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暴君的心尖宠娇又飒,得宠 > 第71章:花程程:再哭就成傻姑娘了(爆)
    后凤天澈又亲临,率领二十万大军,大获全胜。

    一时之间,民间说他是“天降之子,战神箫皇。”

    那个时候,可有谁能够想起她花府上下一万将领的性命,可有人想起过他们,死守七日却等不到援军的到来,陶忆念,薛武等人说好的接应,却最终无一人出现,她花家男儿,她花家军力战至左右殆尽,仍手刃敌军数十百人,后全军覆灭。

    她花家满门忠烈。纵使决战只最后一人,又何曾退过!还不是各个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豪气内敛的花家军,用他们的行动守护着天下,守护着凤箫国的黎明百姓,生民立命,为创造安乐治世而不计个人荣辱安危,牺牲奉献百死无悔。

    可在凤天澈打败匈奴之时,有谁想起过她花家军,留下的只有说不尽,道不尽的“天降之子,战神箫皇。”

    花清清闭上眼眸,一行清泪落下。

    “清儿?”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声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花清清心猛地一颤,缓缓转过身来——

    一个约莫十八岁的少年此刻站在她身边,他一袭盔甲却显得勃然神武,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看见她时,微微一愣。

    是花程程,她的兄长。

    花清清眼眸此刻积聚泪水,视野模糊了,泪水倒影他的这张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显得俊美沉稳。

    已经有好多年了,自上一次离别直到他战死沙场,已有七八年时间未见了,她的好兄长,对她疼爱有加的兄长,此刻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见她一哭,一下失了方寸,粗糙的大手就这样抚上了她的脸,将泪水试去,责怪道:

    “兄长这不回来了吗,清儿就莫要哭了。”

    一听这话,花清清泪水落得更凶,扑进他的怀里,悲戚的哭声就这样响起在花程程的耳畔,看着怀里抖不成样子的清清,当下皱起了眉头,问道:

    “清儿,发生什么事了吗?”

    花程程确定清儿是遇到事了,要不然不会哭的如此伤心,看来是在宫中生活的不快,他才班师回朝,还未来得及回花府,谁知却在见完皇上之后遇到了清儿。

    花清清抱着兄长的腰身,“没事,清儿就是想兄长了。”嗓音沙哑,虚弱无力,方才哀嚎声已经花费了她所有的气力。

    “好了不哭了,再哭就成傻姑娘了。”

    花程程搂紧了她,宠溺地恐吓她。

    前世一模一样的威胁的话语,只是前世用的时候还管用,当下就不管用了,花清清不听,她照样哭她的,直到哭不动了,这才缓缓放开了怀里的人,仰头看着眼前的伟岸的男子,心里更是苦涩不堪,愧疚不已,一时之间更加痛心,一时间泪水再次涌上眼眶,只叫花程程束手无策。

    “兄长,我没事,不要担心我,清儿就是见到你太开心了。”

    花清清一边说着,一边暗自发誓,此生她定会护好花家,前一世,他们为了她,这一世,换她来守护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