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52章:杨令人
    花清清带着小枝换了一双鞋子,这才朝杨令人所住的地方走去。

    才进门就看到她大堂上,威严不少,她穿着红色的女官衣裳,约莫三十几岁的年龄,此刻正慢条斯理地品着茶,扫眼一眼花清清,继续品自己的茶。

    花清清就知道她把自己不当一回事,也是,就算她是宰相之女,就算她是西洲国王的外孙女,进了宫就是一介宫女而已,后宫中尽是一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要是没有实力,拼什么想要让人多看你一眼。

    花清清急忙走了进去,面上带笑,微微拂礼,道:“清清拜见杨令人。”

    一边说着,一边将备好的礼双手奉上,说道:“还望以后杨令人多多关照。”

    杨令人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朝着花清清看了去,很是受用地对着她笑道:“让姑娘破费了,你方才说你叫清清?”

    花清清点了点头,看到她脸色甚为悦,就知道自己备的此等礼物她定是欢喜的紧。

    “那.......”杨令人斟酌了下,这才迟疑开口:“清清,你从今天跟了我,就是我的人了,以后行事怎样都要权衡利弊,我说的意思你可懂?”

    花清清当然懂,她这是侧敲旁击地给自己说这些话,无非就是告诉她,要和年妃娘娘疏远一点,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说来也是,杨令人是贵妃娘娘的人,而她是年妃娘娘的妹妹,恰巧年妃娘娘最近独享圣宠,已经让各宫中的女人心生嫉妒,各个怀有私心,这里面首当其冲地应该就是贵妃为首。

    花清清心知是因为自己的礼尽到了,她才会如此提醒,垂下眼眸,恭敬道:“清儿多谢令人指点。”

    杨令人一笑,起身盯着她看了一圈,有些不确认地道:“你是花相嫡女?”

    “回令人,是的。”

    杨令人又盯着她打量了一番,一番确认下来,这才对上她的目光,只见里面尽是单纯,心想,自己可能是真的看错了。方才她竟然在此女身上看到了当今皇后娘娘才有的雍容大气,威仪,想来自己还真是老了,这等小儿怎么会有那种气质,再说还是相府那个懦弱无能的草包。

    “从此以后你就跟着我了,不奢求你有多聪明,只要你够懂事,够忠心就行。”

    “清清定会牢记于心,没齿难忘,愿为令人,贵妃肝脑涂地!”说着便俯身一拜,语气中尽是一片赤忱。

    杨令人像是看傻子一样地看了她一眼,这才急忙将她拉了起来,“你这小孩,倒是识趣,我等着见证你的忠心。”

    花清清垂下眼眸,心中冷笑,所谓的见证无非就是让她下毒祸害她的长姐,可谓狼子野心。

    当天中午见了杨令人之后,花清清朝自己所住的宫里走了过去,她所在的宫殿是一处偏僻处,不过这也没事,反倒是更方便她行事。

    路过涟漪宫,一路的清净被人给打断了,从门口远远看去,一女子身穿华丽衣裳,原是一女婢不小心走路时,将她的怀里猫儿给惊动了,猫儿受到惊吓,当下就对着那女人狠狠地抓了一手。

    当下那婢女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请罪,而那女人此刻也被簇拥着叫医馆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