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52【巴拿马姓朱】
    战后,鲁芳率领船队南下,船上满载着各种盛州产品。

    有皮毛、烟草、剑麻、棉花、红糖、香松胶和朗姆酒,特别是剑麻和香松胶很紧俏,都是盛州独有的特产物。香松胶量少,主要作为奢侈品;剑麻却可以大量出口,能制作机器传送带、海船缆绳和港口滑轮索,后世飞机汽车的轮胎内层都有这玩意儿。

    剑麻是从墨西哥传来的,陈立除了种粮食之外,让移民大量种植剑麻和棉花。

    至于皮毛,则属于土著进贡物品,同时土著还采集香松胶进贡。

    归化的西班牙战俘,喜欢种植甘蔗,并酿造朗姆酒。朗姆酒是个好东西,平时可以压舱底,缺水时可以代替淡水饮用,运到南洋还可以卖了换钱。

    船队很快来到南殷州的妈祖湾,即另一个时空的瓜亚基尔湾。

    湾内东平岛已经开发成熟,遍地都是房屋和农田,仅岛上的汉民及家眷就有三千多。

    岛对岸的妈祖港,城市面积再次扩大。仅城内居民就有两千,并呈扇形朝着外围辐射,周边到处是汉人耕种的农田。城市以北十多里外,甚至兴起了一个城镇,妈祖城与小镇之间还有两个村落。

    探海侯朱海的地盘,远远没有陈立那么大,但汉人移民数量,却是陈立的三倍有余。

    这位太监出身的侯爷,从来不跟印加土著打仗,都是靠贸易、外交和宗教手段发展。他的地盘,要么是印加王赠送的,要么是自己花钱买来的。

    而印加王也乐意看到朱海壮大,因为妈祖港是北印加仅有的海贸窗口,他可以从这里获得武器、布匹和各种奢侈品。

    鲁芳的船队在妈祖港停靠补给之后,又继续往南边航行,不日便来到林石屹的鄱阳港。

    印加帝国被彻底一分为二,朱海支持北印加,林石屹支持南印加。各自给两位印加王,提供铁质武器和牛痘疫苗,渐渐榨干印加帝国的财富。

    二人都以大明贵族自居,指责对方是大明叛逆,其实就是演戏给两位印加王看。

    如今,两位印加王已经休战,因为实在打不动了,战线反复拉锯之下,都无法快速灭掉对方。这个情况,让朱海和林石屹很头疼,正琢磨着该如何挑起战争,不然他们没法继续做军火贸易。

    北印加王的地盘,大概相当于后世的秘鲁北部、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

    南印加王的地盘,大概相当于后世的秘鲁中部和南部,以及智利的中北部地区。

    在丝绸、瓷器、玻璃、香料等奢侈品的腐蚀之下,两位印加王都失去了雄心壮志。打仗似乎变成例行公事,全部交给手下去做,他们在王城享受便是。

    在两位国王的血腥盘剥之下,印加土著纷纷逃到大明殖民领地。

    甚至有一个部落首领,正在悄悄跟朱海接触。他们想要背叛北印加王,整个部落集体投靠朱海,承诺信仰妈祖、学习汉人语言,老老实实给朱海交税。那个部落首领,还带着全家改了汉名,将自己的女儿送给朱海做妾。

    朱海看着部落首领的女儿,实在是无力吐槽,他完全鸡动不起来啊,顺手许配给一个还未成亲的士卒。

    至于历史上,征服印加帝国的皮萨罗,如今已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这货带着殖民者,最初从巴拿马入侵,进攻北印加的边境要塞,打了好几次都无功而返。得知印加帝国内战,又悄悄坐船卖兵器给南印加,船队直接被朱海击沉大半。

    皮萨罗又回西班牙找国王帮忙,国王资助他一些军队,还给他提供好些火炮,并命令巴拿马总督帮着打仗。

    仗着火枪、火炮和骑兵,皮萨罗顺利攻占北印加边境要塞。

    北印加王紧急求救,朱海亲率汉军支援,把皮萨罗的军队近乎全歼(几百人而已)。

    ……

    “侯爷,苏龙国王(北印加王)的军队,已在北方边境集结!”

    “起航!”

