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五十一章:吃货的自我修养。
    韩飞也没客气随便找了间房睡了一觉,到了晚上才接到贾幼乾的电话,谢不臣给韩飞使了个眼色。

    韩飞比划了个OK的手势:“那行吧,今儿晚上这顿你请,具体的到时看你表现吧。”

    挂掉电话,韩飞问:“怎么个意思?”

    谢不臣挑挑眉:“你要是告诉他,咱们有地儿住,这货估计把自己那份酒店钱也省了,老贾这人吧,贼抠门儿,这是病,得治!”

    韩飞一拍巴掌:“没错儿,咱们这就替天行道,呸,应该是妙手回春!”

    “老谢混得不错嘛,居然还买车了。”贾幼乾围着谢不臣那辆“五菱神光”转了好几圈。

    谢不臣撇嘴骂道:“滚蛋,就这破玩意,你一个月稿费买一辆都富余。”

    贾幼乾讪笑道:“你别听他们说的那么夸张,咱可是穷人,不过你还真别说,这车挺好的,咱们拍摄累的时候还能有个地方歇会儿。”

    韩飞笑骂:“抠死你得了,老谢你瞧见了吧,这货刚一见面就把你车给征用了。”

    “我无所谓啊,一百块一天不包油钱怎么样?”谢不臣耸耸肩。

    “一百块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那要不二百?”

    贾幼乾在前面带路脚就是一软,赶紧装作没听见。

    “这家是我在羊城吃过最正宗的潮汕火锅了,可不便宜。”贾幼乾招呼二人落座,一脸肉痛的道。

    如果是一般人估计也就被他给蒙蔽过去了,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韩飞早已看透着他的本质,这货就是请人吃碗杂酱面都是这个表情,直接忽视掉就好了。

    不过接过菜单的时候,韩飞还真发现,的确是不便宜,一份牛肉就八十多块,也就三两的样子,片得很薄看起来似乎不少,可实际上下面全都是白菜叶垫起来的。

    “瞧见了吧,这是今天现杀的活牛,从宰杀到上桌不能超过六个小时,这一份叫做三花趾,瞧见上面三条白色的筋了吗?这一头牛真正能用在火锅上的也就37%,在锅里涮上十秒钟,三起三落,才能保持牛肉最劲道爽滑的口感。”贾幼乾一边示范一边念叨。

    韩飞见他说的跟真的似的,也照着试了试,别说还真跟平时超市买的涮牛肉片儿不一样,口感不是一个等级的。

    “可以啊,老贾以前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一老抠,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吃货。”

    吃货绝对不是贬义词,事实上,仅仅是能吃的那不叫吃货,真正的吃货要得是会吃的,什么东西好吃,什么东西应该怎么吃,那得头头是道才算是一枚合格的吃货。

    贾幼乾这才露出笑模样,跟韩飞碰了一杯:“得,今儿这顿我算没白请,服务员再来五份五花趾。”

    一顿饭下来加上酒,吃了有小三千块,贾幼乾付账之后又变成了一张苦瓜脸,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顿吃了他半年积蓄呢。

    三人在谢不臣车里休息了一会儿,韩飞拒绝了贾幼乾递过来的烟:“你就别害我了,这嗓子我还得养着唱歌呢。”

    谢不臣也表示不抽,贾幼乾不屑道:“少来,到时候拍戏需要,你们还不是照样得抽,不如趁着现在练练手。”

    韩飞心里苦笑,当年他也是这个想法,以至于后来影视的路走得不顺,嗓子也废了。

    贾幼乾也不勉强,点上一根烟默默抽完,掐灭了烟头:“老韩,羊城火车站这个切入点是你提出来的,能谈谈你的想法吗?”

    韩飞组织了一下语言,但是转念一想,贾幼乾这帮人里不是导演系就是摄影系的,他们既然认可了这个方案,自己能想到的他们肯定也都想到了,于是开口说了四个字:“人生百态!”

    贾幼乾诧异的点点头:“没错,是这么个理,那咱们开始吧!”

    一行三人贾幼乾拿着DV摄影机,韩飞扛着补光灯,谢不臣举着背光板,很快三人到了羊城火车站。

    羊城火车站作为北上南下的交通枢纽,不仅仅是承担一座城市的运输任务,在春运期间更是承担着整个粤省打工潮回乡过年的特殊任务。

    所以每年的羊城火车站在春运期间就只有一个词来形容“人山人海”,都说人上一万形形色色,要知道羊城火车站最多的时候,日输送旅客可是要达到816.8万人次的。

    这也是韩飞所说“人生百态”的含义,几乎所有类型的人都可以在这里看到,之前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人,都会在这里相聚。

    谢不臣似乎并没有来过这里,在拥挤的人潮中有些找不到方向,韩飞赶紧拉了他一把,笑道:“怎么样?这里带劲吧?”

    谢不臣长出了一口气却没说话,贾幼乾却是越看越兴奋:“太带劲了,这些全都是素材啊,活生生的素材!”

    好不容易找了个落脚点,可还没等拍摄就出现问题了,这里是晚上,广场虽然有路灯,可这样的光线拍出来的画面黑乎乎的一团,压根就没法看。

    “别告诉我,你小子没准备电瓶?”韩飞一看贾幼乾的脸色就知道不好。

    贾幼乾抓了抓后脑勺:“这,我特么的也没来过这儿,哪知道这儿连个插座都找不到。”

    谢不臣也是一脸茫然,韩飞扶额,得,这俩少爷一看就是没见识过民间疾苦的。

    “行吧,你们俩把东西看好,我去弄个多用插座。”韩飞在附近的五金店买了一卷电线跟一套插座插头,用螺丝刀接上,一百多米电线在附近拍一拍还是可以的。

    “诺,你拿着这个去那边的小卖部给老板点钱,用一晚上先凑合着。”

    贾幼乾竖起大拇指:“牛逼,真看不出来,老韩还有这本事。”

    通上电,有了补光灯的光线,拍摄终于可以进行了,不过广场上的人看他们的眼神也变了,原本很自然的神情也变得拘束,一些正在闲聊中的旅客不是放低了声音就是干脆转过身背对着镜头。

    这还算好的,还有一些旅客甚至驱赶他们,不让他们拍摄,贾幼乾的DV差点就在一次推搡中摔坏。

    陆陆续续拍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没什么有价值的镜头,韩飞三人准备收拾设备打道回府,贾幼乾正在收拢电线,可才拉着十几米收回来的居然是被剪断的电线头。

    “卧槽,这哪个孙子把老子电线都给剪了?”

    “在那!”韩飞一眼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也在收拢电线。

    “狗日的,有种别跑!”贾幼乾把手里的DV往韩飞怀里一塞,怒气冲冲就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