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48章:二次进宫
    第二日清晨。

    进宫的马车缓缓地行着,花清清坐在马车里,揭开帘子去看,只见远处高耸入云的山峦愈来愈远,骄阳破开云霄,探出头来,霎时间,金色的光芒普渡大地,随后又被乌云遮住,一半没入云霄里,一半被来往走过楼阁婷玉挡住。

    花清清看了良久,看距离皇宫越来越近,终究放下了纱帘,重新坐好,身体随着马车的晃动而晃动,心里却如一团火烧过,面上却沉静如水。

    “姑娘到了。”

    马车外传来小枝的声音,马车停下,小枝揭开纱幔,花清清对着小枝微微颔首,便伸出手来,在她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终于又再次来了,她所有的不幸便是从此处开始的!

    花清清抬起眼眸,入眼便是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阳光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金黄色的光,皇宫大门显得神秘而肃穆。

    沿着大门走了进去,踩在皇宫这片土地上,前尘旧梦,一时间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皇宫内,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磅礴大气,厚重而又庄严的感觉比方才更加强烈,花清清走在白玉铺地的鹅卵石上,周围经过的假山凉亭一个比一个令人舒心,可见设计雕刻之人的别具匠心,工艺超绝。

    她抬眼望去,看着身边的高墙,这一刻,心里涌上无限悲意,曾几何时,自己想要出来看看这凉亭,假山,都成为奢望,终日待在长春宫中,殁于长春宫。

    她们经过后宫时,已经看见不少莺莺燕燕的宫女从身边经过,李心雅看着一向闹腾的花清清,今日怎么出奇的安静,便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女孩身上满是清冷,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从内而外散发出来,随着她的走动,倒是显得雍容大气,身上的威严让她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蠢货怎么会有此等气质!这是位及皇后才有的威仪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

    她百思不得其解。

    花清清当然注意到了李心雅盯她的眼神,可她丝毫不介意,毕竟盯着她看的人又何曾她一个,来往走过的宫女太监,此刻都将目光放在了她和李心雅两人身上。

    “穿红衣的那位是谁家的千金?生的可真貌美如花。”

    “你们没听说吗,年妃娘娘最近心情低落,陛下这才命喜公公将相府的嫡女招进皇宫来,和娘娘作伴。”

    “什么?作伴?该不会是新册封的主子吧。”

    “不是什么主子,就是一介女官......”

    宫女太监们还想要聊的更多,奈何还没说完,就听见皇上挽着年妃的手款款而来,以及夹杂着几声通报声,顿时一片跪地行礼的声。

    李心雅早已听不进去,宫女太监说的话,她和蠢货一起走了进来,竟然都没有赞赏她的,倒都是对花清清的赞美以及感叹,心里恨的只生闷气,心里真希望能有人把这些丫头拖下去,杖毙,还真是吵得令自己的头晕。

    花清清跪在地上,头低的不能再低,前世,她就很羡慕自己的长姐,能够得到凤天翼所有的爱,每每说起之时,心里就羡慕的紧,还一度在自己的长姐,长兄面前说,她也要凤天澈如此爱,爱的深沉。

    可结果的确是爱的深沉,直接痛彻心扉,前世今生,自己都不可能忘却。

    “皇兄。”

    耳边传来她此生都难以忘却的声音,几乎这一刻,所有的情绪翻涌在自己的心口,随着血液流向了四肢百骸,久久不肯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