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五十章:隐形富二代?
    晚上,韩肖跟董婕一听说韩飞跑到李亚男家蹭饭了,干脆家也不在家开火了,直接在外面订了一桌。

    不过韩飞总感觉这画面有点诡异,像极了相亲成功两家父母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菜刚刚上来,还没等开席,董婕揪着韩飞一只耳朵就开始数落:“你这臭小子,懒死你得了,冰箱里什么没有,空着个手,也好意思舔着脸去蹭饭。”

    吕沛玲拍拍董婕的手:“瞧你说的,还当不当我是闺蜜了,小飞来我们家吃顿饭怎么了,他小时候还喊我干妈呢。”

    李卫国也劝道:“就是董婕你这就说远了,就凭我跟老韩的关系,小飞那就是我半个儿子,再说了你们家小飞也不白蹭饭,还给我带了一幅画呢,好家伙,一看就是专业画家的手笔,过两天我找人裱起来挂在办公室,让别人也瞧瞧。咱也是个文化人。”

    “哈哈~~~”

    韩肖冲着韩飞使了个眼色,意思:可以啊,小子,挺会做人啊。

    韩飞回了个:那必须的。

    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喝酒,韩肖跟李卫国很快就推杯换盏杠上了,而董洁跟吕沛玲也开始就化妆品、职场八卦聊得热火朝天。

    韩飞中午蹭的饭还没消化完,也不怎么饿,闲着没事就跟李亚男聊了起来。

    “唉,你们清大平时课程紧吗?里面是不是全都是不苟言笑的学霸?对,就是你这个表情。”韩飞学着李亚男一本正经的样子。

    李亚男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没好气的白了韩飞一眼:“瞎说什么呢,清大的课余生活可丰富了,有各种外语沙龙,还有辩论比赛,我还跟室友一起参加义工活动呢。”

    好吧,学霸的课余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韩飞表示果然不能比。

    “唉,沈薇微回来了,你听说了吗?”李亚男突然轻声说了句。

    韩飞愣了一下,又耸了耸肩:“那不巧了,我明天就要去羊城一趟,过年才能回来呢。”

    顿时餐桌上就静了下来,董婕疑惑的问:“羊城?你去那儿干嘛?”

    韩飞一阵叹气:“唉,我一个学长这不是要拍一部纪录片嘛,人手不够,我就被抓了壮丁了。”

    “纪录片?好像很高级的样子。”吕沛玲跟李卫国都不太懂,反正不明觉厉就是了。

    “呃,钱呢?”董婕伸手道。

    韩飞都愣了:“钱?什么钱?”

    “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无利不起早,没钱你会白帮忙?”董婕表示知子莫若母,同时也是趁着儿子还没有成年,赶紧上缴一波国库,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

    韩飞瞪眼:“妈,您这说的什么话?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嘛?”

    “是。”董婕斩钉截铁道。

    韩飞有种想哭的冲动,要是真有也就罢了,关键是贾幼乾这货除了报销来回路费,压根就一毛不拔,韩飞这个委屈啊。

    “真没有,您能不能别总用老眼光看人?我这次真是为了艺术献身,白干。”

    “真没有?”

    韩飞这个冤枉啊,就差给母亲大人跪下磕一个了,这时候外边儿是不是应该飘下鹅毛大雪来证明他的清白?

    .........

    一夜无话,回到家韩飞倒头就睡,第二天一大早就准备赶航班,韩肖难得的早起,开车送韩飞去机场。

    “唉,臭小子出门在外多注意点儿,羊城那边儿没暖气,你怕你冻着特意往你背包里塞了双棉鞋,记得冷了就拿出来穿。”韩肖嘱咐道。

    韩飞点点头:“知道啦,你也少惹我妈生气,这么大个人了连妹纸都不会哄。”

    “滚蛋,臭小子,我要是不会哄妹纸,你打哪儿来的?”韩肖鼻子都气歪了。

    刚下飞机,一阵冷风袭来,韩飞顿时有种“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却在南方冻成了狗”的既视感,赶紧从背包里拿出羽绒服加上。

    机场旅客出口,韩飞一眼就看见了同样穿着厚重羽绒服的谢不臣,这货还特别装逼的戴着墨镜,看着不伦不类的。

    “你小子都【肿】成这熊样了,还装什么酷?”韩飞在谢不臣肩膀上锤了一下又问:“贾幼乾那货呢?别告诉我他还没来?”

    谢不臣耸耸肩:“如你所料。”

    来到地下停车场,韩飞拍了拍谢不臣的座驾:“你好歹也是曾经的当红流量小生,就开这么一辆破车,是不是有失身份了?”

    谢不臣翻了翻白眼:“你知道什么叫掉毛的凤凰不如鸡嘛?你以为跟娱乐公司打官司不要钱?代言毁约了不用赔偿?能给我留辆车开就不错了。”

    韩飞一想也是,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放了进去,刚打开后座的门,就听谢不臣没好气道:“坐前面,还真拿我当司机啊?”

    “臭毛病。”韩飞翻了个白眼,坐到副驾驶上。

    车子一路驶向羊城市区,来到一个花园小区停车场,韩飞一阵咂舌:“你小子就哭穷吧,这地方起码得六万一平吧?”

    谢不臣没搭理他,带头进了电梯,电梯一路上行,叮铃一声,谢不臣掏出钥匙。

    “嚯,别告诉我,这是你出道赚来的?不是说经纪公司对练习生都是压榨式的合同吗?”韩飞原先还以为就是一件普通豪宅,结果欢乐拖鞋进去才发现,这特么居然是一件大复式,按面积来看,起码三百五十个平方,这样一套房子价值最少两亿。

    谢不臣从储物柜里拿出一罐可乐丢给韩飞:“想多了,就我赚那三瓜俩枣,还不够买一个厕所呢,这是我爸投资买的,一直没出手,我休假的时候就来住一段时间。”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富二代呢。”韩飞啧啧称奇。

    谢不臣往沙发上一倒,伸了个懒腰:“知道就好,以后对我客气点儿。”

    “呸,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想跟哥们儿摆谱啊,等你什么时候继承了你老爹的遗产再说吧。”韩飞笑骂道。

    “不是,我就有点不理解了啊,你们这些富二代,费心巴力的往娱乐圈钻是怎么个意思?回家继承亿万家产,它不香吗?”韩飞问道。

    谢不臣笑了笑:“难道你不觉得,有一天我在圈内混不下去了,然后再宣布回去继承亿万家产,那样才够装逼吗?”

    “..........”韩飞突然觉得手里的可乐,它不甜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