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66章:你扰了臣女的兴致
    至少李嫣不会。

    太后是什么人,她早在就看出了李嫣对凤天澈心生爱慕之情,现下她也只是来个顺水推舟而已。

    她了解李嫣,李嫣是一个不达目的不会罢休之人,越是难以得到的,越有诱惑力,越香。

    花清清深吸了一口气,直到太后以身体不适,向皇上只会了一声,便回了慈宁宫,一同离去的还有公主凤如念,李嫣被留了下来,不用猜都知道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贵妃娘娘也以身体不适而向皇上请辞离去,花清清随着贵妃一同离去,直到贵妃回宫之后,她这才一个人不经意间起身踱步到幽静的后花院中,梅花已经残败,但空气中依稀还能问道梅花的香气。

    她轻轻第来到梅花树边,脸上露出一丝浅笑,轻轻闭上眼帘,轻轻地朝一个幼小的花骨朵凑去,入鼻便是一股芳香,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眸,看着落在地上的花瓣,不禁轻轻地叹气,喃喃自语道:

    “小梅枝上东君信。

    雪后花期近。

    南枝开尽北枝开。

    长被陇头游子、寄春来。

    年年衣袖年年泪。

    总为今朝意。

    问谁同是忆花人。

    赚得小鸿眉黛、也低颦。”

    “宴几道的诗。”这时候,耳旁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她的身子莫名一震,心脏中传来的刺痛蔓延四肢,眼眸早已猩红一片,她攥紧拳头,连连后退几步,花清清死死地硬撑着,满腹的怨恨,此刻被她狠狠压制着......

    再抬头,眼眸早已恢复如初,缓缓地朝来人看去——

    还是如当年一般,内敛,稳重,只是那双眼眸此刻带着冷意盯着她看。

    “臣女花清清见过箫王殿下。”说着,便是微微拂礼。

    “你是花相之女,花清清?”他从容淡定,如同谦谦君子,要不是因为他了解他这伪善面下的嗜血无情,恐是又一次掉入他的温柔圈套中。

    花清清微微颔首,语气中带着疏离淡漠,听不出的凉薄之意,道:“回殿下,臣女正是花相之女。”

    凤天澈打量着眼前的约莫十四岁的少女,一脸纯真,又圆又糯的小脸上此刻尽是清冷之意,说不出的冷漠,当下不由一愣。

    此女,怎么和传闻中听到的不一样,人人都说当朝宰相之女,花清清心悦箫王殿下,怎么今日自己看到倒是一脸的淡漠,甚至眼神中还透着凉薄之意,方才在宴会中他竟然看出她眼神中的恨意。

    只是淡淡一瞬间,可他看的分外清楚。

    她的恨意从何而来?

    莫名地,他觉得此刻脑子有些混乱,当下皱紧眉头,眉毛一挑,这才温声道:“大晚上你来这里做甚?”

    花清清嘴角溢出一抹笑,看来是怀疑自己特意过来看他的,真是笑话!

    起身,重生一世,她已经不想对着眼前这个男人跪跪拜拜,哪怕只是一个行礼,她现在都不想。

    站直身子,平视着凤天澈,平静地开口道:“臣女来此地散心,没想到回被箫王殿下扰了兴致。”

    什么!

    他扰了她的兴致,凤天澈脸色一变,明明是她偷偷来此地偷看他,现下竟然戏弄他,眼神中透着不悦,冷冷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