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67章:怎么,打算今日杀了我?
    对上她的眼眸,又是一愣,那双原本纯真的眸子此刻尽是悲凉,说不出的冷。

    这眼神又是什么意思!

    “箫王,我想臣女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说着,花清清唇角勾起一抹冷讽,“箫王殿下,夜已深,臣女先行一步,毕竟男女有别,要是被有心人看了去,指不定如何编排臣女呢。”

    语罢,她抬起自己的脑袋,眼里带着讥讽和不屑,从他身边走过,脑海中浮出前世的种种,犹如炼狱一般,痛的每每只要回想起就呼吸急促。

    他的所作所为,让她永生永世都忘记不了,即使下了地狱,她都会化成厉鬼只为索他的命!这一世,就算是死她都要被他拖入炼狱,让他承受自己经历的种种。

    “放肆!”

    厉声喝斥,竟然敢对他心生不屑,他一介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王爷,竟然头一次受到如此脸色!

    “放肆?箫王,我也只是说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而已,这是善意的提醒,可不是放肆!”

    花清清勾唇笑一笑,并没有转身看他,只是背对着他。

    不管她现在多么恨眼前的男人,但至少面子还是要给留的,毕竟他是王爷,是要他的脸的,今日她可真是给她留足了脸面,哼。

    她的声音没有一点冷意,只是透着婉约,甚至隐约可以听出女孩自得娇羞,只是听在了凤天澈的心里,突生鄙夷。

    “本王何须你提醒,别自作多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花清清对我心生爱慕之情呢!”语气里说不出的鄙夷,居高临下地道,此时的凤天澈,一向冷静沉稳的凤天澈,竟然会为了面子,和一介女子在此处争论。

    “自作多情?”花清清转过身来,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里说不出的冷,“自作多情不敢当,毕竟身为一介女子,清清还是知道男女有别的,毕竟谁也不像箫王殿下。”

    “你这是何意?”

    “箫王自己体会吧,哦,还有一事,臣女还是有意说清楚的.......”说着,这才清清地走上前,恭敬道:“臣女对箫王从来不曾肖想过,当然了,要是下次听到有人在王爷面前嚼舌根,还请箫王给他治罪!”

    凤天澈脸色一沉,他本来就是要刻意接近她,现下倒好,此女犹如利器一样朝着他就扎,他从来不曾如此愤怒过,这么多年,他隐忍多年,早已性情沉稳冷静,却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在此处发了火。

    花清清见他上前一步,将她的脖子掐在手里,狠厉道:

    “花清清,你给我闭嘴!”

    她感觉自己在这一刻,突然呼吸不上来了,明明很难受,她却笑得凄美,此等痛,比起前世自己所承受的痛,算的什么!

    “........箫王,我...要是不闭嘴呢,你是不是打算今日杀了我?”花清清讥讽道,重活一世,她对他只有恨!

    “花清清,本王再说一遍,你给我闭嘴!”

    之前,没见她时,他总是在想花府嫡女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如传闻那般一样,唯唯诺诺,像个废物一般,只有见到他的时候,就像个蠢货一般扑了上来,可他那日进宫的第一眼,他就注意到了她,只是她的眼眸却从来没有放在自己身上半分。

    说不出来的疏离淡漠,今日再见,她除了讥讽不屑,没有半点心悦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