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四百八十二章:意外的离世。
    一万两千多张画稿,四千多张分镜头脚本,这些都是三个月来韩飞团队的成果,而影片的预算也远远超出了韩飞的预估。

    十八亿人民币,这还不算上宣传费用,以及很有可能超支的预算,当预算出来的那一刻,韩飞有点陷入挣扎。

    就算“我不是药神”的票房分成到账,也不够十八亿,无疑,如此高的制作成本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一时间,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韩飞做出决定。

    “拍,钱不是问题,我来想办法!”韩飞咬牙道。

    蒋轻侯等人都松了口气,事实上,当他们看到预算的金额时,着实吓了一大跳,无疑,这应该算是华语电影史上,制作成本最高的一部影片了。

    他们也知道韩飞目前的处境,可是这部影片对于他们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即便目前还只是前期的筹备,可他们已经被画稿与分镜头当中的世界所吸引,让他们现在放弃,又如何能甘心呢?

    好在,韩飞依旧是那个对于电影有着热切执着的韩飞,他并没有提削减预算,或者是放弃这个项目,而是选择了顶住压力。

    事实上,当韩飞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剧组所有人都会承受这份压力,十八亿的制作成本,这将是史无前例的巨作。

    超越了当时“流浪地球”的十亿,不说别的,单单这份制作成本透露出去,就足以让整个华夏影视圈震惊。

    终于在春节假期的前一天,“阿凡达”传来最新进度,当然对于这些数据,许多网友是不感兴趣的,真正让他们震惊的是,高达十八亿的制作费用。

    十八亿?还仅仅是制作费用?要是算上宣传费,那不是妥妥的上二十亿?

    一时间整个网络哗然,十八亿是个什么概念?之前“流浪地球”爆出十亿制作成本就足够让人震惊了,虽然最后流浪地球在内地电影市场,不仅收回成本,而且小赚了一笔,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赚多少,跟之前韩飞其他电影的投资收益比,其实是很低的。

    也就是后来在海外市场有所斩获,才弥补上这部分的缺憾,然而十八亿的制作成本,要在国内收回成本是相当困难的,票房起码要在五十亿以上才有可能。

    不少网友都表示这枚瓜实在是太大了,吃得太饱了,要是换个影视公司,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赤裸裸的炒作,然而,“飞鸟影视”的制作成本从来没有虚报过,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这无疑让不少观众直呼过瘾,“流浪地球”十亿制作成本的特效,就让人看的热血沸腾了,这次十八亿制作成本,特效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从当初“盗墓笔记”开始,“飞鸟影视”给网友们留下的印象就是舍得在特效方面投入,并且对特效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网友们对“阿凡达”的特效有所期待也是正常的。

    吃过这个瓜,大多数人就回家过春节了,虽然疫情让不少人甚至只是刚刚出来工作,不过毕竟春节对于华夏人的意义不一样,许多人还是选择回家过年。

    韩飞跟剧组去年是在酒店隔离过的春节,今年自然要回去陪陪家里人,当然,有些剧组正在拍摄期间,或者是为了年终奖自愿加班的也不在少数,都是看自己的选择。

    刚回到家,还没进门,韩贝贝就拿着一根小树枝在韩飞身上扫,韩飞一看是柚子叶,都气乐了,一把抢过来:“韩贝贝,我看你是皮痒了,我又不是坐牢回来,你拿这玩意给我去晦气?”

    韩贝贝自知理亏,一溜烟的躲到韩肖身后,还冲韩飞做鬼脸。

    韩肖见儿子回来了很高兴:“一大早,就听你妈念叨,总算是回来了。”

    董婕从厨房出来,一听就不乐意了:“我什么时候念叨了?明明就是你唠叨个不停。”

    好吧,又开始了,韩飞也乐得听他们拌嘴,怎么说呢?在纷扰的娱乐圈,总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知不觉的就让人跟这个社会脱节了。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艺人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当明星就可以享受特权的原因,因为他们身边一群人就是为他们服务的,享受惯了,突然回到现实世界,他们就会习惯性的认为自己就应该享受特权,然后被现实吊打。

