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60章:她在他的床上睡觉?
    凤天陌没有说话,只是端着手里冒热气的粥,模糊了眼眸。

    腊八粥?

    还是儿时那甜糯糯的味道吗?

    花清清见他不说话,一直盯着碗里的粥看,猜他定是等的时间过长了。

    她本来不想给眼前少年熬粥的,可她回去的晚了,宫女们都睡了,她趁着大半夜去了一会御膳房,没有剩饭,只有些谷子,她就偷偷熬了腊八粥,又返回到自己的房中,将能吃的放在食盒里。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对这少年,可只要一看到他彷徨无助,可怜的不成样子的模样,她就想起了她在偌大的长春宫中,又何偿不是如此呢。

    花清清看了一眼再过一两个钟头,怕是要到五更了,这才淡然开口道:

    “你住在那里,我送你进去吧。”

    凤天陌乍然听她如此说,一时没反应过来,抬起有些湿融的眼眶,愣怔地望着她,说话都不利索,道:

    “.......姐姐,你要进去吗?”

    花清清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只是清冷地扫视了他一眼,“你先喝粥,喝完了,我送你进去。”

    凤天陌的眸子似是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急忙将冒着热气的粥吃入胃中,他断然否定她在食物中下毒,毕竟杀他一个冷宫中的小王爷,比什么都容易。

    路上,他拉着花清清的小手,两人走在孤寂的石路上,原本喝掉的热粥全身似是热了起来,手心里竟不知不觉地冒出了汗,可他还是将她的手拉的紧紧的。

    花清清带着他回到了他住的小屋,外面都没人值守,院内杂草枯死一片,光秃秃的,冷风刮过,破败的院子显得孤寂瘆人。

    她紧紧地回拉着他的小手,似是给他力量又似是告诫自己,不怕的,不怕的。

    是的,她不怕,她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懦弱无能,只能终日孤寂坐在长春宫的一角,终日等待有人经过。

    才踏脚步入房内,身上便侵入刺骨的寒,脸庞上犹如敷上冰渍一般,趁着夜色,她扫视了一眼屋里的摆设,比她重生醒来的相府别院还破败。

    比她还活得惨。

    入目除了一张床,其他的东西都无,房内连个完好的屋顶都没有,就这鬼地方还能住人?

    这也太惨了吧!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惨的了,没想到有人比她还惨。

    凤天陌看着她盯着屋子看,一脸羞赧,松开她的手,着急忙慌地从柜子里下面取出大髦来,放在一旁的只有一只腿的木板凳上,说:“屋内简陋,姐姐莫要笑话。”

    花清清脸上注意到他手中的动作,自顾自地找了一处能坐的,便坐了上去。

    凤天陌看她上了她的床,错愕地瞪大了眼睛,就这样看着她闭上了眼眸,长而翘的睫毛如同羽扇一般轻轻启合,痴痴地盯着她看了好久,看着看着,脚不自觉地走近了几步,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到五更了叫我,我先眯会。”

    直到耳畔传来这样一句,才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抿唇不语,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花清清知道自己此刻早已没了大家闺秀的模样,但也不觉得有什么,也不等他回复,便双手抱胸,这才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