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24【八千阉人铁道工】
    李承勋快步走进王渊的办公室:“掌部,东安门外聚集八千自阉之人!”

    “关我礼部何事?”王渊懒得理会,“太监们如果不收,自有五城兵马司驱逐。”

    李承勋说:“宫中肯定收不下,去年刚收了三千阉人。五城兵马司便是能驱逐,恐怕也散而复聚,终究是要解决的。总不能,都杀了吧?”

    王渊问道:“内阁呢?”

    李承勋说:“内阁让五城兵马司驱逐。”

    王渊笑道:“李侍郎啊,你真会给自己揽事儿,便说打算如何处置吧。”

    李承勋说:“工部铁道司修建铁路,为了不惊扰百姓,没让顺天府征发徭役,想要招募灾民和流民做事。不如,就让这八千阉人,做那修建铁路的劳工吧。”

    “铁路修完了呢?”王渊问道。

    李承勋说:“铁路暂定修三条,碍于人力物力,不可能同时修建。修完第一条,继续让他们修第二条,掌部恐怕不会满足于这区区几条铁路,今后总有这些阉人的活干。”

    “哈哈,知我者,立卿也,”王渊大笑,“此事你去处理。”

    李承勋,字立卿,弘治六年进士。

    当初,王渊想让王阳明进京做户部尚书,王阳明写信说自己肺病复发,就推荐了南京刑部左侍郎李承勋。

    礼部左侍郎王瓒,转升工部尚书,李承勋便进京做了礼部左侍郎。

    又是一个能打的文官,当初林俊在江西剿匪,卸任不久就又闹兵变,叛军活捉江西参政赵士贤,杀死按察副使周宪。

    各路官军因此畏敌不前,时任南昌知府的李承勋,征召乡勇跟叛军打得有来有回。周宪兵败身亡,部队溃败,李承勋单骑来到战场,迅速收拢溃兵。判将王奇诈降,李承勋以诚相待,王奇遂心悦诚服,潜入叛军大营发展内应? 官军趁夜突袭大胜。

    这场叛乱? 其实是宁王暗中策划的,却被李承勋这个南昌知府平息。宁王愤怒不已? 勾结江西镇守太监黎安? 改了叛军首领的供词,将李承勋捉拿下狱。幸好当时燕忠执掌大理寺? 才将李承勋给保住——燕忠是金罍和常伦的伯乐,曾经提拔二人? 可惜积劳成疾病死了。

    王阳明在南京做吏部尚书? 李承勋在南京做刑部左侍郎,两人私交非常不错,李承勋甚至成了心学弟子。

    却说李承勋出了礼部,骑马直奔东安门? 那里早已交通堵塞。

    八千多自阉之人? 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各地,都是受灾过不下去的苦命人。他们选择挥刀自宫,熬过去细菌感染,没死的便前往京城,希望能被招进宫里做太监。

    可惜去年春天? 皇宫就招了三千个自阉者,哪里还有他们的差事?

    去年冬? 一万多阉人汇聚京城,他们互相并不认识? 只能三三两两乞讨为生,病死饿死之后只剩这八千多。眼见日子没发过了? 突然冒出一个阉人领袖杨春? 竟把这八千多人聚集起来到东安门外叩阙。

    东安门外的街道? 已经被阉人给堵死了,还有无数看热闹的群众。

    五城兵马司的士卒赶来,也只敢提刀捉枪在旁边警戒,生怕动武之后会酿成大乱。

    李承勋骑马奔至,大喊道:“闲人退散!”

    见来了一个大官,围观群众纷纷闪避,接着复又聚拢继续看热闹。

    李承勋都懒得下马,问道:“这里何人主事?”

    一个武官单膝跪地:“中城兵马司指挥韩耀,见过……”

    李承勋道:“我是礼部左侍郎李承勋。”

    韩耀连忙说:“见过李侍郎!”

    李承勋说:“没你的事了,且带兵回去值守吧。”

    韩耀犹豫道:“李侍郎,这些阉人众多,恐怕闹出乱子来。”

    李承勋懒得跟此人掰扯,喝问众阉:“谁是领头的?”

    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走出来:“杨春拜见李侍郎!”

    李承勋说:“带上这些人,都跟我出城去,自会给你们一口饭吃。”

    杨春能把八千多阉人聚在一起叩阙,自然是不好糊弄的:“敢问李侍郎有何安排?”

    李承勋说:“从今往后,你们就是工部铁道司的雇工,闲时有口粮,忙时有月粮和工钱。”

    杨春犹豫道:“草民读书少,请李侍郎不要诳我。”

    李承勋气得不行:“老子堂堂礼部左侍郎,诳你们作甚?这宫里去年才招了三千阉人,哪有你们的活路,老子不忍你们饿死才站出来。信与不信,你们自己掂量!”

    杨春立即跪拜:“多谢李侍郎恩德!”