    “去年让你回来,不回来.......”董婕最终还是没忍住搂着儿子眼圈泛红的埋怨。

    去年过年期间,疫情闹得最严重的时候,董婕几乎没有一天睡好觉的,总担心韩飞在外面不安全。

    韩飞好一阵安慰,这才让董婕的情绪平复下来。

    “哎,你脚收着点儿,还有没有个姑娘样儿。”韩飞坐在沙发上,突然有种:还是自家沙发坐着舒服的感觉。

    韩贝贝一双大长腿几乎把沙发沾满,韩飞忍不住吐槽。

    “哼,坏人,一回来就挤兑我。”韩贝贝撅嘴回了一句,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脚收了回去。

    韩飞一阵感慨,小丫头现在都变成大姑娘了,已经在上高中,怎么一下子就感觉自己老了呢?

    吃完饭的时候,董婕一直在给韩飞夹菜,仿佛是要把他去年没吃到的都补回来,弄得小丫头直呼:“这饭没法吃了。”

    董婕笑骂:“瞧你那样儿,好像平时多亏待你似的?再说了,你一姑娘家家的,得时刻注意减肥,瞧你最近放假好像又胖了。”

    好吧,亲妈吐槽最为致命,韩贝贝也只能愤愤的瞪了韩飞一眼。

    韩飞心里暗笑:小丫头,现在给我瞪眼,待会儿有你求我的时候。

    果然,吃过晚饭,韩贝贝开始了一年一度的例行公事:要红包,然而这次却遭到了韩飞的果断拒绝。

    “今年生意不好,没钱。”嗯,一个完美的借口。

    韩贝贝气坏了:“你,你要是不给,小心我把你跟亚男姐的事情......”

    好吧,小丫头,算你狠,韩飞也只能掏出一早就准备好的红包,韩贝贝一把抢过,然后头也不回的去数钱了。

    董婕一阵感慨,哎,姑娘大了,再想骗她的压岁钱,骗不到了。

    这边韩贝贝刚走没多久,李亚男就打来电话。

    “吃过饭了吗?”韩飞问。

    “嗯,你呢?”李亚男的声音有些低,估计也跟韩飞一样躲在房间里接电话。

    韩飞突然有些纳闷:“不对啊,咱们为什么要搞得跟地下工作者一样?”

    “那得问你。”李亚男哼哼道。

    .......

    除夕夜,韩飞还是有不少应酬电话要打的,虽说都是客套的问候,不过有时候还是很有必要的,起码能够让别人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

    当然,杨可欣跟章悦也打来了电话,不过她们似乎都在忙碌,说了没几句就挂断了。

    要说起来,这二位真是把女强人的基因发挥到了极致,一年到头几乎就没有休息了,就算是去年的疫情也没有让她们停下来,还接了不少网络连线的综艺。

    就在韩飞以为这个除夕夜马上就会平静的过去时,突然家里来了客人,没错,就是李亚男一家,李卫国专门来找韩肖打麻将。

    于是四个大人就凑了一桌麻将,然后就多了三个电灯泡,韩贝贝刷短视频的间隙还不免偷瞄韩飞跟李亚男几眼,嗯,眼神很暧昧。

    韩飞揪着韩贝贝的耳朵低声道:“做个买卖怎么样?”

    “那就看你出的价够不够让人心动了。”韩贝贝明摆着就是要敲竹杠了。

    “五百。”

    “一千!”

    “六百。”

    “.......”

    最终以七百成交,韩贝贝答应回房,韩飞跟李亚男再也不用承受她吃瓜群众般的暧昧目光。

    当然,如果韩贝贝不总以上厕所或者喝水的借口出来晃荡的话,这几百块钱花的还是值得的。

    表面上,韩飞跟李亚男坐得隔着老远,实际上手早就在两家家长看不到的位置牵到了一起。

    为此,李亚男还有些羞涩,挣扎了几下,最后实在拗不过,才认命的瞪了韩飞一眼。

    打了一阵子麻将,韩肖跟李卫国都表示腰不行了,不能久坐,然后就换了韩飞跟李亚男上场。他们俩弄了点熟食自斟自饮去了。

    李亚男不会打麻将,韩飞也是个水货,除了七小对,别的压根就不会胡牌,再加上丈母娘,呸,李亚男的妈妈手气好,韩飞点了一晚上炮。

    面对董婕郁闷的目光,韩飞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

    一直打到晚上十一点,最终以韩飞惨败而告终,神奇的是,李亚男这个纯新手居然是赢钱最多的。

    时隔多年,两家再度一起跨年,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当年。

    见四位家长谈话中始终没有自己,韩贝贝有点不开心,好像这个家她有点多余啊?

