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七十七章:瞅你咋地。
    韩飞饰演孙校长右手虚托着,仅仅是一个动作却将全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身上,其实按照实景,他应该是托着一个烟斗。

    蒋轻侯暗暗点头,无实物表演虽然是基本功,但关键并不是看演员模拟的像不像,而是演员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气质是否跟人物相符,蒋轻侯每年假期都会去各种剧组实习赚外快,见过的演员自然不在少数,在他看来,韩飞这一块的表演已经很成熟了,用行话来说,就是孙校长这个人物活了。

    “咳咳,三民小学民国三十一年上半学期期末总结大会,现在开始。”韩飞含着嗓子道。

    谢不臣饰演的裴魁山,举手:“校长,我有个问题要回报汇报一下。”手举到一半刚刚高出头顶,半弯曲着,整个动作看起来很变扭,编剧社的众人却暗自点头,这也很符合裴奎山的形象特征,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很不舒服,这样到了后面的剧情,观众们就会顺利的代入“哦,原来他是这样的人”。

    韩飞装作把烟斗放在嘴里深吸了一口:“说!”

    谢不臣道:“我们学校只剩下两名学生了。”

    “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我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

    这段的过程很顺利,韩飞摆手打断:“好,我认为下学期我们应该涨一下学费。”

    其实学费这段剧情很有深意,孙校长说的学费其实并不是学生交给学校的,而是学校补贴给

    学生的,也就说上学还能有钱拿,一下就把荒诞的基调给定下来了。

    那么观众肯定会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下,学校还需要给补贴才会有孩子来上课呢?

    “停下,这段,我想了一下,是不是应该加一段肢体动作,就是你们四个不能各自散开,这样观众的注意力也会分散,你们要聚拢在一起,这样孙校长说:我们来这儿,就是为了改变中国农民的……你们齐声高喊:贫、愚、弱、私!这样才会有震撼人心的效果?”蒋轻侯提议。

    “有道理!”韩飞不得不佩服,他所出的剧本更像是一部小说,很多东西都是一笔带过的,跟编剧组探讨的剧本也是注重对话,实际上的舞台效果还真就只有舞台下的观众才能体会,蒋轻侯这个提议就是基于一个观众的真实体验。

    一个好的导演在把控全局的同时,也要时刻以观众的视角去看待表演,这样拍出来的片子才会有观众愿意买单。

    众人开始临时修改剧本,一步步从修改到实际演出,再到“观众反馈”,再修改,往复循环,只是一段一分钟的戏,却足足修改了一个下午,众人虽然疲惫却都是干劲十足。

    最后修改的版本是,孙校长站起来沉声道:大家想想我们来到这儿的初衷,想想我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

    然后看向裴奎山跟张一曼,伸出一只手,奎山和一曼心领神会,也站起来并伸出手和校长的手叠在一起。但铁男仍在窗口张望,心里想着别的事儿。

    之后四人的手叠在一起,齐声喊出那句:贫、愚、弱、私!

    一下子四人身形好像都变得高大无比,似乎他们就是一批有抱负、有理想的知识分子,后面当他们挪用驴得水工资的总总行为暴露,四位主要人物的性格就算是立住了,整个话剧的基调也就定下来了,前一刻还大义凌然的人,怎么可以变得那么自私?之前的大义凌然也显得格外讽刺。

    “行了,咱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先去吃点东西,明天继续。”韩飞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天已经黑了。

    贾幼乾一脸嘚瑟:“走,咱们吃这货的,上次那首歌弄了不少钱吧?”

    “行,你小子就等着吧。”韩飞笑骂。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夜市摊,刚坐下,谢不臣就偷偷给韩飞使了个眼色:“你看那边。”

    韩飞看了一眼,就见另外一桌也有十几人,正一脸不善的盯着他们。

    “瞧他们这意思是要跟咱们干一仗?跟咱们有过节?”韩飞不免疑惑。

    蒋轻侯冷笑:“你小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小子不就是下午被秦鸣揍趴下的那个吗?”

    “他这是不服气想找人收拾我?”秦鸣笑了,打架,他也不是没输过,但是绝对没怕过。

    “你瞅啥?”

    “瞅你咋地?”

    秦鸣跟那小子一下就对上眼了,韩飞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看到段子里的情形,然后秦鸣就跟那小子干上了。

    “卧槽!”韩飞骂了一声抡着折叠桌就把旁边一个想要偷袭的抡翻。

    贾幼乾跟蒋轻侯也是早有准备第一时间冲了上去,编剧社其余人除了包若曦在看热闹,都大叫着冲了上去,一时间双方人仰马翻。

    金博远一声大骂跟一辆坦克一样冲进人群,然后........就陷在那了。

    谢不臣抄起塑料凳跟一个小子怼了起来,一场混战。

    最让韩飞没想到的是,许茵洛居然也轮着折叠桌加入了战场,战斗力丝毫不弱,接连打翻好几个。

    双方战斗力都差不多,只是那边人数少了点,最终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秦鸣眼睛肿了一大片,扯着那货的衣领怒道:“孙子,服了没?”刚刚他就怼死了这货锤,别人压根就不管,这也是他在老家打架这么多年总结起来的经验,哪怕人数劣势,只要怼死了一个锤,下次对方哪怕人多,也不敢动手了。

    “呸,服你姥姥!有种你丫打死我!”出乎意料,对方居然还是个硬骨头,就是战斗力差点意思。

    秦鸣气不过又锤了他一通,然后骂骂咧咧的站起身又踹了他一脚:“行,是个爷们儿,有能耐随时来找秦爷,不把你打趴下,秦爷跟你信!”

    然后.......他们就被带到了派出所里,也不知道是老板报的警还是路人多管闲事,一行人被关在所里,警察问过话之后,一听都是艺校的学生,直接就给各自班主任打了电话。

    没多久,陶月华跟一个姓崔的女老师前后脚赶到,二人虽然表面上说说笑笑的,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双方话里都藏着刀,锋利着呢。

    “陶老师,那咱们可说好了,话剧公演见。”

    陶月华含笑点头:“没问题,崔老师,话剧公演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