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80【无名异】
    县试、府试、道试,王策一路轻松过关,可惜距离案首还有些远,他的道试成绩是第六十七名。

    以王策现在的水平,便是回贵州参加乡试,都几乎没有一丁点可能考上举人。

    嗯,留在北京还有些希望,因为顺天府的录取名额非常多,而且考生实力远远不如江南!

    但如果王策想在顺天府考试,王渊就必须移籍过来。这种做法容易招人非议,杨慎的举人是回乡考的,王阳明的举人也是回乡考的,只有不要脸的无耻之徒,才会为了儿子考试选择移籍——其中牵扯到孝道,移籍有背离祖宗的嫌疑。

    五月。

    皇帝召见。

    朱厚照递来一件透明物事,笑道:“二郎且看,这是何物?”

    “水晶?”王渊疑惑道。

    朱厚照摇头:“不是。”

    “透明玻璃?”王渊顿时坐不住了。

    颜神镇是明代最大的药玉生产基地,即制造五颜六色的各种玻璃。

    在王渊制作出千里镜那年,朱厚照就命令颜神镇工匠研发透明玻璃。至今已有十三年时间,虽然陆续取得一些成果,但透明度都相对比较低。如今用于天文、军事和航海的千里镜,还是以磨制水晶为主。也就观赏球赛的千里镜,或者用于玩耍的时候,才使用玻璃制造。

    王渊帮不上忙,就算换他来搞,也不过胡乱添加东西进去碰运气。

    “怎么制成的?”王渊问道。

    朱厚照指着旁边跪伏的工匠:“你来讲。”

    那工匠说:“禀王侍郎,制玻璃时,添加‘无名异’即可透明,草民也是碰巧发现的。”

    无名异,中药材,又名土子、秃子、铁砂,是金疮药的主要成分。也可用于烹饪,煮螃蟹时放入,能够去除腥味。也用来炼制桐油,可收水气。也用来剪断灯芯,一碰灯芯就断。烧制陶器时,还可用来调色上色。

    反正,这是一种用途非常多的天然矿石。

    它后世的学名,叫做软锰矿,主要成分为二氧化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谁能想到炼制透明玻璃,居然还得添加中药材进去?

    上次炼钢,坩埚用的是画眉石。

    看来今后搞发明,若是无法取得进展,就胡乱放入中药材和化妆品,说不定又能收到什么奇效呢。

    王渊立刻下单,掏钱订购玻璃,颜神镇的工匠很快忙活起来。

    显微镜,有人做过,但很快放弃。

    物理学院的弟子们,玩透镜的都喜欢仰望星空,似乎对微观世界没啥兴趣。

    磨制显微镜的镜片,比磨制望远镜更精细。家里的工匠失败无数次,王渊终于制成一台60倍显微镜,这玩意儿观察真菌清清楚楚,一些体格大的细菌也能看到。但想观测诸如大肠杆菌之类的小布丁儿,显微镜的性能还得继续提升。

    “夫君,你又在捣鼓什么物事?”黄峨过来问。

    王渊笑道:“观察小东西,你自己来看吧。”

    黄峨在王渊的教导下,开始观察酵母菌。可惜显微镜倍数太低,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小颗粒,根本就没啥可欣赏的,那些菌体甚至都感觉不到在游动。

    估计,这就是物理学派的学生们,对微观世界没兴趣的原因所在——显微镜没个两三百倍,根本看不出那些“小虫子”是活物!

    还得继续打磨啊。

    王渊说道:“阿眉,交给你一个任务。”

    黄峨问:“什么任务?”

    王渊说道:“你也懂透镜原理,督促工匠磨制更精细的玻璃镜片,把度数放大几百倍观察小东西。”

    “什么小东西?”黄峨不解道。

    王渊说道:“佛观一钵水,四万八千虫。我就想看看,是不是真有四万八千虫。”

    黄峨哭笑不得:“你还真是无聊,竟寻这些开心。”

    王渊正色道:“用千里镜观月,可知月亮是坑洼圆球。用显微镜观水,为何不能观出有四万八千虫呢?如果不能,只能说明咱们的显微镜度数还不够。”

    黄峨默然沉思,良久点头:“夫君说得对!”

    于是乎,黄峨也不怎么写诗作词了,更不再给《物理学院》投小说,开始在家整日捣鼓显微镜。

    既然透明玻璃造出来,王渊就想着制作玻璃反光镜,但究竟该如何下手却抓瞎了。他回忆穿越以前的镜子,尝试贴上一层锡箔,可效果还不如铜镜呢。

    威尼斯已经出现玻璃镜,同样贴锡箔,但是还用了水银。

    这种镜子有毒,不管是制作者,还是日常使用者,或多或少都会中毒。在发明电解镀银法之前,都只能用水银造玻璃镜,物理学派明显还没开始接触电学。

    而让王渊来造镜子,就算试遍万千种方法,都绝对想不到用水银。因为他知道水银有毒,会刻意避开这玩意儿,因此永远找不到正确答案。

    又是一日黄昏,王渊用一百倍的新显微镜,胡乱观察着各种东西。

    “老爷,该用膳了。”绮云过来提醒。

    今晚轮到在香香房里过夜,那边早就备好了膳食。只因王渊一直泡在实验室,跟黄峨腻在一起,香香身为妾室不便叨扰。直至太阳即将落山,香香实在忍不住,便遣丫鬟过来催促。

    黄峨笑道:“夫君去吧,我也该唤素儿吃饭了。”

    王渊起身对绮云说:“走吧。”

    绮云即将年满十八岁,天然微卷的棕黑色头发,老长老长的睫毛,深灰色的眸子,浑身上下都彰显着异域风情。更难得的是,她身材好高啊,已经长到五尺七寸(1米78),大长腿再配上盈盈一握的纤腰,简直能把男人浑身迷酥了。

    “老爷来啦!”香香热情迎接,拉着王渊去就座。

    幼子王骥,已经两岁,因为混血原因,稍微有些跟汉人孩童不一样。

    这小子看到王渊来了,便跑过来抱腿,奶声奶气喊道:“爹爹,抱抱,抱抱!”

    王渊笑着把儿子抱起,问道:“学会数数没?”

    香香连忙说:“骥儿,快给爹爹数数。一过了是什么?”

    王骥喊道:“三!”

    香香提醒道:“二。”

    “嗯。”王骥含糊跟着念。

    香香笑道:“连起来数。”

    王骥说:“一、三、四、五……”

    “二”字发音困难,小孩子明显不愿念。

    不怎么好笑,王渊却逗得哈哈大笑。

    绮云已经取来二弦琴,自弹自跳自唱,用歌舞给王渊吃饭助兴。她和香香身为异族女子,远嫁北京又没别的本事,只能靠这些手段来固宠,而且床事也最放得开。

    在辽东的时候,夏婵和香香接连怀孕,王渊便顺势把绮云也收房了。

    吃喝完毕,绮云又服侍王渊洗澡,香香被孩子缠着走不开。

    这小子死活要跟妈妈睡,香香只能唱着歌儿慢慢哄。等孩子睡下,香香才悄悄来到绮云房中,红着脸加入进去玩三人游戏。

    也只有她们,愿意三人行,黄峨和宋灵儿都抹不开面子。

    揉着老腰一觉醒来,王渊告诫自己要节制,这俩属妖精的简直能吃人。

    用过早膳,王渊骑马前往皇城,照旧每天上午给太子授课。

    散讲之后,王渊被朱厚照喊去豹房,这皇帝见面就说:“二郎,准备出京,朕要去收复大宁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