    面对韩贝贝的抱怨,众人一阵哄笑。

    李卫国就笑着安抚:“哎呀,李叔叔现在就是后悔啊,当初开放二胎没再要一个,不然现在都这么大了,多好啊。”

    还没等韩贝贝得意呢,董婕就笑着戳了戳她的额头:“哪里好了?为这丫头我糟了多少罪。”

    “哼。”韩贝贝表示自己很不开心,哄不好了的那种。

    一起看了最后一点春节晚会,李亚男一家也就回去休息了。

    一夜无话,结果,天还没亮,韩飞就被韩肖叫醒,爷爷,昨晚走了。

    一路上,韩肖跟丢了魂一样,韩飞车子还没停稳,他就跑下车一路奔向电梯。

    老爷子走得很突然,昨晚韩飞一家还给他打了电话,准备今天来看他的,结果第二天凌晨,奶奶就发现老爷子不行了,送来医院,没两个小时就说人已经走了。

    韩肖在老爷子病床前哭得像个孩子,小姑跟大伯在十点钟左右赶了回来。

    “老韩,先去吃点东西吧,我来替你守着。”灵堂前,韩飞对韩肖道。

    韩肖只是摇摇头,目光颓废,韩飞这才发现,他的头发根部一小半都已经白了,显然是自己染发的时候,没有弄好。

    不知不觉,父亲已经老了。

    小姑开始还算坚强,直到看着老爷子躺在冷冰冰的棺材里,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小姑的哭声立马影响了奶奶,立马整个家就乱了。

    老爷子的追悼会在三天后办理,毕竟大过年的,也不好让亲戚们来奔丧。

    丧礼是大伯操持的,作为家中长子,这也是他的责任跟义务,而且韩肖跟小姑的状态也实在不适合迎来送往。

    “节哀。”李卫国在灵前鞠躬后,拍了拍韩肖的肩膀。

    韩肖只是木然的点点头,仿佛灵魂都被抽离了。

    其实老爷子的突然离世带给韩飞的震撼也不小,就像一个小品当中的台词:人生在世,那是说没就没。

    老爷子的葬礼韩飞没有通知任何圈内人,不过依旧还是没有逃过娱乐记者的耳目。

    当天晚上,就有许多粉丝在韩飞的微博下方留言安慰,只不过,当时韩飞忙着葬礼的事情没有看见。

    当然,也有一部分影迷表示担忧,这个意外会不会打乱“阿凡达”的后续拍摄,毕竟这是一部制作费用十几亿的超级大片。

    而韩飞作为团队中的灵魂人物,他的作用不言而喻,假如他无法全心投入,“阿凡达”的质量会不会受到影响?

    虽然这个说法很快就被一些粉丝怒斥,这是往韩飞心口扎刀子,不过类似的观点也的确让许多影迷产生了不安。

    其实真正打乱韩飞思绪的,并不是老爷子的去世,而是韩肖的颓废。

    这个死要面子的中年男人,现在就跟一滩烂泥一样整天魂不守舍。

    “老韩,你特么的振作起来啊,生活还要继续,奶奶也需要人照顾,贝贝还在上高中,你不能垮啊!”韩飞摇晃着他的肩膀,吼道。

    韩肖突然抱着儿子大哭:“可是,我真的好累啊!”

    依稀记得张爱玲曾经说过: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老爷子对于韩肖来说,就是那个他可以依靠的人,现在,那个人没了。

    大哭一场后,韩肖终于重新振作起来,或许这就是男人,当你想要倒下的时候,发现原来身边还有那么多人把你当作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