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77【王子复国记之二】
    亭可马里,后世被英国殖民,是日不落帝国在印度洋的重要军事基地。

    而在明代中期,它还在科提王朝统治下,是锡兰东北部的最大港口。许多不愿给葡萄牙交入港税的商贾,便前来此地补给,再向南绕过锡兰岛前往阿拉伯地区。

    甚至有印度商人,不顾葡萄牙禁令,悄悄绕过锡兰岛从事香料走私活动。

    葡萄牙殖民者对此非常愤怒,又因大明水师控制马六甲海峡,葡萄牙比历史上更大力度入侵锡兰岛——大明水师我干不过,还不能揍你们这些僧伽罗人?

    在巨舰大炮的关照下,康提国王被迫服软,允许葡萄牙人在亭可马里港修筑炮台,并参与该港口的税收活动。不但允许西方传教士在此传教,其中一位王子还受洗改信天主教,此事在康提王国引起强烈反对。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锡兰岛西南部,科特王国的一位王子,也被迫改信天主教,科伦坡港亦有葡萄牙人的炮台。

    港口之内,一群印度教徒,正在艰难的运送石料。

    这里本有一座印度教神庙(科内斯瓦勒姆神庙),两年前,葡萄牙人为了修筑要塞和炮台,便把神庙给强行拆掉,剩余的石料全部沉入海中。

    康提国王对此不闻不问,因为他是佛教国王,这座印度教神庙是以前的朱罗王朝所建。

    小小的亭可马里港,佛教为主流,印度教次之,还有部分绿教徒,现在又多了一个天主教。宗教矛盾非常激烈,佛教和印度教还能相安无事,其他两教则经常闹出各种麻烦。

    印度教徒们无力反抗拆庙,只有等葡萄牙人把神庙石料扔进海里之后,自发前往打捞,他们打算集资建一座小庙。

    “你听说了吗?一位有科特血脉的佛教王子,将会带着佛军来赶走红毛鬼。”

    “早就听说了。如果真有佛王子,希望他能早点来,这些红毛鬼太可恶了,最好能够全部杀干净!”

    “如果佛王子来了,我也要加入他的军队!”

    “……”

    风声是大明海商放出去的,当地华人首领暗中领钱,也悄悄的帮忙传播。

    这里华人数量不少,同时信奉佛教和妈祖。

    至于那些虔诚的印度教徒,也乐意见到佛王子到来。此港在数百年前,被印度教的泰米尔人统治,科特王朝(佛教)又将泰米尔人赶走,但并未下令禁止印度教传播,连那座印度教神庙也留着没拆。

    经过数百年的磨合,在面对天主教和绿教的时候,佛教徒和印度教徒竟亲如一家人。

    突然,一条葡萄牙舰船驶来,几个红毛鬼登岸之后,疯狂朝着刚建好的城堡跑去:“敌袭,敌袭,准备战斗!”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数十艘大明战舰扬帆而来,直接将亭可马里港封锁。

    葡萄牙守官前往交涉:“根据《马六甲协定》,贵方军舰,不得越过马六甲城。请立即离开亭可马里,否则我方将视为贵方撕毁协定!”

    一个锦衣海卫百户过来说:“僧伽罗国,本为大明藩属,而今四分五裂。当初僧伽罗内乱,王子亦留在大明境内,如今大明协助僧伽罗王子平定叛乱,与你们这些佛郎机人何干?”

    葡萄牙官员再次强调:“请贵方遵守《马六甲协定》,立即离开亭可马里!”

    锦衣海卫百户笑道:“我等此次前来,只为平定藩国内乱,与你们佛郎机人无关。所有佛郎机士兵,立即撤出亭可马里,否则难免会有误伤之事!”

    双方明显谈不拢,大明水师直接朝岸上开炮,葡萄牙炮台也开始还击。

    宁搏涛举着望远镜观看:“根据海商递送的情报,佛郎机炮台并不多,可在港口以北登陆,绕过去包围佛郎机人的城堡和炮台。”

    “你去吧。”满正笑道。

    宁搏涛立即带着两千火铳兵登岸,绕了大概三个小时,终于来到亭可马里城的背后。

    此城非常寒酸,只有一圈木栅栏,守军并非葡萄牙人,而是康提王朝的军队。

    世兰宗带着自己的王室卫队——十多个刚学会如何放铳的汉人家仆,来到城外用僧伽罗语大喊:“我是僧伽罗王子,我的祖父是王子世利巴交剌惹。康提王室的祖先参与弑君,全都是些乱臣贼子。这次我回来,带着大明皇帝封赐的国王金印,还带着百战百胜的佛军。我会再度统一锡兰岛,赶走异教之人,今后这里只有佛教和印度教存在!”

    说完,世兰宗退回去,几门小型佛郎机炮推出来,朝着简易的木制城墙开炮。

    康提王国守军吓得连忙退后,军官和士兵都在窃窃私语。

    世兰宗的祖先,乃僧伽罗国科特王朝统治者,并且是唯一统一过锡兰岛的王朝。即便已经过去数十年,但科特王朝的影响力依旧很大,甚至西边还有一个宣称正统的科特王国存在。

    “僧伽罗王子回来了!怎么办?”

    “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他才是僧伽罗王室正统。”

    “他还说要赶走异教之人,不如咱们跟着他打仗吧!”

    “他能复国吗?”

