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384【草木皆兵】
    宁王的大本营在南昌,历代经营近百年,早已将各方面渗透。

    生日宴会那天,在威逼利诱之下,江西左右布政使、左右参政、左右参议、正副按察使、都指挥使等官员,只能跪下齐呼万岁。

    不仅三司官员皆反,被宁王请来庆生的指挥使、指挥佥事、千户等武官,也全都跟着宁王造反。他们不造反都不行,反对的被当场砍死,不说话的扔进监狱,反正最后横竖都死路一条。

    王阳明这个江西巡抚,主要负责在赣南剿匪,因为那里的土匪最猖獗。

    还有一个江西巡抚叫孙燧,正德十年就开始巡抚江西。他发现宁王想要造反,多次写信告之朝廷,这些举报信要么被官员扣下,要么在途中被宁王派人截获。

    也因此,孙燧被江西官员架空,自感性命难保,便将妻儿送走,自己只带两个随从留下。他多次劝诫宁王迷途知返,结果身边被安插满宁王的人。他又联络按察副使许逵,以防御盗贼的名义,让许逵重兵把守九江,扼住宁王谋反出江西的必经之地。

    结果,孙燧和许逵两人,这次都被宁王请去庆生。

    他们不知道宁王啥时候造反,只能硬着头皮赴宴。在宁王宣布造反时,孙燧和许逵大声怒斥,被宁王当场砍了脑袋。

    九江防务由许逵一手布置,许逵一死,兵无战心,九江轻轻松松被宁王拿下。

    江面战船如织,来往商旅断绝。

    那些商船都被宁王扣押,全都改成了运兵船,并组建起一支长江流域最庞大的水师!

    宁王水师统领,唤作凌十一。

    又有两位水军大将,唤作吴十三、闵廿四。

    三人皆为鄱阳湖水匪,多年来一直劫掠商船。宁王负责给他们销赃,负责给他们提供官兵情报,但所抢财货必须分给宁王大半。

    宁王占领九江之后,三位水匪风光无限,拥有战船数百艘、运兵船上千条、小舢板不计其数。

    望着铺满江面的战船,宁王站在甲板上问:“李卿,朕的水师威武否?”

    “可比太祖之水师,”左丞相李士实奉承一句,立即说,“陛下当尽快东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长江重镇安庆、池州!”

    宁王点点头,又问身后的两位江湖术士:“卦象可吉利?”

    李自然说:“大吉!”

    李日芳谄媚道:“明日巳时,大利出征!”

    李自然、李日芳皆为术士,很早就跟随宁王,曾言南昌城东南有天子气。宁王立即创办阳春书院,把有天子气的地方占据,又把母亲葬在西山,因为术士说那里有龙穴。

    不仅如此,宁王还在丁家山建有庄园,庄园里全是江湖豪侠和盗贼。他们转为宁王打家劫舍,曾屠人满门数百口,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此刻,宁王听了两位术士之言,立即拍板道:“明日巳时,准时出兵!”

    “报!”

    一个探子举着令牌坐小船而来。

    待对方来到大舰之侧,宁王笑问:“有何消息?”

    探子比宁王更清醒,答道:“重要军情,不便当众说出。”

    宁王只能让探子上船,亲手接过南昌发来的密信,只看了一半便大惊失色。

    右丞相刘养正问:“陛下,南昌有事?”

    宁王立即屏退左右,慌张道:“王守仁在赣南传檄州县,说皇帝……嗯,说伪帝早知朕要起兵,已派十六万大军自各路直插南昌,还让江西各州县备好犒军粮草。这如何是好?要不,我们立即带兵回南昌,将各路敌军击破再说?南昌乃朕龙兴之地,不得有失。”

    刘养正虽然只是个举人,却也熟读兵书,劝道:“陛下,用兵之道,虚而实之。王守仁如此做派,肯定是虚张声势。若朝廷真有大军,怎会提前让我们知道?直接突袭南昌不是更有效吗?”

    “可是,真有大军怎办?”宁王忧心忡忡道,“你我家眷皆在南昌,万一南昌被攻下,军心必定大乱啊!”

