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27【乡绅帮着搞人口普查】
    一条鞭法,首先在山东全省试行。

    桂萼拿到那本改革册子,顿时惊讶无比,王渊把他的一条鞭法给改了!

    “为何要定额不变?时间越久,便越僵化!”桂萼皱眉道。

    史道仔细思考:“见山公(桂萼),你制定这一条鞭法,有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虽然能绕开里甲长、粮长对小民的盘剥,却将征管权集中于州县,且州县官还能自行制定税额。这会带来什么结果?”

    桂萼说道:“州县官每年制定额度,是根据田亩、人口和灾异情况测算出来,又不是能够随意加征。”

    史道摇头:“见山公此举,只可防君子,不能防小人。赋役征管大权,集中于州县长官,且能每年自定额度。这样一来,督抚和御史稍微监管不力,州县官就可做两套账。一套低税额给朝廷看,一套高税额给自己看。实际税额定得越高,州县官就捞得越多!”

    桂萼目瞪口呆。

    这是张居正变法的致命伤,都不需要政敌来反攻倒算,所有州县官员都是破坏改革的急先锋。

    如此施政,等于全国的州县官员,明面上是一条鞭法的疯狂拥护者,暗地里是一条鞭法的疯狂破坏者。他们必须拥护一条鞭法,这样才能捞得更多;他们想要捞得更多,又必须暗中破坏一条鞭法。

    王渊一眼就看出其中漏洞,直接搞出定额征收,不给州县官加征的权利。这样一来,州县官虽然不会拥戴变法,却也不会故意破坏变法。

    桂萼继续往下看,表情越来越凝重,最终叹息道:“王相果然有气魄,吾难望其项背矣。”

    史道也唏嘘道:“此法更难推行了。”

    桂萼、张居正的一条鞭法,难以针对大地主,只靠增加纳税人来平摊。越往后面,小民愈发艰难,真的只是个救时之法,顶多能起到三五十年的作用。

    王渊自称只定“百年之法”,却尽量保持更长久的有效性,他在“一条鞭法”当中加入了弱化版的“摊丁入亩”。

    即在分摊赋役时,不按人头来平摊,田产拥有更高权重。用实际丈量出的田亩,乘以一定系数,再结合黄册人口进行分摊赋役。

    这等于保留人头税的同时,又摊了一部分人头税在田产里面。地主拥有的田产越多,每年分摊的人头税就越多,但也没有完全取消小民的人头税。

    桂萼仔细思索道:“如此做法,恐怕地主会转嫁赋役到佃户头上。”

    “肯定会的,”史道点头说,“但世上没有万全之法。”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地主肯定不会甘心分摊人头税,但又无法违抗官府政令。那就转嫁给佃户呗,提高田租即可,反正能推就推。就像征收房租税,转嫁给租客便可,羊毛出在羊身上。

    你当清朝的摊丁入亩,就没有转嫁给佃户?

    即便如此,也有其进步性。

    粮食亩产就那么多,再如何转嫁人头税,也总有一个限度。把佃户全饿死了,地主找谁来耕种?

    桂萼和史道在吃透“王渊版一条鞭法”之后,立即招来左右参政和左右参议,让他们跟山东各府官员接洽,再由各府朝全省州县推行。

    没有立即征税,而是让各州县,上报田亩数量、人口数量和近十年的徭役花销。

    桂萼和史道,亲自带着一群文吏,敲打算盘制定各州县税役定额和纳税系数,今后一直按照这个额度收取。山东每户百姓,今后交税数额为:田产亩数乘以固定系数(1),再加,家中人口乘以固定系数(2)。

    固定系数各地不同,是通过总税额、人口、田亩计算的,这个计算由各省布政司进行。

    按理每年都要计算,虽然总税额不变,但人口却在变化。真实情况是,人口也基本不变,因为瞒报太多,州县官员难以统计、也懒得统计。

    但是,因为王渊增加土地纳税权重,瞒报人口越多,大地主分摊的人头税就越多。因此,大地主会逼着州县官员,尽量把隐匿人口统计在册。

    同时王渊更改政绩审查标准,因为农业赋税额度不变,不再把增加田赋作为衡量政绩的内容。将人口增加提到前面,在册人口增长越多,官员的政绩考评就越优秀。

    如此,地主为了少摊人头税,官员为了提高政绩,都愿意多多统计人口。

    而统计出来的人口越多,总税额又不变,分摊到每人身上的人头税就越少。这样宣传开来,邻居可能主动举报,某家隐瞒了人口云云。

    若不出什么差错,一条鞭法推广开来,大明的注册人口会越来越多,百姓平摊的税金会越来越少,实际达到摊丁入亩的部分效果。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大地主肯定通过各种手段,隐瞒自己新获得的土地。差吏也会瞒着州县官员,悄悄隐报人口数量,却按实际人口收取,多出来的那些揣到自己腰包。

    只能靠大明君臣,定期清查田亩,定期清查人口。

    国家是靠人来管理的,即便是现代社会,看似完美的法律制度,也会因为执行者而走样。

    王渊只能变当世法,尽量做得靠谱一些,管不了百年之后的吏治问题。

    至少,王渊给了地方官清查人口的动力,不像以前,地方官主动瞒报人口。

    今天山东的秋粮(秋季赋役)收得很晚,而且刚开始征收,就出现非常戏剧性的情况。

    桂萼和史道面面相觑,随即哈哈大笑。

    史道说:“此为意外收获,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桂萼摇头苦笑:“如此场面,不知王相有没有料到。”

    啥情况?

    一条鞭法公布之后,山东各州县的大地主,竟然集体跑去找父母官申诉,说本州县的人口数量不对。请求暂缓交税,先清查人口再说,而且士绅豪强们帮着清查人口。

    大地主的这个做法,纯粹是想少摊赋役银子。

    桂萼说道:“给他们一个月时间清查人口,重新报上来计算。”

    一个月后,山东各地报上新的人口数量,全省加起来竟有800多万人,比之前的统计数量翻倍,比朱元璋时期增加200万人!

    明代的人口瞒报有多严重?

    拿朱元璋和朱厚照两朝相比,全国只有贵州、广西等省,因为改土归流而增加人口。大明开国上百年,南直隶人口锐减200多万,浙江人口竟然锐减500多万,朱元璋泉下有知估计想跳出棺材杀人。

    而山东,元末明初战乱不休,洪武二十六年都有525万人,到现在居然只剩四百多万。糊弄鬼呢?

    桂萼和史道也没刁难,仍按之前的定额测算系数,每人或每亩需要缴纳的丁役钱下降一半。

    地方士绅豪族还想少摊,联名请求布政司:“再给我等两月时间,定然帮助父母官,查出更多的瞒报人口!”

    桂萼回复道:“人口可以继续清查,今年就按第二次审定的结果交税。明年清理出的人口越多,你们需要交的丁役钱就越少。若敢虚假增添百姓人口,一旦查实,经手皂吏流放殷州、经手文吏流放天竺、经手佐官流放南洋、经手主官流放边镇!”

    很扯淡,以前苦恼于人口不涨,现在害怕人口增长过快。

    历史上,终明一朝,巅峰人口也就7000万。

    恐怕王渊版的一条鞭法推行全国,绍丰朝的人口就会直接破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