    “肯定能,他带着大明的佛军。”

    “……”

    只过了十多分钟,守将就被军官杀死,数百士兵出城迎接他们的王子。

    宁搏涛笑道:“你整编军队,全都听我号令。”

    世兰宗拱手道:“全凭宁将军做主。”

    世兰宗的王室卫队,瞬间从十多家仆,扩张到五百多人。他迅速接管城市,协助大明士卒,从海陆两方前后包围葡萄牙城堡和炮台。

    在行军过程中,大量印度教徒前来参军。

    由于康提国王是佛教徒,对佛教进行有力保护,但却顾不上印度教徒。于是葡萄牙人逮着印度教徒欺负,还拆毁印度教神庙修城堡,这里的印度教徒最具反抗精神,他们愿意帮着佛王子复国!

    世兰宗见状非常高兴,问道:“附近可有异教庙宇?”

    “有!”投诚军官立即响应。

    于是,世兰宗也不去攻打城堡了,带着刚刚收编的杂牌军,拆毁城内仅有的一座天主教堂。教堂内的传教士,也被愤怒的佛教徒和印度教徒杀死。

    接下来完全失控,世兰宗根本无法约束,那些杂牌军又去拆毁绿教寺庙,甚至发展到攻击平民的地步。

    世兰宗这次终于体会到乱军的可怕,慌忙去找宁搏涛:“宁将军,请借我一百士卒平息骚乱!”

    宁搏涛笑道:“拿去吧,打仗还得靠大明天兵。”

    世兰宗领着一百大明士卒,沿途放铳弹压,将那些趁火打劫的全部处死,这才迅速收束自己的杂牌部队。

    但这种弹压,让刚刚投诚的军官颇为不满。世兰宗又开始转移矛盾,带着部队去扫荡城内的绿教富商,抢来的财货自己分一半,剩下的全部分给麾下士卒,如此手段立即士气高昂。

    第二天,达伽马派来的舰船驶来,跟大明水师一番交涉,带走了城堡和炮台上的葡萄牙士兵,算是承认大明水师对亭可马里港的占领。

    没办法,葡萄牙人太少了,甚至都无法真正殖民锡兰岛。他们只能在西部支持一个王国,又在东部威胁一个王国建立殖民点,哪有本钱跟大明水师打大仗?

    达伽马虽然是个暴脾气,却也知道隐忍,不像前任总督那样莽着脑袋出兵。

    在大明水师的帮助下,世兰宗率领杂牌部队,迅速占领沿海的伊拉乌帕图和库士帕维里。所到之处,便是拆毁异教寺庙,杀死驱赶异教信徒,只保留佛教徒、印度教徒和妈祖的信徒。

    潜藏在康提王国的宗教矛盾被彻底引爆,佛教徒还稍微好些,印度教徒集体陷入疯狂。他们长期属于被打压的对象,这次终于有佛王子带他们翻身,各种箪食壶浆喜迎王师。

    整个锡兰岛,不到两个海南岛的大小,还被分裂为五个国家,每个王国能有多强?

    只半个月时间,世兰宗就吞掉康提王国四分之一的地盘,麾下的杂牌军队人数已经过万。由于其血脉正统性,还有大明水师相助,再加上岛内的宗教矛盾,一路就没遇到啥像样的抵抗。

    直到此时,康提国王才反应过来,慌忙调集军队前往镇压。

    双方大军在欣古拉克戈德相遇,康提军队约有一万八千人,但真正能打的只有两三千,而且以冷兵器为主,仅有一支五百左右的火器部队。世兰宗的军队有一万两千人,统兵大将是他从泉州带来的家仆,用乌合之众来形容都侮辱了“乌合之众”,但幸好有一千五百大明火铳兵相助。

    交战之前,世兰宗派人往对方军营射书,斥责康提国王的祖先参与谋杀僧伽罗王,并再次宣称自己的正统血脉,发誓要在锡兰岛禁止异教传播,只允许佛教、印度教和妈祖信仰。

    康提军队虽然识字率不高,但这封信的内容却迅速传播。军队中的泰米尔人(印度教徒)首先鼓噪起来,立即遭到将领的镇压,就这样自己跟自己打起来。

    世兰宗观察到敌方混乱,立即下令全军出击。

    一群乌合之众,阵型杂乱的冲过去。那位负责统军的家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指挥,他的能力极限也就指挥几十人啊!

    不过敌人更扯淡,军队内讧导致士气低迷,眼见世兰宗率兵冲过来,瞬间就有无数士兵逃跑。甚至还有一些僧伽罗人和泰米尔人士卒,反戈一击攻打国王的部队,世兰宗的军队竟然在战场上越打越多。

    大胜!

    大胜之后,是无尽混乱。

    世兰宗的杂牌部队,跟新投诚的部队,居然稀里糊涂打起来,指挥系统完全失控。

    世兰宗只能跑回来,对一直观战的宁搏涛说:“宁将军,请速速出兵弹压,小王实在压不住了!”

    宁搏涛哭笑不得,只能带兵收尾,一阵放铳想让乱军强行安定。

    然后,溃了……

    世兰宗的那些部队,在稀里糊涂的混乱当中,居然被大明友军给击溃。狼奔鼠突满地溃逃,就此造成此次决战最大的兵力损失,世兰宗哭着骑马四处追赶,好几天之后才勉强又聚集起上万士兵。

    世兰宗虽然政治手段还算高明,但打仗完全抓瞎。他胡乱整编一番部队,便率军直扑王城康提,打造器械莽着脑袋攻城。

    攻城之战,死伤无数,杂牌军士气降到谷底,很快就开始出现逃兵现象。

    而大明士卒,只在一旁看戏,时不时朝城墙打上几炮——傻逼才参与攻城呢。

    就在世兰宗近乎绝望之际,城门大开,康提贵族捆着国王出来,跪伏迎接他们的佛王子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