连,时常在梦里哭泣。小枝看着她,心道:

    姑娘,就让我自私一次吧!

    水晶院。

    李心雅正被丫鬟们包围着,进行一次盛妆妆扮,待到收拾妥当,万夫人便看到眼前的人儿比昨日还要貌美,顿时看呆了。

    “心儿,真是为娘的心肝宝贝。”

    说着,便向前朝李心雅一抱,眼神中尽是得意之色,当今又何人能与自己的女儿作比!

    万夫人一脸怜爱地放开她,这才拉着她柔滑的芊芊玉手,这才轻声叮嘱道:

    “心儿,各世家子弟们都到了,两位王爷随后就到,今日你一定要牢牢把握机会,将箫王攥在自己的手里。”

    李心雅自信满满地点了点头,而后这才在铜镜中细细打量起来,今天对于自己来说,至关重要,只许成功,绝对不能失败。

    万夫人看着女儿一副势必成功的模样,满意地微笑,可出来的语气阴沉无比,道:

    “今日,我定让小贱人永无翻身之日!”

    随着万夫人这一句,李心雅心里沸腾的像是火烧过一般,心潮滂湃,这一刻,似乎只有花清清倒台之后,才能停止一般。

    这一刻,自己已经等了多年,从懂事之日开始,她便在等待!

    等的太久,已经让她中了魔怔!

    待李心雅朝前厅那边走去,万夫人这才将自己的微笑给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狠辣的眼神,对着身边的嬷嬷道:

    “你派人给我去梅园盯着,要是有一举一动都提前来通知我。”

    嬷嬷低声应道:“老身定会替夫人盯着二姑娘。”

    万夫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抬起自己的脑袋来,对着天空就是阴狠邪笑,阴声道:

    “生来庶女又如何?不被夫家待见又如何?在这相府,我花流婉还不是照样活得风生水起!终于要到来了!”

    这么多年,她花费了多少精力,策划了多少,才将李心雅培养成这副样子,她要的就是她超过花清清,取代她的位置,从而摧毁她拥有的一切!

    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落在花清清后,每次只要有外人来临,她都会让丫头们将李心雅盛妆打扮一番,就是让自己的女儿比花清清还要耀眼,让世家子女们都能够看到李心雅的美好,从而忘了那个懦弱的废物!

    .......

    老太君的生辰宴,举办的要比往年隆重一点,往来的达家贵人比往年还要络绎不绝。

    给老太君前来贺寿的有花相的同僚,还有各世家子女们,听说还有当今两位王爷的加持,一下子就更隆重不少。

    不少世家女都是为了前来目睹一下当今箫王,翎王的风采,尽管两位王爷差了一辈,却年龄相仿,都是十七。

    如此齐乐融融,热热闹闹的盛景!

    花相带着连姨娘接待贵客,赵水柔带着世家女才踏入花府,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四处张望,道:

    “心雅姐姐怎么还没出现呢?”

    谢宁宁看她一脸焦急的模样,当下就笑乐起来,对着她就道:

    “水柔姐姐,我该怎么说你啊,你都和心雅姐姐待了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不明白啊,今天这场景,心雅要是不好好妆扮一番,你觉得万伯母哪里会,又能够放她出来吗?”

    闻言,赵水柔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对着谢宁宁道:

    “还是宁宁你聪明,我都没想到,今天可是难得的好日子,肯定要盛妆打扮一番的。”

    恰好在此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惊呼一声,指着内堂的门一直,惊呼道:

    “快看啊,简直是仙女下凡啊!”

    众人随着这句惊呼,纷纷放下手中的酒瓶,纷纷侧目,抬起眼眸就看了过去——

    入眼便是李心雅一身红色红烟裙,散尽花瓣镶流仙裙上,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肤如凝脂,款款向大厅折腰而来,手腕上的轻纱,随着微风一吹,飘飘欲仙,如同天女下凡一般,一瞬间,便成了这大厅中的焦点。

    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微笑,一颦一笑动人心魄。

    大厅中的来往的人直接倒吸一口气,男女老少都惊呆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看呐!

    世家子女们也纷纷看呆了,有好几个当场就流下了口水,要不是谢宁宁提醒,他们真的失态到极致。

    老太君看到心肝宝贝外孙女款款向她走来,急忙起身走下抬阶,怜爱地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手里,上看下看,细细打量一番。

    果然是她的心肝宝贝,简单的一个出场就将大厅中所有人的视线都给吸引了过去,这才是她的外孙女!

    李心雅微微颔首,对着老太君就是一拜,嫣红的朱唇一启一合,道:

    “外祖母,心儿祝您笑口常开、天伦永享!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说着,便又是一拜。

    老太君急忙将她给拉了起来,怜爱地拍打着她的小手,疼惜道:

    “心儿有心了。”

    李心雅抬起头来,只见她桃腮带笑,拿出自己给老太君备好的生辰礼,娇声道:

    “外祖母,这是心儿给您的生辰贺礼。”

    众人抬起眼眸看,只见是一花团锦簇的百凤图,当下就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道:

    “李小姐的手艺可真是天下绝无仅有,早就听闻李姑娘慧智兰心,看来果真如此。”

    说这话的当朝太尉夫人,她大儿子早就对李姑娘心仪已久。

    “谁说不是呢,有这手艺的在整个京城都屈指少数,万夫人真幸福,有这样一位才艺兼得的女儿。”

    一旁站着的礼部王夫人连连将羡慕的目光投向了万夫人。

    万夫人姗姗来迟,看到女儿收到惊羡的眼神,心里得意,但是面上却是连忙道:

    “各位姐姐妹妹们,你们过奖了,小女能够得到你们如此称赞,已是她三生有幸。”

    谁知,就因为她这自谦的一句,反而更得各位夫人的欢心。

    “二姑娘,三姑娘哪里去了?”兵部尚书夫人看了扫视周围一圈,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