    左丞相李士实一阵脑仁疼,只能耐心劝道:“陛下,南昌城高池深,我军又有重兵把守,便真有十六万敌军来攻打,一时间又怎么可能打得下来?当务之急,是要凭借水师之利,一举攻下安庆、池州两座重镇。届时,我军可进可退,能完全占据战场主动。”

    刘养正也说:“陛下,左丞相乃谋国之言,还请陛下三思。”

    宁王左思右想,咬牙说:“再分兵五千回南昌,必须保证老家不失,如此将士才能安心作战!”

    李士实和刘养正面面相觑,都感觉心累无比。

    宁王号称拥兵十万,加上民夫确实够数,但能打仗的有多少?

    谋士们想着直扑南京,本来就嫌兵力不足,宁王居然还要分兵回去守老巢!

    翌日,宁王分出五千兵马回南昌,自己亲率十万大军前往安庆。沿途的江边小县城,皆望风而降,如此顺利进军,让宁王生出俾睨天下的雄心壮志。

    来到安庆城下,见此城防备森严,宁王立即派人劝降。

    王渊早就推荐李充嗣督抚南直隶,李充嗣来到南京之后,便与南京兵部尚书乔宇商量对策。

    别看南直隶卫所众多,但朱棣登基之后便不再打仗,那些兵卒早就彻底废了,随便一查全是吃空饷的虚兵。当初刘六刘七之乱,只两三千残兵逃到南直隶,就能纵横各州县,可见这里的情况有多糟糕。

    李充嗣折腾好一阵,终于凑出些兵来。

    南京兵部尚书乔宇,统率南京兵马司(警察部队),又召集乡勇驻守南京。李充嗣自领一万“精兵”,移驻采石矶协防,又让都指挥使杨锐带兵驻守安庆。

    杨锐此刻趴在城头,说出早就背熟的台词:“宁蕃逆贼,陛下早就知道你的狼子野心,特令我在此等着你这狗贼来送命。你可知,大破蒙古小王子的十万边军,已自京师而来,旦夕可至安庆。宁蕃逆贼,你就等着受死吧!”

    十万边军要来?

    宁王惊疑不定,立即下令攻城。

    可临时拼凑起来的十万大军,其中还夹杂着无数匪贼和民夫,面对临江而建的安庆城毫无办法。

    连续攻打数日,宁王越打越心急,因为探子截获到更多信息。

    演戏演全套嘛,杨锐也在传令各州县,让地方官筹备十万边军的粮草,好像真有十万大军转眼便到的样子。

    紧接着,上游又传来消息,十万湖广大军正在沿江而下。

    这是王渊推荐魏英总督湖广,但湖广同样兵力空虚,原因并非承平日久,而是连续跟反贼打了好些年,地方卫所士兵死伤极为惨重。

    魏英好不容易召集到两万兵力,堵在蕲州防止宁王沿江而上。听说宁王跑去打安庆,他立即挥师东进,大肆宣称自己带领十万湖广兵马杀到。

    东边有十万边军要来,西边有十万湖广兵要来,老家南昌还有十六万官军将至……腹背受敌啊,宁王顿时慌得一匹。

    “陛下,截获到两封密信!”又有探子来报。

    宁王打开信件一看,顿时惊恐不已,这是王阳明写给他左右丞相的。

    王阳明在信上说,李士实、刘养正的书信,他前几天已经收到了,非常高兴二人能够迷途知返。又命令二人,诱骗宁王去攻打南京,那里有大军设伏只等宁王去送死。

    自己的左右丞相投敌了?

    宁王惊得一身冷汗,连忙把李士实、刘养正叫来试探:“李卿,刘卿,这安庆久攻不下,该如何是好?”

    李士实说:“既然安庆早有防备,那就直接坐船攻打南京!臣在伪朝廷做官多年,深知南直隶兵力空虚,安庆既然有重兵把手,南京那边必然兵员稀缺。别看南京城池更加高大,其实比安庆更好攻下。一旦占领南京,就等于拥有半壁江山,必然有无数士绅景从,我军也可趁机扩军征讨不从!”

    刘养正说:“左丞相此言甚妙,臣也建议绕开安庆,直接沿江而下攻打南京!”

    两人此时的建言,正好跟王阳明书信内容一模一样,听得宁王差点当场把左右丞相处死。

    宁王闭眼说:“容朕再考虑考虑,两位爱卿且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