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汉当更强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功亏一篑?
    来看一看善无城项庄这边的情况,在汉军李左车所部被包围在半天岭高地的期间,其实项庄一直都通过多条小路与马邑的守将聂争保持着密切联系,也在汉军主力大队抵达马邑的当天,就知道了项康亲自率领四十三万大军北上到了雁门郡境内的情况。

    收到这个消息,项庄在大喜之余当然不敢有任何的怠慢,马上就让早就已经进入戒备状态的善无守军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只不过项庄却没有想到汉匈决战会来得如此之快,才刚到了第三天的傍晚时,严密监视着匈奴主力动静的斥候就飞马来报,说是项康已经从马邑亲自率军北上,主动打响了汉匈决战的第一枪。

    “这么快就决战了?陛下这次动作好快啊!”

    吃惊之余,项庄更加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赶紧命令斥候加强探察,安排了数十匹快马轮流接力传递消息,让自己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就知道南面六十里外的半天岭战场最新变化,同时命令善无的所有守军将士武器不得离身,休息不得解甲,每人领取三天的干粮和马料,时刻准备出战,还未雨绸缪把供给友军追击的粮草都准备好了——虽然这个时候项庄还无法确定汉匈决战谁能取胜。

    再接着,还是在这些事情都安排好了以后,项庄才向帮助自己统领骑兵的汉将王翳问道:“王将军,前天我秘密交代给你的任何,你办得怎么样了?”

    “请将军放心,全办好了。”王翳马上回答道:“三百名精于骑射的神射手,其中有五十多个能说不少匈奴话,带队的楼烦将马雹不仅是个匈奴通,还曾经见过一次冒顿那个蛮夷。另外,匈奴军衣和伪造的匈奴兵腰牌也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发放给他们,还有浸过马钱子的毒箭,也给他们备足了。”

    “很好。”项庄一听大喜,忙吩咐道:“马上把衣服、腰牌和毒箭发给他们,让他们连夜出城,南下到牛皮沟一带改扮成匈奴蛮夷埋伏。半天岭大战我军如果取胜,匈奴蛮夷必然会走善无这条近路北逃,也肯定会经过牛皮沟附近,到时候让他们混进匈奴败兵的人群,想办法靠近冒顿的汗旗,用毒箭乱箭齐发,把冒顿蛮夷给我干掉!”

    “记住,叫我们的将士把衣服弄破弄脏,最好再弄些血在上面,一定要装成打了败仗的样子!还有,这件事情如果成功,他们每个人都有重赏,牺牲阵亡的,一律三倍抚恤!”

    王翳拱手答应,赶紧飞奔下去执行命令,安排汉军将士改扮成匈奴士卒出城埋伏。结果旁边帮着项庄统领步兵的项它听出不对,忙向项庄问道:“丘叔,怎么?你打算在战场上偷袭刺杀冒顿那个蛮夷?”

    “不是我,是广武君。”项庄微笑回答道:“广武君在临别时对我秘密交代,说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匈奴主力拖在马邑附近,为我们的主力在马邑附近和匈奴主力决战创造机会,又说只要他能够成功,我收到了决战打响的消息,就安排神射手改扮成匈奴蛮夷,埋伏在匈奴蛮夷北逃返回草原的必经之路上,然后乘乱混进匈奴蛮夷的败兵人群,用毒箭狙杀冒顿那条豺狼!”

    “能行吗?”项它有些担心的说道:“匈奴蛮夷都是骑兵,就算打了败仗也一定会有数量众多的匈奴败兵北逃,就靠三百骑兵偷袭冒顿蛮夷,是不是有点悬?”

