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32章:花落落
    花清清朝着来人望去,只见来人一袭黑裳就这样走了进来,身长修长,眼眸似带着星辰,圆嘟嘟的脸在看到她时,明显一怔,随后便带着笑意,如同冬日里的阳光,显得倒是暖人心脾。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绾成了可爱俏皮的扎起,脑一头乌黑的头发就这样披散在脑后,齐齐的流海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眼底闪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狡黠,小巧玲珑的鼻子下一张嫣红、水润的小嘴巴.再加上婴儿肥的小脸上甜甜的笑容,更显乖巧可爱。

    只是她一副女扮男装,倒是显得越发俊俏,此人就是她的小妹,连姨娘的女儿,也是相府最小的女儿——花落落。

    花府三女儿,传闻是这样的,为人不喜读书,也不善女工,倒是对剑术颇有研究,时常女扮男装和市井小儿逗留在街道上,混吃混喝,正经事不做一件。

    但在花清清的眼中,小妹为人侠肝义胆,为人乐善好施,常常用自己在外面赚到的钱财去救济穷人,笔她这个嫡姐都做的好。

    “落落,你这是什么装扮?老太君今日贺生辰,你不好好待在相府,一天天地像个野孩子四处乱蹦跶,一点女儿家的羞愧都没有,穿成这般模样,又去私会那个男人去了,要是让老太君知道,看老太君怎么教训你.......”

    万夫人唠叨了好一会儿,唠叨了这么多就是数落着花落落,花落落脸色微变,才想要说话,倒是站在她身旁的花清清开口道:

    “姨母,你也别生气,小妹也只是贪玩,你就别瞎猜了,再说她年纪小小的,能去见谁?”

    这一句话,直接让万夫人闭了嘴巴,她知道今日花落落所见是谁,原本是给自己女儿创造的机会却被花落落给抢先一步,这口气自己能忍得了,可当下自己也只能忍着,现在府上的人还不知道花落落去了哪里,见了谁,见到箫王的事,此事最好不要再提。

    花落落终究是一个约莫十二岁的小女孩,平日来就怕万夫人,现下听到万夫人如此说,当下就怕的躲在自己的母亲身后,可听到花清清替自己说话,当下惊讶,今日的二姐怎么对她这么好?

    花清清微笑地看了一眼躲在连姨娘的身后的花落落,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盯着她看,眼里的不解浮现在自己的眼眶里,花清清温声道:

    “小妹,你在外边吃饭了没?以后尽早回来哈,你看惹得连姨娘和万夫人心生焦急。

    说完,又对着连姨娘轻声道:“姨娘,让人给落落备些吃食,这么晚回来,肯定饿了。”

    连姨娘将花落落从自己的身后给拉出来,而后对着下人吩咐道:“给三姑娘备饭。”

    身边的丫鬟福了福身子,起身离开。

    花清清脸上带着笑,“今天想来趁着祖母生辰,本打算学几首诗句给祖母贺寿,可连两日来,姨母都不在,想来一方面姨母忙,一方面在诗词歌赋上欠些火候,今日就不打扰姨母了,便在连姨娘府中学一些诗词歌赋。

    听闻爹爹说连姨娘最拿手的就是诗词歌赋,是京城屈指可数的才女,清儿今日就来多讨教一番了。”

    闻言,连姨娘微微一笑,可余光中还是打量了一下万夫人。

    看到她脸上一会青一会白,难堪到极点!

    谁不知道,万夫人平常最讨厌别人在她的面前听到有关诗词歌赋,与才学有关的一切东西,当年她还是年少时,就时常有人说她笨的和头猪一般,一介庶女,哪里配的上来学堂和她们这些嫡女一同学习,因而在学堂待了没半年时间,就被嫡女给挤兑出了学堂。

    从此以后,她便不喜别人在她面前自诩学问高,有真才实学。

    今日这个小贱人说什么?说眼前这个下贱胚子是京城中屈指可数的才女?这是在说她花流婉的是个废物吗?

    这个小贱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在这么装傻充愣呢?从那日落水之后,每次见到她就这样有意无意地贬低她,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还真是把自己当作病猫,人人都可来欺负的那种!

    小贱人,你最好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千倍万倍还给你!

    花清清看着万夫人一脸埋怨的眼神,急忙担忧道:“姨母,你怎么了,怎么看着脸色不对?”

    万夫人急忙压下心里的怨恨,抬起自己的眼眸来,看着花清清这才道:“我没事,清清你呢?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花清清心里冷哼一声,心想我怎么了,你不是最清楚吗?过两天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再得瑟,幸好自己前世结交了一位有才的医者,当下只要寻到她,自己身上她下的毒就可解。

    万夫人看到花清清的眼眸此刻正如同火团在烧,里面夹杂着浓浓的恨意,当下就一脸诧异,什么时候花清清这个小贱人的眼中竟会出现这种眼神?急忙揉了揉自己眼睛,再睁开眼睛,便对上一双含笑得眸子,又是一愣。

    莫不是自己看错了?

    花清清直视着万夫人,缓缓道:“姨母,我没事,可能受了风寒。”

    “那还是赶紧回屋歇歇吧,不要伤着了身子。”万夫人急忙建议道,她可不想让花清清待在竹清轩,让连姨娘给教诗词歌赋,当年自己可是听说过连姨娘才女名声的。

    只不过事后不久,她的家族就被满门抄斩,她也沦落成一代妓女,成了万花楼的花魁,她当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别提自己笑得多开心了。

    是才女又如何?还不是落得全家被满门抄斩,自己沦落成下贱胚子。

    “姨母,我还好,晚上睡不着,还是将时间腾出来多学习一些知识,姨母你要是累了,就早日回府歇息着吧,今日你辛苦了。”

    辛苦?是挺辛苦的,策划了那么久本来今天就能走上一条扶摇直上的路,谁知竟然被花落落这个贱人给乱了自己所有的计划。

    她很快反应过来,急忙道:“我还好,要是清儿不觉得辛苦,姨母也很乐意教清儿的。”

    花清清冷笑一声,朝她走进几步,微笑道:“还是别了,诗词歌赋我向姨母学习就好,就莫要打扰姨母了。”玩弄手段,教人歹毒的计策清儿是该向你好好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