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五十章:平地抠饼。
    于是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学院里流传比较广的新闻就只有两个,一个是“韩飞他们又在XX教室排练了”,另一个则是“韩飞他们今天居然没去排练”。

    即便是许多心里发酸的同学也不得不承认,这帮家伙是真的苟,每天不是在一起排练,就是聚在一起讨论剧本,时间久了,也就没那么酸了,毕竟人家在干正事儿的时候,他们不是在谈恋爱,就是在上网打游戏。

    当然,也有同学准备排练新话剧,可是新话剧要真那么好排,市面上流行的就不会还是那些老牌话剧了,有些同学的想法倒是很不错,可惜排话剧是一个团队的事情,他们当中没有韩飞这样大家都信服的领队,难免会产生分歧,很快也就不了了之。

    最终上报到陶月华手里的依旧是一批老话剧,仅有韩飞的团队是排练的新话剧,“夏洛特烦恼”看到这个名字,陶月华脑海里就浮现出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大名鼎鼎的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

    “难道夏洛特是他的兄弟?这是部侦探话剧?”陶月华如是的想着。

    于是陶月华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准备去看看韩飞他们排练得怎么样了,到了练习室,发现门上挂着请勿打扰,想了想陶月华还是决定不打扰他们,可是里面不时传来的笑声,让陶月华有些疑惑,侦探剧有那么好笑吗?

    “哎,好的,放心,我们一定接待好。”吴院长挂掉电话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这次可不仅仅是人艺领导要来,几乎所有跟表演相关的艺校都派了代表来观摩,这可不是小事儿,要是没弄好,就是在所有同行面前名誉扫地。

    要说起来,也怪韩飞之前动静闹得太大,搞得其余院校都有些恐慌,毕竟影视圈机会就这么多,先机都被你们占了,以后他们的学生毕业之后怎么办?之前那么多届,后面的院校出来的学生虽然没有三大影视学院出色,可差距并不算太大。

    谁知道突然京影就冒出来一个韩飞,他一个人红也就算了,“一起同过窗”带火了那么多同学,这就很过分了。

    所以这次说是派代表来观摩,实则就是来挑刺儿的,关键吴院长还不能拒绝,这是教育部门领导直接委派的任务。

    吴院长也没闲着把所有表演系的班主任都叫到了一起,于是整个学院都炸了锅,当然,恐慌只是暂时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还是大多数,许多学生甚至觉得,这是一次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于是原本还在谈恋爱、打游戏的学生越来越少,练习室也越来越不够用,排练的热情高涨。

    弄得韩飞他们排练的场地也只能分出一部分时间给别的同学,大部分时间只能在室外排练。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有一个消息在学院学生中炸开,京城卫视要派驻一个摄制组在话剧公演当天进行拍摄,据说是为一个小剧场专栏补充素材。

    其实说起来,京城卫视这次也是来得巧,他们这个栏目主要还是倾向于相声这样传统的艺术形式,后来听圈内人说了最近京影有这么个活动,心里想着丰富一下素材,然后就跟京影申请了拍摄,没想到一下子就通过了。

    他们也是被允许之后才发现,原来名单里有一个节目是韩飞带队,演员阵容也都是“一起同过窗”的原班人马,这可是赚大了。

    这则消息可不仅仅是在京影学院里传开,其余学院的学生一个个貌似很羡慕,实则是真的很羡慕啊,即便是学表演专业的,好多毕业好几年都还在跑龙套呢,这可是直接上电视露脸的机会。

    随着气温逐步下降,也意味着这个学期正在悄然溜走,在经历过期末考试后,终于迎来了话剧公演的时刻。

    这次跟之前不一样,话剧公演的剧场安排在一家原本说相声的茶馆里,也没有发邀请,就在这剧场里,不限座位,来了有座就坐,没坐就站在一边儿,只要不站在走廊上妨碍进出就成。

    这就有点相声里“平地抠饼”的意思,有能耐把观众留住算你们能耐,要是剧场冷冷清清的,那就算垮了。

    “一定要玩儿这么大吗?”韩飞听了规则都有些冒冷汗,这次演出的可不只是他们大三的老油条,还有刚刚步入京影学院的师弟师妹呢,这么大压力,不怕他们原地爆炸吗?

    第一天,话剧公演正式开始,第一个上的就是大一的一个话剧团队,他们演出的是经典话剧【茶馆】。

    说实话,这种有历史厚度的经典话剧不太适合年轻人组成的话剧团队,别的不说,就那些老北京茶客一嘴的“京片子”就不是一半人能说出味道来的。

    茶座上原先坐了有一半人,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少,这对于舞台上的演员是致命的心理煎熬,好在这些大一新生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的,两个半小时的场子还真就撑下来了。

    “还不错。”其余几个艺校的代表也没有太过苛刻,都跟着鼓起了掌,平心而论,他们大一的学生也不一定能表现得比这个团队好。

    可是这些大一新生,心里其实满不是滋味的,眼看着观众一个个因为他们而走,这种无声用脚投票的行为,比当场骂他们一顿还要难受。

    基本上,当天四组演出的团队成绩都不太好,有一个团队直接在台上演不下去了,这就是小剧场的残酷性,观众哪怕是一分钱不花,舞台上演员演得不好,他们照样用脚投票。

    这也是为什么话剧在艺术圈子里地位高过其余艺术形式的原因,因为没有机会给你重来,观众跟你就几十公分的距离,他们的表情变化,台上演员都一清二楚。

    话剧舞台也不像是影视剧那样,表现不好重拍,一直拍到好为止,也不像演唱会,忘词儿了把话筒递给粉丝,或者卖个萌就能获得原谅。

    这里就是一分功夫一分收获,要想获得尊重,你就得拿出真功夫来,一点儿取巧的可能都没有。

    人艺领导看了一眼节目表:“哟呵,明天第一场就是他?那看来我明天可得来早点儿。”

    吴院长的笑容很苦涩,看来这面子能不能挣回来,还得看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