    “放心,就算没有十成把握,也有六七成的希望。”项庄说道:“广武君还说过,只要我们决战取胜,他就会劝陛下全力追击,不给冒顿蛮夷在路上重整旗鼓的机会,再加上我们也肯定会出兵拦截匈奴败兵,把战场彻底搅乱,到时候我们的神射手就一定有机会偷袭冒顿蛮夷。这么做只要得手,我们至少在二十年以内就不用担心匈奴南犯了。”

    喜欢泼冷水唱反调的项它还是有些不放心,细一盘算后,项它还突然灵机一动,忙说道:“丘叔,要不这样吧,稳妥起见,我们最好再安排一个圈套暗杀冒顿那个蛮夷,让冒顿蛮夷躲得过第一个躲不过第二个。”

    “什么圈套?”项庄好奇问道。

    “匈奴蛮夷此前南犯,攻破了杀虎口以后,把那里的隘口夷为了平地,很明显是想留下一条退路预防万一。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安排一队步兵在那里建立营地,假装守卫杀虎口,然后……。”

    项它的话还没有说完,项庄就已经大摇其头,说道:“这么做太儿戏了,你敢保证是冒顿蛮夷第一个赶到杀虎口?只要有几十个匈奴败兵抢先到了杀虎口,发现了你留下的东西,就肯定不会放过,到时候你最多只能杀几个匈奴败兵,何必为了区区几个匈奴败兵分派兵力,耗费那么多手脚?”

    “不一定。”项它不服气的说道:“就算有匈奴败兵抢先逃到了那里,他们为了讨好冒顿蛮夷,也极有可能会忍耐着把那些东西留下,献给冒顿蛮夷。”

    “太儿戏了,不可能成功。”项庄还是摇头拒绝,又催促道:“快去督促我们的将士备战吧,别浪费时间了。”

    见项庄坚持不听,项它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乖乖的在项庄催促下离开指挥部,到汉军的步兵队伍中去监督备战,然而在这个期间,好不容易想出一个办法的项它却又不肯死心,仔细盘算了自己的计划详细步骤后,便干脆安排了自己的一个心腹卫士带队,背着项庄秘密派遣一百步兵出城,连夜赶往杀虎口去依计行事……

    …………

    来看看冒顿这边的情况,第一个率军北逃到了匈奴部民的营地附近后,冒顿除了立即下令疏散部民尽可能保全他们外,原本还打算就在这里收拢败兵,然后集群北逃。可是让冒顿没有想到的是,项康竟然会让自己带来的士兵就地骑上拉车而来的战马,直接发起了追击,远比冒顿预料更快的追击到了现场附近,还直接向着他的旗帜突击而来。

    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对冒顿来说无比宝贵,不愿与汉军骑兵缠斗浪费时间,又见自军的败兵人潮汹涌,混乱程度远在自己的想象之上,短时间内绝无可能收拢聚集,重新整队,冒顿也只好临时改变主意,提前让自己的卫士举着匈奴汗旗率领败兵北上奔逃,一口气逃出了二十来里停下脚步收拢败兵。

    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再度让冒顿意外,他在北面才聚拢去了几万残兵,也刚刚才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左贤王见了面,更多的匈奴骑兵就招来了灌婴和杨喜统领的汉军骑兵主力,全部能够骑在马上作战的汉军骑兵还利用武器优势,把必须勒住战马夹着马肚子才能作战的匈奴骑兵砍得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以少打多楞是把十几万匈奴骑兵杀得抱头鼠窜,占尽上风。

    见此情景,已经重新整理起了几万军队的冒顿大怒,下意识的想要挥师迎击,然而臧荼却死死的拉住了他,说道:“大汗,不要浪费时间了,暴汉军队的步兵大队肯定很快就能赶到,暴汉骑兵又全部能够骑在马上作战,就是在战场上兜圈子都能拖住我们,等暴汉军队的步兵大队赶到,我们肯定还要再吃大亏。”

    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冒顿一咬牙,还是大吼了一声,“继续北上,先把蛮子追兵甩开再说!”

    一切都被李左车料中,为了尽快甩开汉军追兵,冒顿果然没有来得及在北逃途中停下脚步好生整队,二十万以上的匈奴骑兵始终处于相当混乱的状况拼命北上,已经收到命令的汉军骑兵也一直追击不舍,又在石躺山一带再一次粉碎了冒顿试图收拢败兵的美梦,逼得冒顿一直都处于无法有效指挥军队的情况下一路北上。然而,李左车却漏算了一点……

    天色微明时,匈奴败兵的大队距离善无已经只剩下了十几里的路程,左右张望着来时自己南下时经过的道路,发现了这一点后,冒顿突然发现了危险临近,忙大喝道:“快,把本汗的旗帜收起来!没有本汗的亲自命令,不许再打!”

