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30章:几次吐血的原因
    凤翎钰看她一贯和自己划清界限,当下不由一怔,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够狠。”

    花清清清了没有说话,只是和往常一样冷漠疏离,他把众人对他的火引在她的身上,一方面是在毁了她的声誉,一方面令周围的世家女对她投来嫉妒的眼神。

    花清清深吸了一口气,一副受了无妄之灾的她,此刻心中一片淡然,却狠狠地咬住了嘴唇,突然,她的身子往前一倾,一口鲜血就这样喷了出来。

    “姑娘......”

    这时,小枝急忙将她搀扶住,让她靠着自己,看到她唇角溢出来的血液,顿时心惊道:

    “姑娘,你怎么了?”

    花清清没有回她的话,只是稳住自己的身子,一脸淡然道:“臣女身体不适,就暂时退下了。”

    说着。就是对着凤翎钰拂礼,这才在小枝的搀扶下向前走去,她本来就没事,这点血恰到好处令她离开此地,她怕自己再待下去,就和这个翎王给纠缠下去,她不喜欢他看她的眼神。

    花流年连忙派了一个人,跟在她的身后,一直到自己回了梅院,她这才将那一口郁积已久的鲜血就这样吐了出来,而后一脸轻松地笑了下,然后让父亲派来的人下去,而后对着黑漆漆的夜空发呆。

    其实她知道今天凤天澈会来,可自己此刻一方面并不想看到他,一方面就是毁了万夫人,李心雅一直策划的事情,这才命令小枝将凤天澈的位置消息告知了花落落,她有十足的把握花落落一定会让凤天澈出席不了老太君的寿宴。

    凤天澈觊觎皇位,这些年来暗中筹划不少,一切能被他利用的,他都会善于利用并且发挥到最佳好处,从而巩固自己的羽翼。尽管他不能来出席相府的寿宴,但他救了花府的嫡女,不管怎么来说,他只要利用这一点,父亲就对他心生感激之情。

    再加上他一直想要娶的就是她,只是因为她的地位,她是位高权重的花相的嫡女,和他结亲,他才会扶摇直上,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只不过他想不到自己所救之人压根就不是相府嫡女,只是她的庶妹——花落落。

    凤天澈,这是我花清清送给你的大礼!

    再说她的小妹,她以前也觉得落落喜欢凤天澈,可直到她嫁给凤天澈的那天起,花落落抱着酒杯,来到自己的面前,口口声声地说道:

    “二姐,你一定要嫁给他吗?他从来喜欢的不是你,你知道吗?”

    那个时候她哪里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庶妹要和自己抢自己的心爱之人,对她除了防备就是戒备,哪里会听她所说的话,明明对自己很好的小妹,最终看着自己明知道是火坑还要义无反顾地跳下去,最终实在无策远嫁西洲。

    偏偏她是草原公主生下来的子嗣,最后却只能每日囚禁在四四方方的,清清冷冷的长春宫,这就是她那时想要的生活。,

    可她呢,在她出嫁之日,都未来得及送一程,那个时候的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呢?

    是没日没夜的孤寂,煎熬,是说不清的白昼和冷夜,以及夹杂着心酸和自欺欺人......

    “姑娘,你怎么又出来了,夜里凉,你才吐血.......”

    听着小枝的声音,花清清这才回过神来,和小枝对视一眼,这才道:

    “我没事,今天的事情你完成的不错。”

    小枝这才喜上眉梢,福了福身子道:“还是姑娘出的主意,我也就处了点力,不过话说你怎么知道三姑娘一定会去的?”

    闻言,花清清这才缓缓道:

    “其实小妹人心很好,只是不太会表达,这才将我俩推的越来越远,幸好我现在终于有了机会,能够对之前为她所做的错事,说一声抱歉。”

    小枝愣了愣,以往和三姑娘想看两相厌,反其道而行之的姑娘今天怎么会替三姑娘说话,当下就一脸诧异道:

    “姑娘,你这是?”

    花清清当下点了点头,对着她说道:“你记住,从今天开始,我们目前的敌人只有万夫人,以及李心雅!

    至于小妹,她和我之间本就不是敌人,而是家人,往前是我错信奸人之言,这才对小妹做了错事!”

    小枝点了点头,有些事情她不想问的清楚,既然小姐说怎么做,那她就听她的命令就行。

    花清清这才转过身子,屏住呼吸,听了一下大厅的动静,静谧的不成样子,看来人已经都离开了,这才道:

    “小枝,趁着夜深了,我们去一趟连姨娘竹清轩一趟吧。”

    进屋,将狐裘大裳披在身上,带着小枝慢慢没入了黑夜之中,来到竹清轩,才到门口,便听到竹清轩传来万夫人刻薄的声音:

    “嫂嫂,你可真令人刮目相看呐,以前只见你围着沐嫂嫂转,现下倒好,直接围着清儿转了,还真是沐嫂嫂身边的好狗。

    可怎么办呢,你就算围着她转,她也不是沐笙笙,你没发现吗?清儿她讨厌你,不管是十三年前,还是十三年后,清儿都不可能真心待你,就算你想替你的好姐姐进一下母亲之情,可人家压根不稀罕。

    哈哈哈.......妹妹我可是记得她当年早产下来时,让任何人抱她,偏偏不让你抱,就算你时常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哪又能如何,她还是不喜欢你,不喜欢你的靠近,你难道就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好嫂嫂,妹妹该是说你天真还是该骂你和她清儿一样蠢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笑得有些得瑟,然后口口声声地说道:

    “那是因为我在清儿身上下了药,只要和你身上的气味靠近,便会起冲突,小的时候可能只会哭,躲着你,到了七八岁的时候,身子便会越来越虚。到了现在,你要是还敢接近她,她就会吐血,次数越多的情况下,就会要了她的命!”

    此话一出,花清清一怔,那个时候她就好奇,为什么自己只要外出,然后身子就越来越弱,原来都是碰到了连姨娘。

    她记得当日落下水的时候,就被连姨娘将她和花落落救了起来,明明自己的身上的毒都解了,可当日夜晚她直接吐血,还有几日前,自己明明身上没有烧到,可自己还是气虚地昏了过去,还有今晚。

    原来都是她搞得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