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两百八十三章:失去说我爱你的能力。
    章悦跟韩飞之间细微的变化并没有瞒过贾幼乾他们的眼睛,对此他们自然是乐得看见的,当然,嘴上的调侃肯定是少不了的。

    不过韩飞做都做了,也不怕别人说,而且男未娶女未嫁正常交往碍着谁了吗?

    章悦就更不用说了,以前韩飞还没接受她的时候,她不也一直被外界说管的太宽嘛,之前都不在乎,现在就更不在乎了。

    对于这两个没皮没脸的,蒋轻侯他们很快就失去了调侃的乐趣,渐渐的就不拿他们说事儿了。

    在外人眼里,倒是看不出什么来,反倒是觉得章悦对韩飞没那么上心了,心里还以为她抹不下面子,打了退堂鼓,不免为她可惜。

    其实在剧组的人看来,韩飞跟章悦一个郎才一个女貌,简直就是配一脸。

    “可惜了啊,这女人追男人就不要顾及面子,直接推到嘛,墨迹那么久,最后怎么样?没戏了吧?”

    章悦每每听到类似的闲言碎语表面上装着很生气,其实心里不知道怎么美呢。

    【云顶天宫】绝对是【盗墓笔记】三季来,难度最大的一部,为了最大程度的呈现原著,地宫全部都是100%比例还原,就连护城河里的行军俑都是真人比例。

    而且,为了显得更加真实,许多危险镜头都是运用一镜到底的方式拍摄,比如吴邪掉进护城河的镜头,按照原著吴邪是撞在铁链上有了缓冲才保住一条命,可实际上拍摄的时候,是要韩飞主动去撞那些铁链的,哪怕身上有威压保险,从那么高的位置跳下去还要按照规定的方位撞击铁链,最后摔在地上,韩飞也是摔得身上到处是伤。

    韩飞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成龙年轻时,干了那么多混蛋事,却依旧那么受尊敬的原因了,至少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人家是真的拿命在拼,十几米的高空往下跳,一般人还真是没那么大的勇气。

    相对于一些流量明星动不动拍戏的时候划破一个小口子还要拍照发在微博上,说什么伤口是男人的勋章,卧槽,那成龙那帮人岂不是身上都挂满了,挂不下了?

    当然,类似的镜头,肯定是要保留下来的,到时候当做花絮发出去,也能让粉丝感受到剧组所有成员的努力。

    不仅仅是韩飞,谢不臣他们也是一样,地宫原本就很复杂,再加上拍戏的地方跟昏暗,磕着绊着那都是难免的,最危险的一次是章悦差点威压没挂好,直接从宫殿梁上掉下来,好在当时一个武行反应快,给她当了垫背,要不然六米高的地方掉下来,不受内伤也得骨折。

    韩飞当时吓了一跳,把负责威压的剧务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也是他罕见的在剧组里骂人,当时把剧务吓得脸都白了。

    救了章悦的小武行也因祸得福,虽说在医院里住了好一个半月,不过出院之后直接就升了大武行,跟着武术指导混饭吃。

    “哎,你那么紧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事后,章悦躺在韩飞胸口,笑靥如花的问,韩飞白了她一眼:“少臭美,我不过是怕你摔出个好歹来,剧组停摆就麻烦了。”

    说完,胸口就挨了一记,章悦气哼哼道:“没良心的,对了,你好像从来没对我说过:我爱你。”

    “说什么?”

    “我爱你。”

    见到韩飞嘴角的坏笑,章悦这才反应过来,气得满屋子拿枕头追着他锤。

    其实,韩飞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这句话,可最终的结果都是悲剧收场,后来他渐渐懂了,男人一事无成的温柔在女人眼里是那么苍白无力,包括那句:我爱你。

    所以,从那以后,韩飞再也没有说过那三个字。

    “我给你唱首歌吧?”韩飞突然抱着章悦道。

    “好呀。”或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章悦的表情都还没切换回来,声音里却满是甜蜜。

    没有伴奏,也没有乐器,韩飞只能清了清嗓子。

    “曾经自己

    像浮萍一样无依

    对爱情莫名的恐惧

    但是天让我遇见了你”

    一首歌,韩飞唱到沙哑,章悦听到落泪,她心疼的抱着韩飞轻抚着他的后背,她不知道韩飞为什么会失去说出那句话的能力,但是她相信,自己可以帮他恢复。

    “大叔,你这首歌的感觉比你年纪还要老呢。”半晌,章悦才嬉笑着在韩飞胸口蹭了蹭,顺便把鼻涕眼泪都留在了上面。

    韩飞苦笑,可不是嘛,这首李宗盛的“我是真的爱你”,年龄还真快赶上他的岁数了。

    “这首歌,以后就是我的专属歌曲了,我可以原谅你跟别的女人上床,但是这首歌不许唱给其他女人听,知道吗?”章悦装作恶狠狠的道。

    韩飞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接触到章悦的眼神却选择了闭嘴,只能默默的抱着她轻轻点头。

    拍摄过程中不断出现的事故,其实是对剧组的检验,或许是之前的拍摄太过顺利,让剧组成员对于困难有些准备不足,不过随着时间的推进,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起来,就连章悦也很少再偷偷去韩飞房间。

    五月份,最后一组镜头是由“吴邪”望着混在阴兵当中“闷油瓶”捧着鬼玺震惊的特写。

    “咔~~~我宣布,【云顶天宫】正式杀青!”蒋轻侯的破锣嗓子在剧组成员耳中第一次如此悦耳。

    将近五个月,前所未有的高强度拍摄,简直让人抓狂,特别是在这种特殊环境当中,没有得心理疾病已经是内心强大了。

    “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今晚,我请大家吃全羊宴!”韩飞也难得露出笑脸,最后青铜巨门峡谷这段拍摄简直是要了老命。

    “韩总,万岁~~~”剧组的工作人员也释放着情绪。

    当天晚上还能自己爬回房间的很少,蒋轻侯作为导演自然是第一个被灌醉的,韩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转过天,迷迷糊糊的,韩飞就闻到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就,好像是塑料烧焦了,韩飞心下一惊,还以为着火了。

    “你,说这玩意是你做的早餐?”韩飞指着面前一团黑乎乎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