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81【兵分两路】
    北征队伍当中,有两个人很纠结,一个是朵颜卫质子伯革,一个是泰宁卫质子把当孩。

    这两人在北京还算安分,他们不喜欢读书,也没法骑马练武,于是见天的跑去观看足球联赛,如今已经成为两个异族铁杆球迷。

    “陛下有何打算?”把当孩问。

    伯革说:“我怎知道?”

    把当孩叹气道:“我父亲太糊涂了,怎么能跟喀尔喀蒙古联姻?这是给大明出兵的借口啊!”

    伯革感慨道:“至少你父亲还活着,我父亲却是突然死了。”

    两人纯属倒霉催的,双双陷入尴尬境地。

    伯革的父亲花当,三个月前病逝,其死讯已经传到京城。朱厚照立即决定提前出兵,理由是平定朵颜卫叛乱,因为伯革的弟弟自封都督,根本不理会在北京当质子的伯革。

    至于泰宁卫,则是被喀尔喀蒙古打得不断南迁。为了部族生存,泰宁都督花大,将女儿嫁给阿尔楚的独子虎喇哈赤。泰宁卫质子把当孩,一下子变成达延汗的孙女婿。

    且不提两位质子的忐忑,正德二十年八月,朱厚照兵分两路北伐。

    朱厚照自领大军五万,其中包括京军、蓟镇、辽东军队,出喜峰口直取宽河(河北宽城县)。

    礼部左侍郎、蓟镇总督王渊,统兵一万三千,包括蓟镇、宣府军队,出古北口征讨小兴州(承德西南一带)。

    蓟镇总兵马永,因为是陆完提拔的,差点受陆完案牵连丢官。王渊当时出手保下,马永也不负重托,这几年一直在练兵,不但尽量恢复实际兵额,而且士兵素质能在大明排前三。

    九月中旬,五万大军陈兵宽河城下,天子大纛迎风飘扬。

    一个豹房蒙古勇士,纵马来到城外劝降:“逆贼阿札,弑父篡位,阻隔兄长,自立都督。今大明天子亲征,老都督花当次子伯革亦在,尔等还不赶快开城投降?”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朵颜都督花当,乃是自己病死,哪来的弑父篡位?

    不过嘛,花当长子已死,次子伯革应该袭位,三子阿札木里确实抢了哥哥的位子。

    朱厚照把质子伯革带来,立即让宽河守军人心浮动。

    宽河城是明初冯国胜所筑,当时一起修筑的,还有大宁、会州、富峪三城。

    此城三面环水,城虽不大,却易守难攻。

    这里的易守难攻,是对北边敌人而言。朱厚照率军从南面而来,正好是不临水那一面,明军只需堵着这面城墙,就能把蒙古守军包围,敌人想逃只能选择跳河或坐船。

    喊话之后,明军没有立即攻城,而是在山脚下扎营立寨,同时派遣部队去扫荡宽河以南百姓。

    这些百姓,有的是蒙古人,在河边草地驻牧。还有的是汉人,部分是被掳来的,部分是自己逃来的,他们靠给蒙古人种地为生。

    半耕半驻牧的蒙古人,早就失去战略机动性,不像北方草原上那些难以对付。

    “记得甄别汉人,”朱厚照嘱咐将领,“会说汉话的便是汉人,不会说汉话的便不是汉人,不管他祖宗是哪族!”

    众将立即领命,各自带着小股骑兵,沿着宽河进行扫荡。

    如此大半日,便抓来蒙古牧民千余,汉族农奴、佃户两千多人。宽河以南的草场、耕地,全部被明军临时占领,能打仗的蒙古人全缩到城里去了。

    翌日,三十门佛郎机野战炮,对着宽河南城门疯狂开炮。

    可惜野战炮威力太小,好半天都无法轰塌城墙,只把木制城门给轰出几个大洞。

    蒙古守军大骇,贵族纷纷弃城而逃,坐船渡河往北边去了。剩下没走的蒙古人,直接开城投降,迎接本该嗣位的质子伯革。

    没法打,此城的朵颜族人不多,撑死了能有两三千青壮,哪敢面对带着大炮的数万敌军?这是蒙古人的老传统,打不过立即开溜,寻找良机再杀回来,汉人大军总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

    一个朵颜贵族,但数百族人,跪迎朱厚照入城,麻着胆子问:“大明圣天子陛下,请问老都督之子伯革何在?”

    朱厚照早学会了蒙古语,笑着说:“伯革,过来吧。”

    伯革只能骑马过去,对那朵颜贵族说:“我是伯革。阿札木里弑父篡位,又胆敢自立为都督,谁归顺他就是乱臣贼子。”

    那朵颜贵族明知此话鬼扯,却义愤填膺道:“我早就看出阿札木里狼子野心,这次定要为老都督报仇!”

    朱厚照说:“伯革,这几百投降之人,就交给你来统领。”

    伯革连忙下马跪地:“臣不敢,请陛下亲领之。”

    朱厚照说:“那好,便归入萧参将麾下。”

    辽东参将萧滓,全程参与应州之战,跟着皇帝一起对付蒙古小王子。他现在虽然还是参将,但品级却提升了,地盘也变大了,整个辽东东路都属萧滓辖地,是仅次于辽东总兵、副总兵的实权人物。

    攻下宽河城之后,朱厚照立即渡河北征,同时把此城交给文官。

    此次出征,军事占领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移民实边。否则的话,汉人大军一旦撤走,那些朵颜卫的蒙古人又会回来。

    移民所需的物资,比打仗还多得多,文官们都快要炸了。

    幸好内库和国库银子够多,粮食不够可以商买,无数商贾这次闻风而动,都想在移民的事情上分一杯羹。

    朱厚照率兵过了宽河之后,发现沿途的蒙古人都跑光了,留下无数草场和耕地,田地里还有刚刚破土的绿油油麦苗。这些良田和麦苗,现在归大明所有,文官们立即分配民夫伺候庄稼。

    前方便是会州城(河北平泉市以南),城墙为正方形,每边长九百米,夯土而建,只有四门。

    城,是空的!

    只有少量蒙古和汉人百姓,朵颜卫青壮全部提前撤走。

    这次袁达也带了五百骑兵出征,就跟随在皇帝左右,他皱眉道:“陛下,朵颜卫这是在诱敌深入啊。”

    “有点意思。”朱厚照笑起来。

    数万大军北征,就喜欢蒙古人死守城池,那样逐个击破非常轻松。可朵颜卫居然主动收缩兵力,不在山间平地跟明军作战,似乎想聚集骑兵跟皇帝决战于大宁城。

    不管是之前的宽河城,还是眼前被撤空的会州城,都位于夹在群山之间的平地,非常不利于骑兵纵横奔袭。

    至于更远的大宁城,虽然地处燕山山脉东段边缘,但整体而言还是比较平坦的。

    这个刚刚自立的朵颜都督,看样子脑袋非常清醒,知道什么叫做扬长辟短。

    此时此刻,咱们的王侍郎,正在带兵扫荡小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