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53【新航道】
    朱海攻打巴拿马的时候,鲁芳没有去凑热闹,而是顺着海流前往南洋。

    沿途都是在荒岛补给淡水,到了全程的中心位置,便遇到一大片群岛,即后世的基里巴斯共和国。这片群岛的正北方2000多公里,便是夏威夷群岛!

    以目前的航海技术,只能顺着洋流航行,估计还要上百年之后才能发现夏威夷。

    基里巴斯群岛,如今被命名为海顺国,是被大明皇帝正式册封的太平洋藩国。

    国王刘顺,是第二个在海上建国的汉民。这货是主动要求留在岛上的,一通装神弄鬼,获得岛上土著的认可,以禅让方式成为岛主。

    此后,每当船队在返航途中,生病严重的船员,都会留在岛上修养,是生是死全看运气。

    几年下来,岛上的汉人和殷州土著,已经累积到30多人。另外还有一个西班牙人,以及两个南洋爪哇土人,这些外来者都是刘顺的统治基础。

    他们甚至用食物和淡水,换来一艘漏水严重的远洋海船。

    认真修补之后,这艘老旧的远洋海船,就成了附近群岛的无敌战舰。刘顺驾船四处征讨,已经征服了十四个小岛,还有十多个小岛等着他去征服。

    与此同时,刘顺弄来许多种子,教会岛上土著耕种。通过与大明商船做补给贸易,岛上土著都穿上了衣服,日子过得比以前好无数倍,所有土著都视刘顺为神灵。

    各方势力的船队,也都非常支持刘顺。

    有了刘顺在太平洋中间建国,今后返航的船员们,都能吃上新鲜的瓜果蔬菜。

    害怕刘顺的统治被土著推翻,朱海甚至主动赠送二十条枪。来往船队除了正常贸易之外,还会特地给刘顺带礼物,有人甚至送了他一个拉美少女。

    “王爷,你又胖了。”鲁芳抱拳笑道。

    刘顺哈哈大笑:“吃得香,睡得好,怎能不胖?鲁首领也发财了。”

    鲁芳拿出一个木盒,说道:“混口饭吃而已,这是鄙人给王爷带的礼物。”

    不是啥稀罕物品,一件丝绸短衣而已。

    但是此地比较靠近赤道,每天热得吐舌头,清凉单薄的丝衣非常实用。

    “客气了。”刘顺笑着把衣服收好,招呼土著给船队搬运蔬菜、瓜果和饮水。

    这里不收银子,只做实物交易,岛民很喜欢各种肉类。

    鲁芳在殷州准备了一些腌肉,沿途遇到荒岛,也会射杀岛上动物,在甲板上晒成肉干,运到这里交易食物和淡水。此外就是盐,殷州的福山湾和妈祖湾,如今都可以自己煮盐,运到此地同样能换取补给物资。

    还有就是干鸟粪,这里的群岛土地贫瘠,必须施以大量肥料才有高产出。

    许多船员都在岛上登陆,去木架草顶的房子里休息,能够安安稳稳睡上一晚舒服觉——刘顺这位国王,甚至做起了旅店生意。

    刘顺本人居住的屋子,同样是用几根木头立起来,然后以茅草盖顶来遮风避雨。他的王妃,是一位西班牙、古巴混血美女,侧妃则是岛上的土著女子。

    就这生存条件,还不如大明乡下的土财主。

    刘顺把鲁芳请到自己的王宫,两位王妃热情接待,满桌菜肴都跟鱼有关,好歹还炒了一盘青菜。

    鲁芳拿出两瓶朗姆酒,一瓶自己喝,一瓶递给刘顺。

    两人喝得兴起,聊得颇为如巷。

    鲁芳醉醺醺问:“老刘啊,你也离开大明快五年了,就没想过回去看看?”

    刘顺拎着酒瓶躺地上,满脸苦涩:“回去作甚?当年一场大水,全家出去逃难,如今就剩我一个。探海侯仁义,给我求了个国王封号,我就老老实实在岛上当国王呗。”刘顺指着混血美女,笑道,“我一个土里刨食的庄稼汉,哪想到有天能封王,还能娶这么漂亮的婆娘?知足了。”

    “是啊,就跟做梦一样。”鲁芳也开始回忆往昔艰难岁月。

    刘顺说:“还得多谢王相公,要不是他努力开海,要不是他请先皇派出探海侯。哪里有咱们的今天?”

    鲁芳说:“王相是当世圣人,是天上的星君下凡转世。我可是听说,便是妈祖元神转世,都要托梦求王相帮忙照拂。”

    刘顺笑道:“这个我知道,我就是湖州人,妈祖请王相公帮忙的事情,在浙江早就已经传遍了。”

    对于海上讨生活的汉民来说,不管是海商还是水手,第一要拜的是妈祖,第二要拜的就是王渊。在一些船队的主舰上,专门有供奉神位的船舱,妈祖神位摆在中间,文曲星神位摆在旁边。

    文曲星,就是王渊!

    虽然王渊没有出过海,但他若到南洋、印度或殷州,绝对可以做到一呼百应。

    在岛上休整两日,鲁芳带着船队继续航行。他们没有直线向西,而是向西的同时稍微偏北,那里的前方有马绍尔群岛。岛主名叫林春,是大明在太平洋册封的第一位国王,马绍尔群岛也被称为“广海国”。

    过了广海国,一路全是小岛,就连关岛都已经被发现。

    鲁芳走的是新航道,从关岛直接去吕宋北部,那里有王策建立的港口城市。交易大量农产品之后,再购买吕宋的商品,前往台窝湾(台湾南部)进行补给贸易。

    接着绕过台湾岛,直奔福州大港,把船上的货物全部售出,再从福建买货运到杭州或天津,然后走日本前往北殷州。

    盛州特产的香松胶,在福州已经被抢疯了。

    刚开始,只是崇信佛道的信徒,用来添加到信香之中燃烧。渐渐的,这玩意儿被文人看上,作为极品墨条的添加品,写出来的字儿带有沁人心脾的香味。

    香松胶的价格,已经超过同等重量的黄金。

    鲁芳带着船队在天津港靠岸,又亲自押送银子去北京。

    陈立打算每年给皇帝进献二万两白银,换取一个伯爵的封号。有了这层身份,就能得到更多的高级流放犯人,至少能弄到一些流放殷州的工匠。

    盛州已经发展到瓶颈状态,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奇缺,这些都必须朝廷支持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