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七十九章:田忌赛马。
    韩飞等人还在后台准备,小剧场却格外热闹,第一组上场的是由二班章悦带队的团队,演的是《日出》,这是曹禺先生在写完雷雨之后的一部作品。

    故事其实很简单,学生出身的陈白露却成了交际花,靠银行家潘月亭的供养生活,学生时代的好友方达生知道之后想要来“感化她”,却被断然拒绝。

    章悦也无愧班花之名,从样貌、气质、身材都是一流的,一身玫瑰色旗袍肩上披着狐狸皮毛围脖,仅仅一个亮相就让现场出现一阵骚动。

    吴校长满意的点点头,旁边华电校长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这女娃娃很有灵性嘛。”

    “还行吧,这一届还真有几个好苗子。”吴校长不无得意的笑了。

    陶月华满含深意的瞟了一旁的崔文静一眼,对方却始终面色如常,这让陶月华很是不爽,心想,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剧情继续,同楼的孤女“小东西”为了逃避蹂躏闯到她的房间,她想要救助却有心无力,被黑帮头子金八手下的人卖到技(狗头保命)院里,不堪凌辱而死。

    这也是最考验章悦演技的一段表演,陈白露并不是旧社会传统意义上的技(狗头保命)女,她也是受过新时代教育的,只是在见识过社会的丑恶后,成了金钱的奴隶,所以孤女“小东西”找她求助,她其实一直在跟金八周旋,因为在她看来“小东西”更像是之前的自己,救“小东西”就是在自我救赎。

    可惜,这一切的努力在强权面前始终显得如此可笑,陈白露没有救下“小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失去了唯一救赎的机会。

    这段戏最难的地方就在于,章悦要在救助“小东西”的过程中展现三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从最开始的犹豫挣扎,到后来的坚决,再到最后的绝望,这可不是电视剧,有镜头特写、背景音乐来衬托,这三种状态全部要通过章悦的表情、形体来表达。

    而且必须要有层次感,因为开始越挣扎,救援越坚决,才会衬托后面越绝望,这种绝望是对“小东西”也是对了她自己,更深层次的,也是对当时黑暗丑恶的时代!

    这段剧情章悦展现得相当精彩,特别是最后的一摔,一声闷响后,整个人蜷缩在舞台中央,整个小剧场气氛都变得压抑,一些小姐姐已然红了眼睛。

    剧情很快表演完,五百名话剧爱好者也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

    “这话剧可以啊,不愧是京影的学生,不比外面那些卖票的小剧场表演差。”

    “是啊,大一新生就有这么好的表现力,有点厉害。”

    华电的校长跟老师们倒是没什么大的反应,而是很有风度的表达了祝贺。

    “老吴,这个苗子你可得好好培养啊,以后一准是个好演员。”

    吴校长得意的笑了,顺便还很谦逊的表示:“这丫头艺考的时候表现就很好,我也一直很看重。”

    陶月华无不得意的斜了崔文静一眼:“怎么样?这一组演得还可以吧?”

    崔文静故作不屑的撇撇嘴:“也就还行吧,跟杨可欣那一批比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话是这么说,其实她是真的很羡慕啊,有一个章悦也就罢了,还有一个胡彩妮,好在梁峰那小子事先把胡彩妮抢了过来。

    章悦她们刚回到后台,就被二班的同学们围住了,各种赞美之声扑面而来。

    “厉害!”韩飞也竖起大拇指,这话绝不是恭维,至少在这一届新生当中,章悦刚刚的表演是无人能及的。

    “谢谢。”章悦含笑冲韩飞点点头,对于这个平时不怎么合群的同学,她的印象还是挺深刻的,不单单是因为韩飞长得帅,而是他的那些事迹,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大一新生能够做到的。

    “哼,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剧本比较突出陈白露这个角色而已。”胡彩妮低声不屑道。

    章悦扬起下巴坐到了椅子上摇起了扇子,装作没听到,一时间后台的气氛显得格外沉闷。

    第二个上台的是一班的团队,演出的是话剧【原野】,不过或许是有了章悦的珠玉在前,他们的表现并没有引起太大波澜,只能算是中规中矩,这一回合的投票二班完虐一班。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陶月华的脸色却变得很难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田忌赛马的典故。

    果然接下来一班的出场排序也验证了陶月华的想法,一班在输掉第一回合的情况下连下两城,总比分二比一领先。

    而最让陶月华难受的是,一班最强的团队也就是梁峰这一组还没有上场,而二班就只剩下韩飞这一组了。

    双方的演员配置一目了然,梁峰这一组全都是尖子生,而韩飞他们,除了谢不臣之外,成绩都不算突出,还有三个被别的组踢掉的成员,在正常人眼里,这就是妥妥的草台班子。

    当然,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韩飞他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毕竟都还是大一,刚刚接触表演,双方的差距并不是不能用现场发挥来弥补。

    最让陶月华感到绝望的是,韩飞他们居然用的是原创剧本,陶月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时就懵了,这可是话剧,不是小说也不是电视剧、电影,一群大一新生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要演原创话剧!

    所以,陶月华此刻的心情才如此绝望。

    崔文静脸上终于有了笑容:“陶老师,您看我的学生也不赖吧?”

    “胡彩妮是我的学生。”陶月华气急。

    “没错,不过谁让她加入了我们一班的团队呢?陶老师别那么小气嘛,章悦那组不也有我们一班的同学嘛。”崔文静一副稳坐钓鱼台的笑容。

    陶月华脸都气得通红:“别高兴得太早,还有一组没上场呢。”

    “哦?你是说你们那个演原创话剧的那组?”崔文静掩嘴轻笑,显然没有把韩飞这一组放在眼里。

    此时,主持人上台报幕:下面由京影表演系一班上台,表演剧目——【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