    杨春一声令下,八千多阉人齐刷刷站起,其中有十多人负责组织协调,居然颇有秩序的结伴离开。

    李承勋慨叹道:“可惜你自阉了,否则倒有几分打仗的本事。”

    杨春苦笑,他本就是逃亡军户,这些本事都从军中学来的。

    历史上,这事儿也发生过。嘉靖皇帝觉得没面子,便把杨春及十多个领头者流放,剩下的阉人强行驱离京城,胆敢留下的直接抓起来论罪。

    八千多衣衫褴褛的自宫者,跟在李承勋身后,浩浩荡荡前往东郊。

    那里已经招募了千余流民,蒋信正在组织修建仓库,未来铁道司的物资都要存在此地。

    聂豹负责铁路占地的搬迁安置,目前正在跟各知县打交道。这事儿涉及许多士绅权贵,肯定是有人不愿意的,聂豹自有手段让他们服软。毕竟是心学归寂派的开派宗师之一,聂豹做知县就能修缮几万条水渠,做巡按御史直接干翻福建镇守太监和三司,还怕这京郊的劳什子权贵?

    徐阶负责后勤事务,包括采买石料、木料等各种物资。

    王教总揽一应文书工作,同时负责核对账目。

    王崇去了蓟州遵化,那里后世属于唐山管辖,此时是北方最大的冶铁基地(遵化铁厂),主要生产方式是用煤炭炒炼熟铁。王渊早就送去了炼钢之法,遵化铁厂却懒得改革,依旧按照老法子冶铁,只新建了几个炉子炼钢,炼出的钢材拿去铸炮,把朱厚照气得欲仙欲死。

    遵化铁厂归工部管辖,专门设有一个工部分司。

    王渊派了好几个人去整顿,一直都收效甚微,因为从上到下全烂了,铁厂巨大的利润牵扯到太多权贵。

    现在要修铁路,总不可能从浙江运钢材过来,王渊决定彻底把遵化铁厂搞定。这次,王崇是带着豹房士卒去的,谁敢乱来直接当场打死,混日子的蛀虫全部清理干净!

    王渊说只修三条铁路,但已经更改计划要修四条。

    首先修筑北京到遵化的铁路,遵化铁厂制造的铁轨,就近一路铺到北京。今后,遵化铁厂的钢铁,便能顺着铁路,源源不断运输到京城。

    并且,从京城前往大宁都司,这是要经过这条道的。从京城前往辽东,官道也要路过蓟州。一旦这条铁路建成,就能加强京城与大宁、辽东的联系,具备巨大的政治和军事作用。修建铁路的时候,也不用挑选地形路线,顺着官道修建即可,一路都还算比较平坦,全程三百多里而已。

    几位主管官员,还剩张璁和凌夏。

    张璁负责总揽全局,协调其他衙门,出什么事儿也由他顶着,他顶不住了再去找王渊。

    凌夏带着一帮物理门人,负责培训铁路工人,教导他们如何修筑铁路,并全程监工和引导。

    来到东郊工地,李承勋找到蒋信。

    蒋信非常惊讶,问道:“李侍郎,这些人都是?”

    “皆为自阉之人……”李承勋把事情大概解释一遍。

    蒋信顿时高兴道:“太好了,我这里正缺人手。先生(王渊)体恤百姓,不愿为建铁路征发民夫,现在又正值春耕,招募不到太多流民。你这八千多人,算是雪中送炭啊。”

    李承勋抱拳说:“皆为苦命人,希望蒋主事善待他们。”

    “那是自然,”蒋信笑道,“我也是心学弟子,知道良知为何物。”

    李承勋已经拜入王阳明门下,蒋信是从王阳明转投王渊的,两人算起来还是师兄弟。

    李承勋扫了一眼工地,惊讶道:“铁道司的库房,全部用三合土来建?”

    蒋信笑着解释:“不是打制三合土,他们正在和水泥,用水泥和砖修建库房。”

    王渊穿越之初,就自己捣鼓着烧水泥,无奈炉温始终不够,只能弄出来三合土。但炼钢时受到启发,可以使用助燃剂和助熔剂,王渊便让陆有珍带着门人继续研发。

    陆有珍,便是至真道士的俗家本名,这货搞出了尿液制火药的法子,使得大明的火药产量大增。他捣鼓了好几年,不断尝试水泥烧制之法,经过无数次改进,水泥已经可以民用了,但还不能拿去修筑堤坝。因为强度不够,害怕水泥堤坝会垮掉,反而是三合土非常适合造堤坝。

    修建工部铁道司库房,是水泥第一次民用实践。

    至于石灰厂,在千灵山那边,跟挖煤的地方相距不远,勉强也算挖朱厚照的祖坟了。但根据钦天监官员的说法,千灵山没有挨着大明龙脉,因此一直有官方石灰窑存在,并且归工部管辖。王渊大笔一挥,直接把几处石灰窑改建成水泥厂。

    有心腹执掌工部,就是这么省事儿,官方铁厂和石灰窑,全是工部的下属机构!

    李承勋在工地转了一圈,观察咋用水泥和砖砌房子,直至快到傍晚才意犹未尽离开。

    至于那八千多阉人,全部成为铁道司长期雇工,他们在吃第一顿饭之后就满足了。因为铁道司的红薯粥很稠,菜汤表面浮着大量的油腥子,这对他们来说绝对属于美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