    朱海安稳多年,终于要打仗了,他要去攻打巴拿马城。

    西班牙人在北边搞小动作,让朱海心里非常不爽,这次非拔掉钉子不可。

    好吧,战争的根源还是利益,西班牙在巴拿马建了个造船厂。皮萨罗的海船,就来自于那个船厂,朱海想连工匠带船厂一起抢过来。

    十八艘武装商船从妈祖港出发,向北逆流航行数日便至。

    巴拿马城,并非建在大西洋岸边,而是建在太平洋岸边。西班牙船队无法支援这里,因为得绕过整个南殷州,朱海的船队却可以直接炮击巴拿马城。

    朱海首先封锁整个海湾,其实也不用封锁,这里的西班牙海船,早就被他全部击沉。

    “开两炮听听响。”朱海下令说。

    “轰轰轰!”

    十八艘武装商船,每船朝着巴拿马开两炮,把城里的西班牙殖民者吓得惊慌乱跑。

    为了防备大明,巴拿马不但建了船厂,还建了一座坚固堡垒。

    在战船火力掩护之下,大明士卒成功登陆,迅速杀进没有城墙的巴拿马城。

    西班牙士卒和平民,纷纷逃进城堡躲避。可城堡太小,塞不下那么多人,剩下的全被朱海给俘虏。

    没办法,袭击太突然了,城内根本来不及集结部队。

    朱海亲领1500线膛枪兵围困城堡,让其余部队去扫荡殖民地,去抓捕西班牙种植园主及其奴隶。

    整个巴拿马地区,只有太平洋岸的巴拿马城,以及大西洋岸的科隆港,其他地方全是西班牙种植园。

    “侯爷,造船工匠都抓住了。”

    “船厂如何?”

    “只能造两百料的小船,那里的船坞造不出大船。”

    “蚊子再小也是肉,咱们把船坞扩大,再从大明弄来些工匠,至少得造出四百料海船才行。”

    又过数日,北印加王的军队赶到,他们是攻打城堡的主力,只因朱海不愿用汉军攻打坚城。

    为了让北印加王出兵,朱海付出了三百条滑膛枪。

    北印加王早就对火枪眼红,也搞不懂滑膛枪和线膛枪的区别。一听说朱海愿意赠送三百条枪,立即答应出兵一万,帮着大明攻击西班牙城堡。

    当然,北印加王也不想部队送死,于是沿途抓捕巴拿马土著。

    攻城战开始,数千土著被逼着率先冲击,消耗城堡内的弹药和体力。连续进攻五日,土著死伤过半,宁死也不肯再攻城。

    没办法,北印加军队只能亲自上阵。

    每天就是大明战船先炮击一通,北印加军队不要命的冲击城堡,偶尔大明海船晚上也要打几炮。

    城堡内的西班牙人,被这样搞得疲惫不堪。而且弹药也消耗过快,指挥官下令放近了再打,不准胡乱开枪浪费弹药。

    足足十六天,城堡内弹药耗尽,西班牙守军累得站着都能睡着。

    于是,城门大开,总督举白旗投降,但只愿向朱海投降,他们怕被印加军队给杀了。

    朱海用西班牙语问道:“是谁巴拿马总督?”

    一个贵族走上前,非常优雅的行礼说:“尊敬的中国指挥官,我是西班牙巴拿马总督埃……”

    “砍了!”

    巴拿马总督还没来得及报出名字,就被拖到海边砍头,把投降的西班牙人吓得瑟瑟发抖。

    朱海又下令:“审问甄别,匠人留下,女人留下,其他全部砍头。”

    “孩童呢?”手下问道。

    朱海说:“女童留下,男童全部阉了!”

    这死太监,心理有些阴暗变态,便是蒙古人都不会对小孩子下手,而是抓回去当奴隶慢慢培养。

    不多时,被派出去的大明士卒回来,报告说科隆港已经拿下。

    后世的巴拿马运河两端港口,就这样被朱海收入囊中。这两个港口,也是西班牙在巴拿马仅有的城市,等于将西班牙人彻底赶出巴拿马地区。

    如果朱海在科隆港建造船厂,那么他的海船,能够直接进攻古巴。

    再配合陈立在北边的行动,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只剩墨西哥、古巴和海地。倒是葡萄牙人,正在巴西那边探险,已经建起了一个殖民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