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八十五章: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在家呆了几天,董婕对儿子的热情直线回落,或者说有些嫌弃,颇有些养肥了的猪,你不去拱人家白菜,赖在家里白吃白喝的既视感。

    对此,韩飞只能无声的翻个白眼,好在一天下午,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老韩,赶紧的,江湖救急。”电话那头是蒋轻侯的声音。

    韩飞愣了一下,按照他对这货的了解,这家伙现在应该在某个影视城的剧组里混资历。

    “好啊,在哪?”韩飞满口答应,反正待在家里也蛮无聊的,干脆去蒋轻侯哪里看一看,跑个龙套感受一下氛围也是好的。

    一听儿子又要离开,董婕心态急转直下,有些舍不得,嘴里埋怨:“你是屁股长尾巴了?家都呆不住了?”

    韩飞无语,好嘛,先前嫌弃的也是你,现在埋怨的还是你,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善变。

    韩肖还是挺支持的:“哎呀,儿子难得有个实践的机会,咱们应该支持他才对,说不准咱们什么时候就能在电视上看到他了。”

    董婕一想也是,万一真能在电视上见到儿子,她也能跟别人吹吹牛不是?

    于是转过天韩飞就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前往横店的火车,比较坑的是京城没有直达车次,只能先到义乌换乘班车,之所以没有坐飞机,则是因为坑爹的剧组居然只报销火车票。

    虽然韩飞兜里有钱,也不在乎这点钱,不过赔本的买卖不能做,而且这火车票他要是不报销,落进哪个孙子兜里不说,估计这货嘴里也没好话,咱不能被人占了便宜,还被人骂成傻逼不是?

    因为正值暑假的客流高峰期,火车站也是人潮汹涌,好不容易挨到检票进站了,那更是人挤人,压根就没有行李落地的地方。

    不得已,韩飞只能嘴里咬着车票,手里举着行李箱一路冲杀这才算是挤过检票口。

    同行有不少学生模样的,韩飞好不容易上了车把行李放好,刚坐下喘口气,一个小胖墩啪叽一下摔到他面前,然后低声呜咽起来。

    韩飞赶紧把人扶起来,又是哄又是从兜里摸出糖给他,可这小胖墩竟然越哭声音越大,这特么的就尴尬了呀。

    更尴尬的是,随后一个中年妇女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也进了车厢,一看小胖墩在哇哇大哭,看向韩飞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韩飞一脑门子官司,这可真是人在车里坐锅从天上来。

    更让韩飞没想到的是,这熊孩子见到中年妇女居然指着韩飞:“妈妈,他绊我。”

    一时间许多还在放行李的乘客也望向这头,看韩飞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了,摆明了就是在指责他不该伸腿绊这小胖墩。

    中年妇女赶紧拉过小胖墩,语气很是蛮横:“唉,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公共场合你就不知道收着点脚啊?把我孩子磕着了怎么办?”

    韩飞一阵无语,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您哪只眼睛看到我绊你孩子了?我倒是建议您给这孩子买点钙片什么的,都这么大了走路都走不稳,是该补补了。”

    隔壁下铺三个女孩噗嗤笑出声来,原本她们是打算帮韩飞说说话的,没曾想,这帅哥言语居然这么犀利。

    中年妇女哪里肯罢休,这是一个全世界公认的吵架能力冠绝整个宇宙,并且自认为可以无视许多道德、法律规律的存在。

    “你怎么说话呢?你的意思是,我儿子无缘无故冤枉你?他这么小孩子懂什么?”

    韩飞反驳道:“您这话压根就站不住脚,孩子撒谎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您小时候没撒过谎?小胖子,收收吧,你这招是哥们儿三岁的时候玩儿剩下的,这糖都给你了,省省吧。”

    小胖子伸手要去接韩飞递过来的糖,却被中年妇女一巴掌打掉,小胖子这次是真哭了,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中年妇女估计是面子上挂不住又狠狠抽了小胖子屁股几下,指着韩飞:“你少来这套,你要不是心虚,又何必用糖收买我儿子?”

    韩飞彻底没耐心了:“呵,您的意思是说,但凡是表达善意就是另有所图,那我倒是想问一句,刚刚帮您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的大哥难道也是垂涎您的美色吗?”

    整个车厢的人都笑了,中年妇女的姿色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惨不忍睹,颜值堪忧不说,身材也早已走样,更何况刚刚帮他的那位大哥是带着女朋友来的,他女朋友不管是哪个方面都碾压这位中年妇女。

    隔壁下铺的三个女孩也认真的解释:“大姐,您儿子真的是自己摔倒,我们亲眼见到的。”

    话音刚落,中年妇女脸色涨红竟然把枪口对准了三个女孩破口大骂,三个女孩哪见过这种泼妇骂街的阵仗,当场就懵逼了,被骂得面红耳赤。

    韩飞也懒得理她,直接叫来了乘务员,乘务员又叫来了乘警,乘警也没废话一句:“那要不我们把监控调出来?”

    中年妇女立马怂了,骂骂咧咧的扯着孩子开始找床位,而且尴尬的是,她居然就在韩飞上铺。

    “唉,我这带着两个孩子,你们能不能帮我换个下铺?”

    对于中年妇女的要求,乘务员表示无能为力:“对不起,所有的下铺已经售完,没办法帮您更换,如果您有需要,可以跟乘客自行协商。”

    中年妇女还是不依不饶的纠缠,眼神还不时往韩飞身上瞄,显然是想乘务员帮她跟韩飞协商。

    结果乘务员就是不理她这茬,韩飞冷笑,如果中年妇女是个明理的,他换也就换了,不过现在嘛——想得美,这种人就得给她点教训,否则她还以为善良的人民群众好欺负呢。

    韩飞往后一靠,翘着二郎腿,打开手机跟编剧社哥几个聊了起来。

    没曾想,中间妇女见乘务员油盐不进又把主意打到了三个妹纸身上,三个妹纸一看就是在上大学的学生,没什么社会经验,也不懂怎么拒绝人,一时间竟然就僵在那儿了。

    韩飞伸了个懒腰,装作打了个哈欠:“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然后就听三个妹纸果然拒绝了她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