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659【交趾布政司】
    沐绍勋的云南方面军,因为“水土不服”,离升龙府仅五十里,突然就停止进发。

    任凭阮淦如何催促,沐绍勋都装病不出,前者只能自己前往升龙府。

    大明出兵以前,阮淦只有士卒数千,战象三十头,战马三百多匹。可现在,他已经拥兵六万余,虽然多数都是乡勇,但也算兵强马壮了。

    升龙府守军只剩三千多,由莫文明、杜世卿镇守。

    莫登庸的心腹,已被二人清洗一遍。接着又对文武官员说,他们投靠的是大明,并非要向南安王投降,满朝文武顿时士气高涨。

    为何会如此?

    因为升龙府城的文武官员,都是追随莫登庸的附逆之臣。他们无论投降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投降安南王,否则必然会被前朝旧臣翻老账。

    阮淦带着傀儡国王,很快兵临升龙府城。

    阮淦派人喊话:“莫登庸已死,陛下回来了,还不快快开城迎接王师!”

    莫文明在城楼上大笑:“安南乃大明故土,黎朝皇帝才是乱臣贼子,是背弃大明的忤逆之辈!我等已降大明,怎能开城迎接伪王?城外的士卒都听着,大明王师不日便至,赶快投降大明才是正道。”

    阮淦的一颗心往下沉,大明果然欲复交趾!

    就算他把升龙府打下来,又有什么用处呢?大明军队一到,瞬间他就得完蛋。放在以前,还能君臣一心,可现在已经无法团结力量。

    要不,我也投降大明算了?

    可又没办法投降啊,阮淦是安南黎朝的中兴大臣,他投降大明就等于人设崩塌。

    万一大明不打算收复交趾呢?阮淦还抱有一丝侥幸。

    就算真如所料,也得先打下升龙府,到时候再投降就拥有献城之功,而且献的还是安南首都升龙府!

    阮淦命令士卒打造攻城器械,同时负土填平护城河,数日之后便开始攻城。

    数万乡勇被当成炮灰,不要命的往城上冲。

    升龙府的文武将官们,齐心协力进行防御,甚至平民都被拉来运送物资。一旦破城,他们全都得完蛋,因为他们跟城外的前朝旧臣有血海深仇。

    大明收复交趾,最惨烈的一战开始了,作战双方居然与明军无关。

    短短几日,积尸如山,城内城外皆损失惨重。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双方都爆发了内乱。

    负责守城的士卒和平民,难以承受巨大伤亡,想要向他们的皇帝投降。

    负责攻城的士卒和乡勇,因为阮淦前段时间的清洗,现在又承受巨大伤亡,在保皇派大臣的撺掇下发动兵变。

    城内,莫文明和杜世卿,带着文武将官镇压兵变。

    城外,阮淦带着儿子和心腹,对前朝老臣进行血腥屠杀。

    各打各的,互不相关。

    沐绍勋、林富、沈希仪和岑璋,分别距离升龙府数十里,在各个方向等着这边分出胜负。

    又过一日,双方同时镇压成功,但阮淦已经无力再攻城。

    “陛下,跟我走一趟吧。”阮淦找到傀儡皇帝。

    安南王黎维宁惊恐问道:“去何处?”

    阮淦面无表情:“去见大明天将。”

    阮淦不知道明军都已接近升龙府,他带着安南王原路返回,押到沐绍勋面前说:“沐公爷,小臣已将安南伪王抓住,请公爷奏禀大明天子。交趾士绅百姓,无不盼着重回大明怀抱,请大明天子恢复交趾布政司!”

    沐绍勋问:“那些大臣的想法呢?”

    阮淦回答:“附逆伪王之臣,已尽诛灭,活着的都忠于大明天子。”

    沐绍勋惊叹:“你这厮够狠呢,把自己的同僚都杀光了。”

    阮淦跪地不语。

    沐绍勋说道:“起来吧,跟我去见林总制。”

    林富已经带着主力部队,正式接收升龙府,莫文明、杜世卿带着满朝文武出城迎接。

    第二天,沐绍勋带着阮淦进城。

    莫登庸的文武大臣,旧黎朝的文武大臣,只要是能活下来的,都在阮淦、莫文明和杜世卿的主导之下,联名上疏请求大明天子恢复交趾布政司。

    之前的谋划已经用不上,莫文明不用再杀安南王,杜世卿也不用再杀阮淦,一群二五仔落得个皆大欢喜。

    为了平息安南百姓的怒火,林富杀了几个广西土兵军官,这些家伙闹得实在不像话。

    接着,又出兵驱逐藩属国的仆从军,顺手把占城、南蟠、华英的带兵将领全砍了。沈希仪带着五千火铳兵,以及三国仆从士卒,继续向南杀过去。

    占城、南蟠、华英三国,早就被大明水师霍霍得不轻。老百姓先是被本国豪强盘剥,豪强们再交出部分粮食,由大明水师装船运往北京,三国百姓常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罪孽,都是本国豪强犯下的,现在沈希仪率大明天兵来了,要为三个小国的老百姓做主。

    三个国家的权臣,全部枭首示众,国王押往北京,再处置一些名声最臭的官员和豪强,轻轻松松就收拢了民心。

    绍丰四年九月,大明复置交趾布政司,再将占城、南蟠、华英三国并入交趾管辖。设十五府、三十二州、一百五十六县,因为王渊精简机构,而闲置下来的大明官员,瞬间就分配了一堆到交趾当官。

    就拿曾经的占城国来说,如今变成大明交趾布政司占城府。

    王渊不但收复大明故土,还顺手多占了几块地盘,中南半岛的东部沿海皆归大明所有。

    安南废王黎维宁,被封为安南伯,赐京郊土地三百亩,今后全家都得住在北京,子孙后代可以读书科举。

    安南旧臣阮淦,献国有功,授官池州知府。

    安南旧臣杜世卿,献国有功,授官平阳知府。

    安南旧臣莫文明,献国有功,授官龙安知府。

    其余安南旧臣,死得也没剩几个了,授予知州到知县官职。

    王渊的弟子王相、聂广,分别调任交趾左布政使和右布政使,负责在交趾清查田亩和人口,并顺势推行一条鞭法。

    林富升任右都御史,总督交趾。

    沈希仪调任交趾总兵,升前军右都督,授昭勇将军,封镇南伯。

    岑璋纵兵劫掠,军纪败坏,功过相抵,赏银三百两。

    黔国公沐绍勋,功勋卓著,加官太子太师,升前军右都督。

    大明水师官兵,另有封赏。

    一条海船从交趾清化府出发,船上装着一堆安南旧臣,还包括安南废王和王妃。

    甲板之上,阮淦、莫文明、杜世卿,三人相顾无言,只能默默眺望远方海面。

    他们三个,一个是旧黎朝的中兴大臣,一个是伪莫朝的国王之侄,一个是伪莫朝的国王心腹,现在全都变成了大明知府。

    特别是阮淦,已经六十多岁,估计死之前只能再升一级。

    即便是最年轻的莫文明,升到一省参政也就到头了。并非大明不信任他们,而是他们的学历不受认可,他们不是大明进士出身,天然会遭受大明官员排挤。

    至于老实读书科举的交趾士子,大明有足够气度一视同仁。

    几十年前,交趾士子曾经出任大明布政使!

    “杜先生,可知龙安府在何地?”莫文明问道。

    杜世卿说道:“好像在四川。”

    莫文明顿时心情好了许多,他的新官职是龙安知府:“四川我知道,天府之国也。”

    莫文明不知道的是,天府之国也有穷地方。