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486【龙城歼敌】
    阿札木里带着六千骑兵,一路钻山沟奔逃,有时甚至分兵逃窜。

    袁达直接被绕晕了,而且地形不熟,最后竟在群山之间迷路!

    也不算真的迷路,敌人分兵逃窜,袁达却不敢分兵追击。追着追着虽然失去方向,但好歹前面还有敌骑,只不过被带得偏离战场而已。

    而阿札木里,在甩开袁达之后,领五千骑兵斜插会州,誓要把明军主力全部吸引过去。

    这次北伐的明军骑兵,一部分在王渊麾下,一部分在袁达麾下。朱厚照的主力,只留下一些哨骑,以及五百豹房骑兵而已。若让阿札木里率五千骑,跟负责断粮的三千骑汇合,明军主力将完全丧失主动权,虽然打得过却跑不赢啊。

    幸好,辽东总兵王勋的万余大军,接到命令之后立即出发,在老哈河卫西南山谷跟阿札木里遇上。

    “这里怎会有敌人,明军究竟来了多少?”阿札木里快疯了。

    王勋也吓了一跳:“咱们背后怎还有敌军主力?”

    “结阵!”王勋大喊。

    “撤!”阿札木里气急败坏。

    根本没法打仗,此处山谷太窄,蒙古骑兵根本无法展开,阿札木里脑子生锈了才会强攻。

    王勋也不敢追,他的部队以步兵为主,还夹杂了许多辎重运输队。他可不敢带着仅有的千余骑,跑去追赶敌军骑兵主力,稍不注意就会被分割全歼。

    王勋派出哨骑观察身后敌人,随即下令加速行军,先赶去会州打通粮道要紧。

    阿札木里欲哭无泪,他的全骑兵队伍,确实拥有主动权,可以自由选择作战或撤离。可这里不是草原,而是该死的大山,此去会州的道路,被王勋的救援部队给挡住了。

    阿札木里若想绕道,至少得耽误七八天,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阿札木里一发狠? 老子既然不能去断粮? 那就直接去大明边境劫掠。你可以北伐,我也可以南征啊? 反正蓟镇和辽东大军都被调空了。

    阿札木里选择折道南下? 会州方面的三千断粮朵**兵,也在遭遇三面围堵之后? 被迫选择向南遁逃。

    王渊去草原抄了他们的大后方,这些家伙也去大明边境肆虐? 无非是换家而已。

    如此搞下去? 朱厚照不撤兵也得撤,总不能任由敌军入境折腾。而大明主力一撤,朵颜卫就算盘活全局,因为冬天已经快到了。

    阿札木里的战略很高明? 可惜算漏了王渊? 他怎想到居然有明军从北边绕来!

    首先是蓟镇边民遭殃,被朵**兵一阵烧杀抢掠。当地边军能打的,早就跟着皇帝北伐,剩下的弱旅只能守城,含恨目送敌人纵兵离开。

    好在阿札木里不愿多留? 只抢粮食和放火,害怕明军回师包夹? 不敢抢掠人口和牲畜。

    这家伙从蓟镇一直抢到辽东西路,钻空子越过长城前往营州。那里本该是王勋负责的战场? 可被皇帝调去救援粮道,阿札木里大摇大摆通过。

    ……

    王渊的收获? 让朱厚照欣喜若狂? 以为此战已经大获全胜。

    “二郎是朕的福星? 居然不费吹灰之力,便俘虏了朵颜卫数万部众!”朱厚照大笑道。

    王渊提醒说:“陛下,敌军主力去向不明,赵将军(袁达)也不知所踪。还得多加提防才是!”

    朱厚照信心满满道:“朵颜卫的部众都被俘虏了,他们只剩骑兵有什么用?那些骑兵若得知消息,必然军心涣散,说不定直接跑来投降。”

    王渊说道:“陛下,臣休整之后,打算带兵进山,搜寻敌军主力。”

    长途奔袭数千里,连续打仗两个月,王渊麾下的骑兵已经疲惫不堪。这一休整便是半个多月,王渊再次出征时,只能带八百骑兵离开——那减员的两百人,要么战死,要么生病。

    王渊离去数日之后,袁达派人回来给皇帝报信。他只干掉敌军数百骑,其余全部追丢了,如今正在继续寻找。

    又过数日,后方发来紧急消息。

    “什么,朵颜贼子去了蓟镇?”朱厚照气得一脚将谷大用踹翻。

    可怜谷大用一把老骨头,这次出征不知被踹多少脚,皇帝的满腔怒火全发在他身上了。

    谷大用哭丧着脸:“敌寇入境的有两股,一股从喜峰口杀进,应该是之前断粮的那些。还有一股从冷口杀进,估计是赵将军(袁达)追丢的主力。这些贼寇都剽掠如风,不能任由他们肆虐了,陛下还是赶快撤军吧。”

    朱厚照沉默不语。

    他终于知道,为啥朵颜卫实力不强,前面几任皇帝都不兴师讨伐了。除了需要他们做屏障,阻隔更北边的蒙古人,还有就是怕遇到现在的情况。

    若非王渊绕道草原,横扫朵颜卫大后方,又运气好俘获朵颜卫部众,那这次出兵简直失败透顶!

    你出兵再多有啥用?

