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25【威风】
    城南球场。

    不管各地如何灾荒,不论百姓多么困苦,这里的足球联赛是越办越红火。

    即便朝廷三令五申,依旧无法禁绝赌球。若遇到关键比赛,勋贵富豪们往往一掷千金,甚至因为有假赛嫌疑,前后爆发了七次流血冲突。

    这天,安定伯张容正在观赏春季联赛,他足足押了一千两银子买广兴队获胜。

    “伯爷,不好了!”一个家奴压低身体跑来。

    因为球场太嘈杂听不清,张容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大声问道:“你说什么?”

    家奴贴到他耳边大喊:“咱家的庄田,要被工部铁道司强行收走!”

    “什么?”张容还是听不清。

    家奴急得不行,扯开嗓子狂吼:“咱家的庄田,要被铁道司收走!”

    张容这回总算听清楚,大怒而起:“他娘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正德初年,张太后的两个弟弟最威风,现在早就缩起脖子做人。自从张永担任掌印兼秉笔太监之后,张容又开始抖起来,便是公侯勋贵都不敢惹他。

    张容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但依旧宝刀未老,去年刚纳了十三岁的小妾。他对土地也贪得无厌,在京城东郊强占大片良田,被言官弹劾无数次都屁事儿没有。

    乘着马车飞快赶往东郊庄园,只见聂豹正在让人丈量土地,张容立即冲上去:“谁给你们的狗胆,都给本伯爷滚回去!”

    聂豹笑道:“工部铁道司主事聂豹,奉皇命征地修筑铁路。陛下给的狗胆!”

    “放屁!”

    张容怒气冲冲道:“陛下只是让你征地,没说让你征本伯爷的地。这京郊土地无数,你征谁的不行,偏偏来这里动手。一个小小工部主事,我看你是活腻了!”

    聂豹面不改色,对身边的一个七品官说:“秀夫,你来处理。”

    戚贤,字秀夫,少年时仰慕王阳明,但没有机会拜入门下。两年前,戚贤金榜题名,立即投身物理学派? 拜掌院王晹为师? 成为王渊的再传弟子。

    戚贤本来在定兴做知县,被王渊紧急调来大兴? 现在是新鲜出炉的大兴知县。

    “你来得正好!”

    戚贤冷笑一声? 喝令道:“安定伯张容,强占民田? 强抢民女,唆使家奴行凶杀人。来人啦? 给我绑了? 关进大牢好生审问!”

    “你敢!我兄长是张督公!”张容跳脚咆哮。

    聂豹不咸不淡道:“张督公忠君体国,怎会纵容家人行不法之事?安定伯,你可不要污蔑张督公,否则这官司得打到皇帝跟前。”

    张容退到家奴身后? 嚣张无比道:“我看谁敢动手!”

    聂豹不说话。

    戚贤挺直腰杆? 对手下衙役说:“抓人,胆敢拘捕者,格杀勿论。”

    那些衙役全是物理门人!

    物理学派当中,既有举人进士,又有落第秀才? 还有许多不具备功名的匠户、阴阳户子弟。由于王渊战功卓著,物理学派也尚武? 即便是掌院王晹,每天也要花一个小时锻炼身体。

    戚贤紧急调任大兴知县? 没有时间整顿县衙,干脆请了一帮同学临时充任衙役。

    明代的衙役属于贱职? 不能参加科举。但那得正规编册? 只要没编入役册? 谁管你参不参加科举?

    衙役制度早就败坏了,朱元璋规定衙役一年一换,后来又变成三年必须更换,就是为了防止衙役蒙蔽主官、勾连上下、为非作歹。但到了明中期谁管?别说三年一换,三十年的老吏都有!

    二十个充当县衙临时工的物理门人,齐刷刷抽出腰刀和火棍,竟然还快速结阵。

    张容嘶吼咆哮,指挥自己的家仆:“给爷打,打死勿论!”

    这里只是张容的其中一处庄园,早在聂豹丈量土地的时候,庄里的仆役就已经全部聚集阻拦。佃农没有掺和进来,但带着棍子的仆役有上百人,听到张容的命令,立即抄起棍子往上冲。

    物理弟子们的阵型,是王渊发明的。

    王渊自然听说过鸳鸯阵,但只知其名,不知道具体内容,只能自己瞎琢磨。

    比如眼前的阵型,有些类似鸳鸯阵的变种三才阵。二十个物理门人,五个人一小阵,四小阵又组合为一大阵。

    每个小阵,中间一人举长棍乱扫,目的是干扰敌人的注意力。侧后各一人举长棍,阻挡敌人的进攻。两边各一人挥舞腰刀,属于攻击主力。小阵五人,有攻有守有袭扰,四个小阵之间还互相策应。

    就这么二十人结阵前进,只接触的一瞬间,便杀得上百恶奴抱头鼠窜,当场就有十多人被砍翻。

    “杀……杀人了?”张容吓得浑身哆嗦。

    这厮不仅是安定伯,还挂着锦衣卫世袭指挥使头衔,见血之后却双腿发软站不稳。

    恶奴们全被打跑,只剩张容瘫软在地。

    两个物理弟子将张容拖过去,笑道:“县尊,犯人已经擒获!”

    戚贤说:“带回去,关进县衙大牢!”

    聂豹抱拳道:“有劳了。”

    戚贤回礼说:“忠君报国而已。”

    想要修筑从北京到遵化的铁路,还真绕不开张容的庄田,谁让这家伙在东郊占了那么多地。

    既然早晚是要得罪的,那就干脆得罪彻底。聂豹打算,把张容在东郊的数千亩,全部收归官府所有,没挡住铁路的那些地,就赔偿给其他需要拆迁的小民。如果有苦主存在,查实之后照赔,毕竟这些地都是张容抢来的,原主人估计还有不少活着。

    ……

    “督公,不好了!”一个小太监慌忙奔入。

    张永正躺在摇椅上,听心腹太监念奏章,帮着皇帝处理朝政大事。他皱眉斥责:“何事慌张?”

    小太监说:“安定伯被大兴知县抓入大牢了,东郊几千亩庄田也被工部铁道司收走。”

    张永居然没有发怒,沉默良久,突然叹息:“这是挡住了王二郎做事啊。”

    小太监问:“督公,该如何处置?”

    张永说道:“知会王尚书一声,就说我兄弟岁数大了,受不得牢狱之苦,且给个薄面放了吧。至于东郊的庄田,工部想要,便给工部,咱家也是忠君体国之人,断不会计较个人得失。”

    小太监愣了愣,连忙说:“是。”

    “去吧。”张永挥手。

    张永确实老了,走路都不利索,哪能继续争斗?他若不能在死之前,把王渊彻底给斗倒,那他死后王渊肯定报复,他的家人一个都别想有好下场。

    王渊那边也有分寸,只是把张容抓进大牢,虽然吓得惊魂不定,但并没有严刑拷打。因为一旦打出个好歹,就是跟张永撕破脸皮。

    此事震动京城,安定伯张容嚣张跋扈,竟被一个工部主事、一个七品知县给收拾了。

    在民间,聂豹和戚贤名声大振。

    在官场,文武百官对王二郎的威风,都有了全新认识。毕竟,司礼监掌印兼秉笔太监张永,一个可以隔绝内外的人物,居然不敢跟王渊正面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