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二十七章:高考前夕。
    韩肖迷迷糊糊的被媳妇儿拖起来,看了一眼表,才六点二十,不免抱怨道:“唉,你干嘛呀,这才几点,就折腾我?你让我再睡会儿吧,求你了。”

    董婕没好气的掀开被子:“不行,咱儿子今天第一天上电视,昨晚让你早点睡,你偏要折腾我!”

    “..........”

    韩肖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眼皮直打架,他快二十年没这么早起来过了,缩了缩脖子:“这什么破节目,六点半播出,有人看嘛。”

    董婕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废话,儿子能上电视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有能耐你也上一个我看看。”

    这就没法聊了,韩肖只能抱着被子强打精神,一直等到七点钟,才听到董婕突然叫了一声:“咱儿子。”

    “哪呢哪呢?”韩肖赶紧睁眼,果然电视荧幕上出现了韩飞的身影,不由大笑:“不愧是我儿子,真帅!”

    仅仅半分钟的报道,韩飞的身影只出现了不到十秒钟,而其余的镜头都给了他所创作的视频,视频截取了在操场运动的部分镜头,而恰巧这一段也是背景音乐当中第一段的副歌部分。

    “我只想要拉住流年

    好好的说声再见

    遗憾感谢都回不去昨天

    我只想铭记这瞬间

    我们一起走过的光年

    六月后光年成纪念”

    这个时间点能打开电视的,基本都是家里有孩子的,孩子们磨磨蹭蹭,家长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消磨时光,就在孩子们终于吃完早餐,要出门上学的当口,正巧听到了这段副歌音乐。

    “这首歌似乎,还挺好听的,是新歌吗?以前好像没听过呢。”带着类似的疑问,学生们去到了学校。

    可是一路上通过各种音乐APP查找歌词,都没有发现这首歌的存在,而对于学生来说,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想要。

    事实证明,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网上各个论坛都有类似的求助帖子,只有一小段歌词,没有歌名,也不知道是谁唱的,这难度也不小,最终还是在一位自称三中学生的指引下,大家才知道了这首歌的视频发布地址。

    学生们对于好听的流行音乐,抵抗力几乎为零,一个班只要有一个人学会了,基本上就算是传播开了,渐渐的发展到整个班级都会唱之后,也就成了班级的班歌,甚至会在上课铃声响起而老师未到的情况下,进行全班合唱。

    老师听过歌词后发现,这首歌并没有任何情情爱爱的,似乎还有些正能量,也就没有明令禁止,于是短短的一周时间,京城地区的各个学校从小学到高中,几乎都知道了有一首歌叫做“纪念”,演唱者叫做“韩飞”。

    青年报的评选活动,很快就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原本排在第一的是第二附属中学的一位擅长书法的学生,几乎是一夜之间,韩飞的票数不仅完成了反超,甚至领先了好几千票。

    这个票数基本就可以宣布拿到第一名了,弄得青年报还以为是恶意刷票,结果发现投票ID都很正常,了解过后才发现实情,对此,青年报也加大了报道力度,当然,青年报报道的方向也仅仅只是韩飞这个视频的创作过程,并没有任何偏向。

    不过有了官方媒体的报道,其他一些媒体也逐渐发现了其中有新闻可以挖掘,渐渐的,关于韩飞以往的报道就被翻了出来。

    网友们顿时有些傻眼,合着他们骂了这么久,结果骂错人了?看看视频后续字幕上一连串的“韩飞”署名吧,如果这还不算才华横溢,那谁还敢说自己有才?

    当然,其中也不乏阴谋论者表示这个视频完全就是请专业导演拍摄的,不然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这么专业?还有“纪念”这首歌完成度这么高,而韩飞一个没有专业学过音乐的人,怎么可能出自他的手笔,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就是专门为韩飞洗脱嫌疑的,甚至还把矛头指向了京城影视学院,因为只有他们才会有这么多的资源。

    看似似乎很合理,不过很快就被三中学生们驳斥得体无完肤,他们可都是其中的见证者,甚至还有人拍摄了照片、小视频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韩飞手持DV拍摄的画面跟视频当中的许多镜头都是高度重合的。

    而袁翰卿通过一些自媒体渠道发布的文章也在此时进入了网友们的视野。

    “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我认为有些底线是不可逾越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忍心这样去苛责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孩子,许多媒体在没有事先调查的情况下,将公布韩飞信息的帖子公然纳入报道范围,这不仅是没有职业道德的行为,更是犯罪。”

    “事到如今似乎一切都很明了了,韩飞用一则视频澄清了自己的冤屈,但是作为每一位网络公民,我们是不是应该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假如韩飞不是那么才华横溢,没有这样一个视频来证明自己,是不是他一辈子都要背负着这样的标签?”

    短文中韩飞的形象就是一个受害者,而且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那种,之所以会制作视频也仅仅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就像何建能够挑动网友们对韩飞的仇恨一样,人们都是同情弱者的,而韩飞现在就是一个弱者。

    于是季宁就悲剧了,因为这个事情的源头就是他,哪怕他其实并没有主动站出来说韩飞的坏话,可谁让他从中获益了呢?连带着季宁背后的公司也跟着受到了牵连,许多合作商都纷纷取消了合作,损失惨重。

    而何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哪怕他已经删除了原先发的帖子,可依旧有不少人保留了原图,网友们对于他这个罪魁祸首,自然是深恶痛绝,甚至有人开出了悬赏。

    在学校里何建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几乎全校都知道是他曝光了韩飞的信息,这种行为极度让人不耻,没有人会愿意自己身边有一个一言不合就公然在背后捅刀子的同学。

    一时间何建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后来据说何建也跟父母提到过转学,可惜父母只以为他是高考综合症,再加上高考前转学手续不好办,也就没有理会。

    然而现实当中同学鄙夷的目光,以及时刻担心自己会被曝光信息人肉,双重压力之下,何建突然有一天在学校跟疯了一样要跳楼,好在当时班上同学都在,及时把他按住,后来听说他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就在高考前半个月被父母带到国外治疗。

    其实想想也挺讽刺的,何建时刻担心有同学会跟他曝光韩飞一样在网上曝光他的信息,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一个同学有这样的想法,可何建并不这么想,他认为这世界上所有人跟他都是一样的。

    ..........

    随着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记念”这首歌也越来越受到大家的欢迎,或许就像歌词写的那样,只有在临到说再见,才会在彼此心里刻下对方的笑脸。

    “唉,臭流氓,你是哪个考场?”

    韩飞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肯定是沈薇微,这丫头也不知道是叫顺口了还是怎么着,每天就是臭流氓挂在嘴边,韩飞已经在考虑哪天是不是真的对她耍耍流氓才好,不然岂不是白受委屈了?

    “三号考场,你呢?”

    沈薇微似乎有些失望:“我是二号考场,就在咱们学校。”

    “唉,我就倒霉了,也是三号考场,就不能让我离这个家伙远点儿嘛。”李亚男一脸嫌弃的表情遭到了沈薇微的强烈鄙视,二女公然打闹起来,引得一众同学围观。

    “加油!九月份大学见!”顷刻间,教学楼上空纸片犹如一片片白雪飘然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