    “大汗,为什么?”旁边的左贤王奇怪问道:“没有了你的旗帜指引,我们的士卒很容易失散啊?”

    “旗帜再打下去,本汗的脑袋就危险了!”冒顿黑着脸说道:“天已经逐渐亮了,前面善无的蛮子守军收到消息,肯定会出兵拦截我们,看到我们的队伍大乱,善无的蛮子守军肯定会直接突袭本汗的王旗,我们现在又是人困马乏,如果抵挡不住,本汗的脑袋还不得被蛮子兵砍去当夜壶?”

    解释完了自己命令收旗的原因,冒顿又再次喝道:“快,收起本汗的王旗!你的王旗也给我收起来!”

    没有考虑到冒顿能够狡猾到这个程度这一点,也就导致了李左车这次派遣精锐偷袭狙杀冒顿的计划功亏一篑,当匈奴败兵的人潮败逃到牛皮沟附近时,假扮成匈奴士兵的三百汉军骑兵虽然成功混进了匈奴败兵的队伍,却在混乱如麻的匈奴败兵人潮中找不到冒顿的位置所在,只能是打着带有特殊标记的匈奴狼旗在人群中象没头苍蝇一样的乱窜,冒着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危险寻找冒顿……

    人潮过于混乱,汉军骑兵又没有走狗翔运,当然没能成功找到冒顿,只能是随着汹涌奔腾的匈奴败兵人潮一路溃逃到善无城下,结果项庄也果然统领着汉军步骑出击迎战,还迫不及待的睁大了双眼寻找冒顿的旗帜所在,结果发现这么做是徒劳无功后,项庄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大吼道:“冲上去,尽量干掉匈奴蛮夷!”

    不要说善无的汉军将士没有努力截杀,在这场阻击战中,无数的汉军将士成功捞到了首级斩获,刀砍矛捅斧劈,杀死杀伤了无数的匈奴士兵,然而匈奴骑兵实在是太多了,宛如海洋一样,几乎是在瞬间就淹没了总兵力不过万人的善无汉军,乘着善无将士努力杀敌的机会,吼叫着拍马从汉军将士身边冲锋而过,迅速消失在北面远处,不管汉军将士如何努力的砍杀拦截,都始终无法拦得住这么多的匈奴骑兵北逃。

    在这个期间,项庄、项它和王翳等人都一直努力睁大了眼睛,想要找到冒顿的旗帜所在实施突击,可是项庄等人一直看到的,却始终都是密密麻麻的匈奴败兵人群,还有无数无关痛痒的狼旗鹰旗,项庄和项它等人都急得哇哇大叫,可是又无可奈何,“冒顿那个蛮子那里去了?那里去了?不可能还在后面吧?”

    最后,还是在绝大部分的匈奴败兵人潮都冲过了汉军的阻击阵地后,王翳也带着汉军骑兵北上追击后,奉命狙击的楼烦将马雹才无可奈何的来到项庄和项它面前复命,说是他们也始终没有发现冒顿的旗帜,所以无法完成项庄交代的任务,项庄听了无奈,只能是奇怪说道:“怪事了,冒顿那个蛮夷究竟到那里去了?不可能已经被我们干掉了吧?不应该啊,如果他已经死了的话,不可能会有这么多匈奴骑兵聚在一起集群北逃啊?还有,怎么左贤王和右贤王的旗帜也没看到?”

    “报——!”

    这个时候,北面突然飞奔来了一匹快马,冲到项庄的面前抱拳奏道:“启禀项将军,王翳将军派小人禀报,匈奴蛮夷的大队越过了善无十几里后,冒顿蛮夷的白毛汗旗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军队里,直接向着杀虎口的方向去了。”

    听到这条奏报,项庄立即重重的一拍额头,懊恼叫道:“糟了,我们怎么忘了冒顿蛮夷会收起他的白毛汗旗?这下子麻烦了,错过了这个机会,让那条豺狼逃回了草原,我们以后再想灭掉匈奴就肯定更难了。”

    “丘叔,先别急。”旁边的项它突然开口,阴笑着说道:“丘叔你没听到吗?冒顿那个蛮夷,是往杀虎口那个方向逃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