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38章:叶子戏反杀
    花清清横她一眼,“别没大没小的,回自己房间睡。”

    花落落一听,整个人直接蔫巴了,嘟囔着嘴巴不情愿地放开了花清清,“人家就想和姐姐睡喵~你和长姐都在一起睡过的,为什么就不能和我睡丫~”

    花清清闻言回想起儿时是有过一次,但具体经过她忘记了。

    好多年前的事情了,要是花落落不提起,她都想不起来还有过这么一次,即使她提起来,自己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有过这么一件事。

    那些前世往事,已经随着自己前世死亡也一并散了。

    莫名地她想起了前世的种种,而后整个人脸色都沉郁下来。

    花落落知道自己提起来她的伤心事了,连忙扯开话题,拉起花清清的手,呆萌的小脸凑近,道:

    “二姐,好不容易来你这里一次,不如你和小枝就陪我玩叶子戏吧。”

    花清清心想自己晚上也正好睡不着,不如打发一下时间,忽然来了精气神,道:“玩也可以,但是输了必须有惩罚。”

    花落落将自己急忙从兜里已经备好的花牌,拿出来对着就是一通错开,这才道:

    “随你如何处置,但二姐我要是赢一局,今晚你就得和我一起睡,如何?”

    还真是没完没了了,看来不和自己睡,这小妮子肯定不会罢休,但要赢她,可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

    小枝急忙将需要的点心,茶水端了进来,然后将门窗关好,随后又让院子里的小厮们盯着,要是有人来就及时通报,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花清清看了两人偷偷摸摸的样子,当下就觉得好笑。

    榻上软席铺开,两姐妹对面而坐,小枝坐在椅子上,花清清这才道:“小妹,不要作弊,你往里面坐点。”

    花落落一听,心不甘情不愿地往里挪了一点,嘟囔着嘴巴,“二姐,我是这样的人吗?”

    花清清挑眉,看她面色不悦,但身体却比嘴上来的老实,望着她瞪了一眼,“你都贴在小枝身上了。”

    花落落连忙反驳道:“这不是还没偷看吗,再说你是我二姐,长我几个月,让让我能怎么了?”

    花清清懒得搭理她,双腿学着落落的样子一盘,就接起来牌。

    花落落也不闹腾了,急忙接起了牌,恰好和小枝的手撞在了一起,当下就道:“小枝丫,逆时针转的哈,你抢我牌作甚?”

    小枝看她丝毫不松手,当下就觉得三姑娘有些较劲,就一张牌,愣是怕她抢走一般,当下就直接让给了她。

    很快,真正的叶子戏杀开始,开局花落落就吃了一局花清清的牌,颇为得意。

    花清清丝毫不慌,盯着自己的手里的牌,注意着已经发出去的牌,再看花落落一副胸有成竹的得瑟样,只笑不语。

    “二姐,你怎么能阴我?“

    花落落看到二姐最后的一张牌落下,直接变了脸色,抹了把脸上的冷汗,“二姐一如既往地喜欢阴我,竟将我吃的死死的。”

    花清清看着两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手里的牌,眉眼含笑,缓缓道:“兵不厌诈,好了小妹抬起脸来,让姐姐给你送一个美图。”

    花落落苦着脸将自己的稚气的小圆脸凑近她,道:“二姐,那你可要把我画的好看点。”

    花清清不语,对着她脸就一通乱画,片刻,小枝直接笑哭了,“姑娘化的倒是和三姑娘忒像,简直一模一样,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