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十七章:纪录片?
    “不错,有进步,再接再厉。”陶月华拍拍韩飞的肩膀,扭身出了教室。

    韩飞擦了擦额头的汗,一下没支撑住倒在地上,直喘粗气。

    “唉,老韩,你这天天吃小灶,哥几个看着都眼红啊。”金博远望着陶月华的背影道。

    秦鸣跟谢不臣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韩飞一人一脚把他们踹倒:“滚,大爷的,哥们儿在这儿受摧残,你们看热闹也就罢了,还说风凉话,你们特么的是人吗?”

    三人相视一笑,打闹着准备起身,谢不臣突然冲韩飞使了个眼神:“唉,找你的。”

    韩飞一看,笑道:“准确的说应该是找咱们的。”

    谢不臣:“.........别贫了,问题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是这货怎么会来找咱们?”

    “有道理。”韩飞来到教室外:“哟,贾大社长,今儿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您怎么有空来咱们这小庙?”

    贾幼乾顶着鸡窝头的发型挠了挠:“今儿是咱们社团活动,赶紧的,别磨蹭了。”

    “哟,您这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原来咱们社团还有活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咱们社团开学三个月以来第一次活动吧?”韩飞笑道。

    贾幼乾一本正经道:“唉,咱们编剧社能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社团一样嘛?非法侵占社员时间,完了还不给钱,那他们都是耍流氓,咱们社活动,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大动作!你把谢不臣叫上,赶紧的。”

    韩飞暗笑,这话要是他没加社团微信群估计还真信了,可自从知道这位社长的生平事迹之后,韩飞是一个字都不带相信的。

    贾幼乾,一个混迹在影视学院的网络写手,而且还是大神级别的,当然也因为毫无规律、自暴自弃式的更新,一度被人称之为“太监总管”,虽然这货一直认为他每本书都填了坑,压根就算不上太监。

    韩飞跟谢不臣这下是真好奇了,开学三个月,编剧社愣是没有举行过一次集体活动,眼看着就快放寒假了,贾幼乾居然提出要搞集体活动,这里边儿有故事啊。

    二人换了衣服,跟着贾幼乾一路从学校侧门出来,结果让人没想到的是,贾幼乾居然带着他们来到一家火锅店。

    “来,坐。”一行人进了包间,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七个青年男女,贾幼乾也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位上。

    韩飞跟谢不臣刚坐下,一个高瘦高瘦的哥们儿就不耐烦道:“老贾,你赶紧的吧,为了吃你这顿我都饿三天了。”

    贾幼乾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滚,知道你小子是出去拍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从南非难民营里逃出来的,吃人的嘴短,你小子话咋那么多!”

    众人都是一阵哄笑,韩飞跟谢不臣也猜到了他的身份——蒋轻侯,绰号猴子,也是编剧社里的老油条了,跟贾幼乾是死党,他们俩是大二导演系的同班同学。

    “向东强、吕平、杨凯、樊斌、包若曦这些都是编剧社的老成员了,趁着这个机会让你们见见面.........”贾幼乾介绍到一半又被人打断。

    “没错儿,是得认识认识,你们不知道老贾这抠门劲儿,一年都不一定组织一次社团活动,咱们这编剧社下学期在不在还两说呢。”

    贾幼乾气坏了:“放屁,向东强,你丫学谁不好,偏偏跟猴子学?你瞧好吧,总有一天他能把你带坑里。”

    向东强也不生气,端着酒杯敲了敲桌子:“我说老贾,你怎么也跟学生会那帮孙子似的,一天到晚唠叨个没完?还让不让人吃饭了,都是自家兄弟.........还有姐妹,你整这些场面话干嘛?待会儿,罚酒三杯!”

    “没错儿,罚酒三杯!”

    众人一阵起哄,就连韩飞跟谢不臣也不例外,虽然还只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从相处的气氛来说,韩飞还是挺喜欢这种互怼的交流方式,陌生感一下就消散了。

    “得,我喝,你们待会儿给我小心点儿!”贾幼乾也不含糊,三杯酒下肚,丝毫面不改色,一看就是酒精沙场的悍将。

    冬天围炉吃着火锅喝着酒,可谓是人生一大快事,很快韩飞也被带了节奏,喝了不少,谢不臣平日里连啤酒都不喝的,也喝下了一杯白酒,气氛一时被推到了高潮,酒桌上除了包若曦没喝酒,其他人都已经有些酒醉微醺。

    韩飞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按住贾幼乾的酒杯:“不是,老贾,你别光顾着灌我酒,你把大家聚在一起到底啥事儿?先把事情说清楚了,要不待会儿我直接往地上一倒,你再找我,我可说什么都没听见啊。”

    “嗨,哥们儿糊涂啊,我们这按了半天,故意不提这茬,就是想着下回再吃他喵的一顿,结果你还是提起来了。”蒋轻侯无奈的摇头。

    其余几人也都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回到自己座位上,一个个都是吃了大亏的样子。

    贾幼乾笑骂道:“好嘛,我说你们一个个的今天兴致都这么高,我一句话都插不上呢,合着是联合起来坑我?”

    杨凯也丝毫不以为意:“来,若曦给评评理,你说这货是不是出了名的抠门儿,你要是真穷,抠点儿也就罢了,你小子一个月稿费好几万,偏偏舍不得请哥几个搓一顿,你也好意思?”

    被点名的包若曦在酒桌上就属于一个看客,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虽然长得一般,不过气质很清纯,属于那种耐看类型的。

    蒋轻侯见包若曦被盯得有些脸红,解围道:“不是,你说老贾就说老贾,扯若曦干嘛?”

    “哟~~~这就护上啦?”四眼明诚宗喝了酒也难得的放开了。

    蒋轻侯斜坐着,挑挑眉:“我护着怎么啦?若曦可是我妹妹,你小子可别想欺负她。”

    贾幼乾见包若曦微低着头,似乎有些失落,赶紧打圆场:“都别他喵的闹了,我这儿有正事儿,我前段时间不是老旷课嘛,我们系主任,就那刘光头看我不顺眼,给了我一任务,让我拍一段不能低于五十分钟的纪录片,这,我特么上哪儿拍这么长的纪录片?关键是,这货还他喵的不给经费!”

    蒋轻侯听完却乐了:“你小子活该,劳资出去给人救场都得求爷爷告奶奶的请假,你还敢旷课,我觉得吧,这是刘光头这辈子唯一做得对的事情了。”

    贾幼乾没好气的摆摆手:“滚蛋,爸爸也没指望你,哥几个,倒是帮我出出主意啊。”

    四眼明诚宗见贾幼乾瞄着他,连连摆手:“刘光头是让你拍纪录片,又不是剧情片,我就是写出剧本来,你也没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