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64【福山尾章】
    美国西海岸,特别是在加州,到处都有发现金矿!

    其中较大的两次,一次发现于洛杉矶附近,一次发现于南加州。但也就吸引到几百号淘金者,并没有引起轰动,主要因为那些地方遍布印第安人,而当时美国人在此定居的却不是很多。

    现在,土著们要带他们去的地方,正是引起全美轰动的淘金地点——萨克拉门托河与美利坚河的交汇处。

    向东北走了大概三日,大明探险队就在河边树林里,遇到第二个土著聚居地,并且这里的土著数量过千。

    两个聚居地的关系很好,虽然离得很近,却可以彼此互补。

    第一个土著聚居地,能获取石盐、野牛角。而第二个土著聚居地,特产精美陶器,以捕鱼、狩猎和采集野果为生,并且农业更加发达(靠河)。他们经常用石盐交换陶器,各自都不缺食物,繁衍到一定规模就分迁,根本用不着为了生存而打仗。

    而在河流的上游,还有更大的部落,第二个聚居地的土著就是从上游分迁过来的。

    这是北美洲西海岸最适合居住的地方,资源丰富,气候宜人,可谓天生福地。但正因为太富足,人类发展迟缓,甚至还没有进入奴隶制社会。

    打仗和天灾,是人类社会早期的进步源动力,偏偏这里没有战争和天灾!

    嗯,也有水患,但都属于季节性河水泛滥,洪灾退去之后的土地反而更加肥沃。

    两位土著首领交流之后,大部落立即搜集狗头金,当场跟朱海换取了两把铁斧,其族人又是一阵载歌载舞庆祝。

    为了交换更多铁斧,土著们集体出动,带着朱海前往河滩。

    此时的萨克拉门托河与美利坚河的交汇处,跟后世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因为上游没建水电站,更没有加州的北水南调工程,相对而言要狭窄得多,并且水流更加湍急。

    顺便一提,二战之后的美国,确实宛若人类灯塔,50年代就能搞北水南调工程。不但整治了北加州水患,还解决了南加州缺水问题。若换成21世纪的美国,如此庞大工程,估计投票就得投他个二三十年。

    在两河交汇的肥沃三角洲,朱海遇到了第三个土著聚居点,那里的部落人数竟有两三千,并且拥有大量种植蚕豆的农田。

    来到河口南岸,所有人眼睛都看直了。

    透过清澈的河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浅水区域竟然闪烁着点点金光。

    “金沙!”

    不知谁喊了一声,其余队员全部冲过去,朱海一时间竟然压制不住。

    李长柱脱鞋挽裤脚跳进水中,双手捧起一把沙子,肉眼可见掺杂着好几粒金沙。他咽口水说:“督公,比柔佛的金河更厉害,这里不是淘金,是捧金啊!”

    眼见越来越多队员下河,朱海呵斥道:“你们慌什么?都上来四处探查一遍!”

    一共两条河,南边那条金沙较少,而且越往上游就越难见到金子。但是北边那条河,简直让人发疯,大家网上走了好几里,居然到处都能看到金沙。

    于是,这两条河都有了中文名,叫做流金河(萨克拉门托河)与闪金河(美利坚河)。

    探寻了一整日,土著们都在找狗头金,居然不知道采集金沙。

    李广成心痒难耐,劝道:“督公,别再探了,快制些沙网淘金吧!”

    朱海指着正在寻找狗头金的土著,笑道:“我们这几十个人,能淘到多少金子?应该制作沙网,让土著帮忙淘金,再用各种铁器跟他们换!”

    “对啊,还是督公英明,咱们可以坐收其利!”李广成拍马屁说。

    可惜这里没有竹子,众人在河边四处搜寻,居然找到了成片的野生亚麻。生活在河边的土著,已经会用亚麻结绳织网了,可惜还不知道纺织麻布。

    朱海把三个土著首领喊来,当场让属下剥制麻皮,教他们编制简易筛子。然后拥有筛子去淘金,把讨来的金沙堆在一起,又在旁边放一把斧头表示可以交换。

    土著们欢欣鼓舞,纷纷学习编制筛子,然后跳进河里去淘金。

    而朱海则在阴阳师胡元的建议下,留下一半人监督淘金,另一半人探查更下游的河流。两河交汇流入一个大湖,探险队员们以为是湖,其实是海湾的内陆延伸,湖水属于含盐量偏高的淡水。

    继续往下,大湖收束,来到一个河谷地带。

    穿过河谷,便是宽阔的海湾。

    胡元手捧着指南针,在用刀子在地上画简易图:“督公,我们绕了一大个圈子,沿着岸边继续往西或西南走,很可能就会回到我们登岸的地方。下次再来,可以直接坐船往东北走,定然能够达到流金河与闪金河。”

    朱海大笑:“那就更方便了!”

    李广成突然说:“督公,我在两个土人村寨都观察过,他们并无什么厚实的御寒之物。既然他们不用御寒就能生存,那这里的冬天,可能也不像胡先生说的那么冷。”

    “怎么可能?”胡元反驳道,“冬天冷,夏天热,这是常识。此地夏天只有十多度,冬天必然奇冷无比。越往北越冷,越往南越热,我们应该赶在冬天之前向南进发。”

    “那可不一定。督公说,大地乃一圆球,”李广成笑着举起拳头,“此拳便是大地,大明在淡马锡(新加坡)之北,但把拳头一翻转,淡马锡岂不是在大明之北。你怎么能说,越往南越热,越往北越冷?”

    胡元顿时懵了,握着拳头冥思苦想。他并非物理学派弟子,只不过自行研究过物理书籍,这个问题明显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

    朱海笑道:“那便再等两个月,总不能土人能活,我们却被冻死吧?”

    两个月之后,按照胡元计算,已经是大明的深秋。

    温度确实下降了,但令胡元惊讶的是,温度居然只下降了几度,这跟大明和南洋都不一样啊。

    胡元在航海日志中写道:“福山(旧金山)之地,颇多怪异。盛夏时节,最高日温二十度;仲秋时节,最高日温十余度;及至隆冬,最冷时候也不下雪,气温必然在零度以上。如此异常,已非吾之学识能揣测,或许物理大宗师王侍郎可解矣。”

    航海队员的春节,是在福山妈祖湖度过的。

    在这几个月里,他们把周围三百里都探测了,足足遇到六个土著部落。闪金河更上游的部落,那里的土著比较凶悍,族众竟然多达好几千,想要仗着人多抢走他们的铁器。

    朱海果断下令开枪,当场打死十余人,这些土著一哄而散,已经他们是人间行走的神灵。

    同时,朱海又驾船往东北走,穿过一个海峡,再穿过一个河谷,就来到他们之前遇到的大湖,沿大湖往西便是闪金河与流金河。

    如此就来往非常方便,直接坐船去收金子,不用走凶险莫测的陆路。

    当大船驶到河口,那些土著都惊呆了,纷纷趴在岸边祭拜,甚至把朱海奉若神明。

    过了元宵节,船队终于南下,去寻找麦哲伦航线回国。

    而他们离开时,带走了八十多麻袋金子,那些麻袋本来是用来装食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