    人家把部众往草原一撤,趁着你边境空虚,钻漏子跟你换家。到时候,你还得乖乖撤退,对方却可以扬长而去。

    一时间,朱厚照颓丧不已,慨然长叹:“每城留两千士卒驻守,其余大军,都撤了吧。”

    再不撤军,蓟镇和辽东西路边境,就要被朵颜卫搅翻天了。

    ……

    营州,旧称龙城。

    跟“但使龙城飞将在”的龙城无关,这里曾是鲜卑慕容的旧都,慕容氏迁都至此便改名龙城。

    明朝初年,设有营州四卫,但很快就荒废掉了。

    营州之地,刚开始被泰宁卫霸占,接着又被朵颜卫吞并。

    辽东总兵王勋,之前就一直在营州扫荡,此地的朵颜部落或死或逃或被俘。阿札木里去大明边境肆虐一番,便从辽东越过城墙来到营州休整。

    朱厚照郁闷,阿札木里更郁闷!

    如果没有王渊立下的大功,大明和朵颜卫将是双输局面。一个靡费无数,却毫无战果;一个被迫迁徙,骑兵转战各地,同样耗费老底,今冬必将冻死无数。

    阿札木里还不知道自己的部众被俘,坚信朱厚照必定撤兵。但他却高兴不起来,朵颜卫损失太大了,被压服的泰宁、福余两卫,必然趁机造反,甚至跑来抢夺他的牧场。

    阿札木里身边的骑兵,只剩下三千多人,回归途中又跑了许多!

    休整数日,阿札木里带兵回大宁,他感觉大宁城的明军应该已经撤走,这次回去就可以收复失地。

    刚走出二十余里,便撞见大明骑兵。

    并非凑巧,王渊在山中与袁达汇合,顺便从袁达那里分了点骑兵。他们不知阿札木里已经南下,便在靠会州的方向寻找,从王勋那里得知已经过时的情报。

    于是,二人又带兵往回赶,生怕敌军主力去打皇帝。

    结果大宁城没有发现敌踪,只能休整补给数日,又跑去山里寻找敌人。过了老哈河卫地界,地势豁然开朗,但依旧属于山间平地。

    有两条路可走,一条往东北去营州右卫故地,一条往西南去营州中卫故地。

    王渊和袁达立即分兵,各带三千骑追寻敌踪。

    王渊的运气是真好,袁达再次扑空,王渊却跟阿札木里迎头撞上。

    王渊手里的三千骑,有两千火枪京骑,一千边军骑兵。而阿札木里,此时只剩三千八百骑,但许多都是他的嫡系部众。

    “哈哈,找到了!”王渊大笑。

    阿札木里惊呼:“明军怎还没撤兵?”

    其实主力已经撤了,朱厚照正在路上无端发火呢。

    王渊对蒙古籍士兵说:“过去喊话。”

    那蒙古籍骑兵立即冲到阵前,扯开嗓门大喊:“阵斩达延汗的大明左侍郎王渊在此,全宁草原大小近百部落,已经被王侍郎扫荡一空。朵颜卫嫡系部众数万,也被王侍郎悉数俘获。识相的,就快快投降!”

    包括阿札木里在内,这些朵**兵全部呆立当场。

    王渊在阵斩蒙古小王子之后,凶名早就传遍所有蒙古部落。换成别人带兵,这番话或许不可信,但如果真是王渊领军突袭,那真有可能跑去全宁草原扫荡,接着再回兵俘虏朵颜卫部众。

    这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都督,降了吧。”亲卫劝谏说。

    他们背叛大明无数次,又投降大明无数次,早就已经习惯了。

    别人能降,阿札木里却不能降,他还有个哥哥在大明做质子呢。这家伙嘶声大喊:“你们跟着我,刚刚抢掠了大明边地,投降之后不怕被杀掉吗?兀良哈勇士们,都跟着我冲!”

    三千八百朵**兵,超过三千原地不动,只剩几百人跟着阿札木里冲锋。

    只要不是心存死志,那还冲个屁啊?族人都被抓了,就算他们能打赢,回去怎么繁衍后代,当一个操马的汉子吗?

    即便王渊没有撞上这些人,他们回去发现情况,大部分也会选择主动投降。

    面对冲过来的数百骑,两千火铳骑兵默默举起燧发枪,一千边镇骑兵也集体举起弓箭。

    这些家伙,就是来送死的,王渊可以成全他们。

    那几百朵**兵刚刚启动,身后的三千朵**兵,突然有人举起弓箭,朝着自己曾经的战友放箭。而且放箭的朵**兵越来越多,他们需要将功赎罪,帮助大明射杀乱臣贼子。

    前面是火枪和弓箭,后面还有弓箭,几百赴死的朵**兵瞬间死伤无数。

    有人莫名其妙又不想死了,纷纷朝侧方奔逃,然后下马跪地请降。

    等冲到王渊二十步远时,这些朵**兵已只剩百余人。

    就算如此,王渊都不愿硬拼,分散部队朝两翼躲避,并且边跑边放箭,不打算付出任何伤亡。

    咻!

    王渊一箭射出,阿札木里坠马而亡,跌落地上死不瞑目。

    至于那只断粮的朵**兵,如今还在大明边境肆虐。王渊可就管不着了,也不知道回逃向何方,估计会选择投奔泰宁卫。

    从始至终,在王渊眼里,这次北伐都不以军事为主。

    移民实边,才是重中之重。

    而且,王渊打算把刚收复的失地,当做一块试验田,用来进行大明军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