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59章:利刃,这是送给我的礼?
    他说她待他好,是真的。

    从小到大,除了母妃就再也没人会待他这么好了。

    可母妃没了.......

    此时夜色已经深沉,冷宫地界时不时传来悲戚的抽泣声,橘黄的烛火随着冷风吹过,摇曳的更甚。

    凤天陌也不知自己等了多久,他只知道他已经将冷宫墙角的枯黄的野草都拔完了,可说要给自己找出的少女还不曾出现,他将身子藏进梧桐树边,用来阻挡刮在他身上的冷风。

    终于,昏黄的烛火也断了,升起一丝黑烟,消失在冷冽的深夜中,凤天墨看着那抹黑烟,慢慢消失在黑夜中,自嘲地轻笑——

    他早该知道的,这世上的人不可信,可他却只因她的一次好,便信了,像个傻子似的在这里等到了丑时。

    越想脑中越乱,心中越觉得气闷,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般,恨不得歇斯底里吼叫一番。

    察觉出自己此刻情绪危险,凤天陌原本饿的难受的小肚传来一阵痉挛,疼的他倒吸一口气,额头附上一层冷汗,怒的不知所以,恨得对着梧桐老树就踢了好几脚。

    “那树是招惹到你了吗?”

    凤天陌猛地抬起头,还来不及看清来人,大脑就传来一阵眩晕感,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待恢复后,只见少女站在他的身边,圆圆糯糯的小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一双平淡如水的眸子定定望着他。

    凤天陌手中的利刃掉落在地,响起了一阵脆响——

    “哐当!”

    他定定地看向掉落在地的利刃,脑中原本恼火的思绪随着落地的利刃直接沉了底,倏然不知所措。

    是该慌张,还是该解释?

    只是缓缓底抬起小脸,注视着对方天真无害的眸子,似乎又什么一闪而过,看的不是清楚。

    “你这是?”

    她将视线看向了地上利刃,利刃的精光对上了她的眼眸,她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笑着,软软糯糯的声音就这样响起在他的耳畔——

    “送给我的礼?”

    丑时的天此刻更显寂静,冷风吹过,传来梧桐树的婆娑声。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又恰好落在了他的耳中,一双清澈漂亮的眼眸,在她的轻笑下轻轻地弯起。

    她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恼怒,很平静地,说着:

    你这是送给我的礼?

    似是问句,又似是肯定。

    凤天陌讶异,她的冷静好似是与生俱来的,从她一脸冷静,波澜不惊地将宫女硬生生地给淹死到至今,他只见过她一次,周身出现了杀意,是对着他,不是对着他人。

    就只仅仅——他抱了她。

    她竟然起了杀意!

    可看到掉在地上的利刃,她的眉宇之间还是如初见时冷静,明明天真无害的眸子里却格外清冷。她和自己在冷宫中遇见那些人不一样,甚至这个皇宫中的人都不一样,她明明知道掉在地上的利刃,是他差点手刃了她的利刃。

    可她呢,平静得不能再平静,软糯的声音不能再软糯!

    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花清清轻轻地打开食盒,从里面端出一婉腊八粥,轻轻地递给了他,看都看不看他一眼,缓缓地拾起地上的利刃,递给他,轻声道:

    “此物我不需要,你且收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