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49章:再遇渣男
    花清清极力不去睁眼看那抹身影,极力克制早已颤抖的双手,浓烈的恨意此刻显现压不住。

    “平身吧。”

    花清清随着众人一同起身,这一刻,她眼神清冷此刻看都不看凤天澈一眼。

    李心雅再看到凤天澈时,早已喜上眉梢,眉目间尽是女儿家的娇羞,待她注意到凤天澈将目光投向了花清清,也朝花清清的脸看了去。

    只见她眉目之间淡然,脸色平静,眼神充斥着清冷疏离,李心雅心生疑惑,往日每每将“箫王”的名字挂在嘴边的人,满眼心生爱慕之情的花清清,今日怎么如此反常?

    花清清这才将自己的目光朝凤天澈扫了一眼,就对上了他如黑曜石般冷凝的眸子,此刻这个人不用她看,就算他烧成灰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往事前尘,自己又再一次看到了他,眼里早已没了爱意,没了往日的眷恋,有的只是从地狱爬起来,见证了他的残忍毒辣,嗜血无情的。

    就是眼前孤冷清傲的魔鬼,将自己从光亮拖入了地狱,让她饱受这个人世间最残酷,最真实的人性,每日生活在惨痛的折磨和孤寂之中。

    口口声声地说着她花清清只是一介贱人,哪里配拥有他的孩子,一句一言,犹如凌迟之刑一阵又一阵,就是不给你最痛快的死法。

    原来杀人于无形永远不是最厉害的武器,是那一张嘴!

    凤天澈,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高处拖下来,你赋予我身上的一切,我定会加倍万倍地赠予你!

    皇上看了一眼凤天翼,原本威言的声音此刻显得倒是很温和,“二弟,你今日怎么来了?”

    凤天翼性情温和,平日里对自己唯一的皇弟很是关爱器重,见他一来,脸上便是笑意,对着他温声道。

    花清清微微抬眼就看见了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庞,超凡脱俗却脸上尽是温柔,柔和的五官看向年妃时,深邃如幽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她微微垂下垂眼睑,不自觉地对上了凤天澈的目光。

    凤天澈将自己的目光从花清清的脸上缓缓移开,对着凤天翼恭敬地一躬身,道:“有事要给陛下上奏。”

    闻言,凤天翼这才拉着年妃的手,一番交代,这才和凤天澈一前一后地朝御书房走去。

    待皇上走后,年妃这才拉起花清清的手,心里欢喜道:“二妹,姐姐可等你好久了。”

    闻言,花清清对着她娇笑一声,嘟囔着圆乎乎的小脸,道:“年妃娘娘,你近日可好?”

    年妃拉起她的手,掩嘴一笑,道:“我不就一直这样吗,有什么好不好的。对了,心雅怎么也来了?”

    她说这话时,并没有将目光投向李心雅,只是看着花清清问,当下就让李心雅心生嫉妒,便道:

    “回年妃娘娘,表妹觉得待在宫里无聊,便要求舅舅让心雅配着她一道进宫。”

    她本想说“无亲无故”的,可一想到两人的关系甚好,自己此刻不方便挑唆,搞不好还会惹祸上身。

    花清清心想,长姐还真是记仇的很,竟然看都不看一眼李心雅,说实在的,李心雅并没有和年妃有过什么不快,甚至可以说是面都很少见几次。

    但年妃这人向来就是不喜她,甚至每次见到她时,话都不想问说一句。今日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