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561【迂回】
    窟野河是黄河支流,三分之二在长城以北,三分之一在长城以南。

    越过长城之后,地势愈发平坦,非常适合大规模骑兵作战。

    但是,俺答没有急着进攻,只要明军继续往前走,就会遇到好几条窟野河的支流。现在又是涨水期,蒙古人只需放出足够哨骑,总能找到半渡而击的机会。

    “哈哈,果真是汉人皇帝的龙旗,”俺答终于打听到确切消息,对各部首领说,“前方是汉人皇帝来了,这回咱们学学瓦剌,再给汉人来个土木堡。”

    一个部落首领笑道:“难怪好几天了,汉人大军只走几十里路。有他们的皇帝在,文官想必也多,这能走得快吗?”

    俺答握着刀柄,咬牙道:“我这次要为爷爷(达延汗)报仇!”

    “副汗,要不分出几千骑兵,试试趁夜偷袭怎样?”另一个部落首领问。

    俺答仔细思索,说道:“再埋伏一万骑兵,就算夜袭失败,也可以把明军引诱出来,说不定就杀得他们全军溃散了。”

    整兵进发,没走多远,突然有哨骑奔回报信:“副汗,明军撤了。”

    “怎么就退了?快快再探!”俺答眉头紧皱。

    第二天,俺答再次等到军情,明军一退六十里,已经接近神木堡和长城了。

    怎么就退了呢?

    俺答总感觉不对劲,召集各部首领开会。

    众人议论纷纷,突然有人说:“前方的明军,会不会只是疑兵,他们真正的主力去了北边。”

    俺答摇头说:“不会,北边的情况已经探明。突袭土默特部的明军,只有三四千骑,老把都倒霉阵亡,土默特骑兵才溃散,否则明军根本打不下板升城。绕向我们后路的,也只有三四千骑,我派了五千骑护送部众和八白室,不会有任何危险。这两只明军部队,都是以袭扰为主,真正的敌方主力就在前面。”

    “那他们为何突然撤退?”

    “可能是想继续增兵,怕人少了打不过咱们。”

    “要追过去吗?”

    “不能追,现在追敌的话,会把他们吓回长城。”

    “……”

    各部首领,你一言,我一语,认真讨论着军情。

    俺答越想越不对劲,突然拍板道:“派五千骑北上,增兵护送部众和八白室。一旦发现明军主力,立即撤回城里(东胜右卫城,鄂尔多斯部主城)。”

    又是半天过去,北方一骑狂奔而来:“副汗,妥妥城被围,明军主力在妥妥城(东胜左卫城,土默特部城池)!”

    “明军主力在妥妥城?”

    俺答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他居然被敌军戏耍了七八天!

    ……

    延绥总兵刘奋、副总兵梁震,在沿途扫荡小部落之后,终于来到窟野河边与主力汇合。

    只见河边大营,遮天蔽日全是旗帜,皇帝的大纛和龙旗也插在营中。

    两人靠着主力大营扎营,接着又去面见主帅王渊。

    一路走去,梁震说道:“不对啊,咱们都从南边来了,王尚书的主力怎么还在这里?”

    刘奋说:“可能是等着我们过来汇合,我南路军有正兵一万、辅兵一万余,平添两万多人更有把握打胜仗。”

    梁震摇头道:“我反复推演过王尚书的历次征战,这不像是他的打仗风格。”

    “别想那么多,见到王尚书便知道了。”刘奋说。

    二人很快被带到主帅大帐,一走进去更加诡异。哪有什么主帅啊,坐主位的居然是个太监,两边分别坐着大同边将和腾骧四卫将领。

    太监朱洪笑道:“两位将军请坐。”

    梁震下意识问:“王尚书呢?”

    朱洪摇头回答:“不知。”

    “不知?”刘奋也惊讶无比。

    朱洪说道:“咱家虽是陛下派来的监军,可王尚书打仗,要监军有何用?王尚书把一万正兵步卒、两万辅兵和数百哨骑交给我,让我每天只行军十里,一路多打旗帜号称三十万,行军七日便立即退回长城边上。至于王尚书去哪了,咱家真不知道,也不敢去问。他是从偏头关北上的,出兵的地方都跟我不一样。”

    这是把负责监军的太监,扛龙旗的腾骧四卫,还有大同边将们,全都扔在窟野河边做诱饵啊。

    不仅蒙古人被骗了,各路友军也被骗了,就连监军太监都不知主力去向。

    主力会去哪儿?

    往西北可去攻打东胜右卫城,那里是鄂尔多斯部的地盘,打下此城之后,鄂尔多斯部再无城池可守。

    沿黄河往北,可攻打东胜左卫城,直接切断鄂尔多斯与土默特部的练习,同时截断鄂尔多斯部北逃的主要渡口。

    王渊根本没有想过,前往八白室与敌军决战,而是率领主力直插敌军后路。

    梁震佩服的同时,又苦笑不得:“督公,那我们的南路军,也一起在这里当诱饵?”

    朱洪说道:“我也不晓得,反正几百哨骑撒出去了,见势不妙我就退回长城。”

    又过一日,哨骑来报:“督公,蒙古主力撤了,连斥候都撤了。我方斥候走了几十里,一个蒙古哨骑都没见着,可能是王尚书的主力已经被发现。”

    朱洪松了口气:“蒙古人撤了便好,咱家也算完成任务,这便全军回到长城以内。”

    梁震离席跪地:“请督公立即进兵,与王尚书南北夹击敌军!”

    朱洪摆手道:“梁将军别害我,咱手里全是疑兵,万一遇到蒙古人回击,怕是刚接敌就全军溃散了。”

    梁震说道:“南路一万正兵,督公也有一万正兵,我们加起来还有上千骑兵,另有三万多辅兵。如此数万兵马,只要一路小心,结阵自守绰绰有余。督公,退回长城以内,能分到多少战功?若能夹击蒙古人,又是何等大功?督公不愿立功呼?”

    大同总兵李瑾,也离席跪地道:“请督公立即发兵,大同将士誓死追随!”

    朱洪眼珠子一转,问腾骧四卫将领:“你们呢?”

    这些家伙主要充当仪仗队,此次北伐专门负责扛龙旗,从爷爷辈儿就没见过血,哪里敢跑出去跟蒙古人打仗?朱洪一问,他们齐刷刷摇头。

    朱洪对梁震、李瑾说道:“那你们便去吧,咱家带腾骧四卫回神木堡,毕竟天子旗仗也得好生保护。”

    “多谢督公!”

    梁震、李瑾对视一眼,彼此视线里全是急于立功的热切。

    其实,他们北不北上无所谓,王渊都可以关门打狗。只不过嘛,他们如果选择北上,就能让王渊打得更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