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60【守灵者】
    八白室,又称八白宫,是成吉思汗和四位妻子的衣冠冢。

    八白室原有两处,一处在漠北的哈拉和林,一处在木纳山以南(包头附近)。

    漠北那处祭坛,被忽必烈搬到燕京(北京),这样才能合法迁都,遂改燕京为“大都”。包头那处祭坛,被朱元璋赶跑,又被鄂尔多斯部带回河套。

    什么是鄂尔多斯部?

    鄂尔多,即宫帐之意。

    鄂尔多斯,是守卫成吉思汗宫帐的部队,又演变为成吉思汗的守陵卫队!

    其构成有,黄金家族成员,成吉思汗亲卫的后代,成吉思汗九大爱将的后代。他们世代为成吉思汗守陵,人口变得越来越多,又有自己的草场和部队,于是就发展成了鄂尔多斯部。

    河套,是成吉思汗钦点的养老之地,他的祭祀衣冠冢必须搬回来!

    乃蛮查干鄂尔多斯,是如今唯一的八白室,后世简称“成陵”。

    这里有八座白色宫帐,里面供奉着成吉思汗和妻子们的灵位,供奉着成吉思汗的两把弯刀、弓箭、马具、神马、珍藏,还供奉了一只祭天所用的圣奶桶。

    整个草原的蒙古贵族们,都会抽空前来此地祭拜。

    包括蒙古大汗,也要来鄂尔多斯祭拜八白室,才能拥有最能服众的统治合法性。

    祭拜之时,不能带太多军队,也不得攻击祭拜之人。比如被朱厚照放回草原的达延汗之孙,继承汗位之后也来鄂尔多斯祭拜,他自立为汗的三叔还不敢趁机袭杀。当时的场面很诡异,一个拥兵自立的伪大汗,带着一个顺位继承的真大汗,气氛融洽的一起祭拜成吉思汗。

    八白室旁边,还有一些石头堆成的祭坛,那里是蒙古众神。有天神、路神、山神……诸多神灵,他们与成吉思汗合一,世代保佑着蒙古人。

    “锵!”

    俺答叩拜之后,站在八白室前,拔出弯刀大喊:“成吉思汗保佑!成吉思汗保佑!”

    “成吉思汗保佑!”

    “成吉思汗保佑!”

    “成吉思汗保佑!”

    团团围绕着八白室,有数万兵马和鄂尔多斯部众,状若疯狂的跟着俺答一起大喊。

    这些蒙古人非常恐怖,全都属于信仰狂热者。

    元末之时,鄂尔多斯还是一盘散沙,因为人员构成太复杂了。但明军追着成吉思汗的圣物一路跑,逼得这些守灵者紧紧抱团,数千人南征北战,只为守护八白室。

    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完成了万里大迁徙,行进路线如下:哈喇和林—鄂尔浑草原—杭爱山—阿尔泰山—伊犁—哈密—阿拉善草原—河套。

    几乎把北方草原都跑遍了,沿途遭遇过无数敌人,有胜利,也有失败,有兼并,也有失散。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变得亲密无间,远比其他部落更加团结。

    当八白室搬回河套,回到成吉思汗指定的安息之地,这个消息很快传遍所有蒙古部落。

    那些失散在各地的守灵者,纷纷离开现属部落,从四面八方赶来加入鄂尔多斯部。只要打出守灵者的招牌,没人敢扣留,没人敢阻拦,最终形成现在的鄂尔多斯部!

    他们入侵大明边境,或许只算普通蒙古骑兵的战力。

    可这次明军要来夺走河套,夺走成吉思汗的安息地,这些人全都炸了,士气一下子涨到1000%。

    周尚文打算奇袭的兀剌海部,直接举族出动。即便战马不够,许多少年和老人,也都纷纷拿起武器,一路步行前来参战。

    精良骑兵,整整三万!

    另有三万骑兵,由十四岁以下的少年、五十岁以上的老人组成。

    他们是鄂尔多斯,是成吉思汗的守灵者。

    俺答跨上战马,六万骑兵呼啸向东,前去迎击王渊的主力部队。

    王渊统率五万正兵、六万辅兵,沿窟野河往西北而行。半路折向,追溯支流而走,直奔成吉思汗的衣冠陵八白室。

    八白室是白色的帐篷,可以用马车拉走。

    俺答下令出兵的同时,也让部众和八白室一起搬迁,全部越过黄河躲到土默特部的地盘。他如果打赢了,部众和八白室可以回来;他如果打输了,也可带着剩余军队,前去跟部众汇合。

    “副汗,副汗!”

    一个信使疯狂奔来,追上刚刚出发的俺答。

    俺答问道:“老把都呢?催了好几天,怎还不带兵来汇合?”

    信使打马走近,低声说:“老把都战死了,板升城被明军攻下。土默特部撤到了妥妥城,他们只剩几千骑兵,要防备明军从东边进攻,无法赶来支援我们。”

    “老把都这个蠢货!”俺答大怒。

    早在两天前,俺答就收到土默特部的求救信息,但报信之人说得稀里糊涂,根本讲不清楚有多少人袭击土默特部。

    正常情况之下,土默特部可以召集骑兵两万,怎么可能被明军的偏师击败?

    但谁又能料到,袁达进兵速度太快了,一人双马直取土默特老窝,三百里的距离转瞬便至。

    分散于各草场的部众,根本来不及反应。袁达都冲到土默川河边,老把都也只聚兵八千多,还被引诱到山里给击毙。

    这八千多骑兵,有两千多逃去永谢布部,有三四千溃散于荒野,估计回到了各自草场。

    土默特部的构成也极其复杂,而且远远不如鄂尔多斯部团结。万户老把都一死,又接连吃败仗,许多小部族不愿出兵,有些已经出兵的也原路返回,导致现在妥妥城只汇集了几千骑兵。

    俺答派人去传令:“让部众护送八白室,越过黄河到妥妥城,与土默特部汇合。土默特部的几千残兵,不要出动出击,守城等待我的命令!”

    妥妥城,是明军修筑的东胜左卫城。

    虽是土城,却宽阔高大,还有护城河与瓮城存在,没有攻城器械根本别想打下。

    “副汗!”又有信使来报。

    俺答说:“讲。”

    信使道:“在东北边发现明军骑兵,数量大概三千左右。”

    这是奔着鄂尔多斯的老弱部众而去,说不定还想绕后捅菊花,趁机截杀八白室的护陵人员。

    俺答想了想:“分五千骑兵回去,护送部众和八白室渡河。”

    俺答又召集各部首领,训话道:“上次在大同吃了败仗,我的哥哥也战死了。我反思了那次失败,失败的原因,是明军的火器厉害,明军的车阵又挡住了骑兵冲锋。如果这次想胜利,就必须出其不意,骑兵以最快的速度冲锋,在明军结成车阵以前,不计伤亡的冲乱他们阵型。不要害怕火器,五万多骑兵,从四面一起冲,那些火器能打死几个?”

    “为了成吉思汗,为了八白室,我们不怕死!”

    “对,我们的祖先,带着八白室迁徙万里,总算回到成吉思汗的安息地。就算是战死,也不会让汉人夺走!”

    “副汗,请让我部来打头阵!”

    “我部的青壮就算死一半,也会把明军阵型给冲溃!”

    “……”

    俺答非常欣慰,将士用命,数万骑兵冲锋,明军的火器怎挡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